妙玉自称槛外人,而且还是出家人,却对宝玉这么好,这确实十分不正常。可小说中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合情理的设置呢?

妙玉自称槛外人,为何还对宝玉这么好?出家人这样的行为对不对?

如果说作者如此设置,没有意图,没有深意,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妙玉自称槛外人,为何还对宝玉这么好?出家人这样的行为对不对?

但是,一直以来所有的解读文章,对隐涵的意图和深意都有意无意地完全忽略了,只知道顺着表面文字进行延伸,却不见任何怀疑与质疑。

妙玉自称槛外人,为何还对宝玉这么好?出家人这样的行为对不对?

同时,我们在网上时不时地会看到有“槛外人”的昵称,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有一点是肯定的,即他们未曾理解“槛外人”究系何意,如果理解,那就不可能再用这个昵称了。

妙玉自称槛外人,为何还对宝玉这么好?出家人这样的行为对不对?

所谓“槛外人”,即完全摆脱了世俗名利羁绊之人,已经没有了七情六欲之念。而妙玉自身就是出家之人,远离红尘、六根清净属于本份,再给自己起个“槛外人”的别号,岂不是六个手指头挠痒一一多了一道子?

妙玉自称槛外人,为何还对宝玉这么好?出家人这样的行为对不对?

书中讲妙玉从小出家的玄墓蟠香寺,原型就是苏州吴中的玄墓山圣恩禅寺,开山鼻祖为元末明初的万峰和尚。小说中林之孝家的向王夫人介绍的妙玉的经历就是根据万峰和尚的平生经历演绎而来的。圣恩禅寺又名万峰寺,说明万峰和尚已经是圣恩禅寺的象征。由此推知,“妙玉”这个名字也是圣恩禅寺这座“庙宇”的象征。

妙玉自称槛外人,为何还对宝玉这么好?出家人这样的行为对不对?

(妙玉的经历是对万峰时蔚禅师生平经历进行的演绎)

圣恩寺是座和尚庙,小说中的妙玉却是女的,小说中邢岫烟向宝玉这样介绍妙玉:

这可是俗话说的“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成个什么道理。这些话自然是体现了妙玉之怪僻,但又何偿不是引导我们,对下文的“槛外人”究竟是“什么道理”进行深入地探究呢?

他(妙玉)常说:“古人自汉晋五代唐宋以来皆无好诗,只有两句好,说道:‘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所以他自称“槛外之人”。又常赞文是庄子的好,故又或称为〞畸人”。他若帖子上是自称“畸人”的,你就还他个“世人”。畸人者,他自称是畸零之人,你谦自己乃世中扰扰之人,他便喜了。如今他自称“槛外之人”,是自谓蹈于铁槛之外了,故你如今只下“槛内人”,便合了他的心了。关于“槛”的读音是有讲究的,清初之前念作“门限”,之后才通常念为“门坎”。而“槛”字在古诗词中出现时,都念四声jiàn,如“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等,代表了栏杆。同时“槛”的另一种解释是囚笼和监牢。作书人在此处就是玩了一个文字游戏,表面上是“槛外人”,实际上表示的是“从监牢出来之人”。栊翠庵的“栊”字也有囚笼和监年之意,也暗示了“槛外人”之“槛”隐监牢之意。

也就是说,“妙玉”之名虽是玄墓圣恩禅寺的象征,而其别称“槛外人”却又暗隐了一个曾坐过监狱之人。这个人会是谁呢?

在过去的拙文与头条悟空回答中,曾对邢岫烟进行的解读中认为,她影射之人为南明重臣何腾蛟。原因之一是何腾蛟字云从,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中有“云无心而出岫”,邢岫烟的名字就是从此而来,详细解读此处不作赘述。

邢岫烟这样介绍自己与妙玉的关系:

“我和他(妙玉)做过十年的邻居,只一墙之隔。他在蟠香寺修炼,我家原寒素,赁的是他庙里的房子,住了十年。无事到他庙里去作伴,我所认的字都是承他所授。我和他又是贫贱之交,又有半师之分。因我们投亲去了,闻得他因不合时宜,权势不容,竟投到这里来。如今又天缘凑合,我们得遇,旧情竟未易,承他青目,更胜当日。”这段描述,暗隐的是何腾蛟与南明隆武帝朱聿键之间的关系。贵州黎平人何腾蛟当年以举人身份走入仕途,在南阳做到了南阳知县,当时朱聿键为南阳唐王。1645年七月,朱聿键在福州称帝建立隆武政权后,对何腾蛟这位故人格外倚重,已经是湖广总督的何腾蛟,又被任命为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加封定兴伯,统领五省兵马。

由此可知,妙玉自称“槛外人”,乃是暗隐隆武帝朱聿键。

也就是说,“槛外人”暗指的是.在凤阳府皇室监狱中住了八年的朱聿键,于1644年被释放出狱。加上此前的朱聿键在12岁时,被祖父老唐王朱硕熿于承奉司中囚禁的16年,其44年的人生,竞有24年是在监禁中度过的,除了朱聿键还有谁能担起“槛外人”的称号呢?小说中的贾宝玉,象征着传国玉玺与皇权,描述中妙玉对宝玉暗生情愫,乃是隐指朱聿键做了将近十四个月的南明皇帝。妙玉的判词是: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判词的隐意是双重的:

1,隐指邓尉山玄墓天寿圣恩禅寺,在明朝时曾沐浴四任皇帝的圣恩,使之成为了朱明的皇家庙宇;而到了清朝,康熙在六次南巡中曾三次驻跸圣恩寺,仿明太祖朱元璋,召见僧人、爰洒宸翰、题字写诗、“所赐颇丰”,使清廷在圣恩寺完全替代了朱明的位置。

2.隐指隆武帝朱聿键与其他南明皇帝不同,是个一心复明的有作为的皇帝,却因为无兵无势,一直被郑芝龙家族所挟制,最后在汀州陷于满清手中,绝食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