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作者写甄士隐父女以及甄家是一种隐喻,甄士隐由无忧无虑的生活到经历骨肉分离、天降火灾、亲人背叛骗尽其钱财的坎坷,最终醒悟出世。这就好比宝玉,好比作者自己。而甄家宛若一个缩小版的贾府。

《红楼梦》中,作者写甄士父女以及江南甄家到底有何用意?

“假作真时真亦假”,有甄士隐就有贾雨村,开卷第一段,作者就点明了这两个名字的寓意。将真事隐如去故曰甄士隐,用假语村言敷衍出来亦即贾雨村。有心的读者可以从开篇的甄家看到全书的故事脉络和结局,作者巧妙运用“草灰蛇线、伏脉千里”的这种艺术创作手法,开篇就隐晦交代了整个故事的结局。

《红楼梦》中,作者写甄士父女以及江南甄家到底有何用意?

甄家原本算是中产阶级,吃喝用度不愁,家里有仆从奴才。而甄士隐这人一味淡泊名利,整日里吟诗赏花,逗猫弄鸟,对管理家务尤其不感兴趣,说白了就一纨绔的二世祖,躺在祖宗留下来的家财上混日子。试想这厮过的神仙日子不正是大观园里贾宝玉的生活情景再现吗?

《红楼梦》中,作者写甄士父女以及江南甄家到底有何用意?

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也就罢了,可是好景不长。甄家开始接二连三的出事儿,先是女儿英莲被拐,接着一场天火烧了房子,然后住到了岳父家的甄士隐又被老丈人封肃骗光了钱财。环环相扣的灾祸背后也暗示了甄士隐的无能,即使家被烧了他还有钱财,但却住到岳父家里最后被老丈人给坑了,没有祖宗留下的基业简直就活不下去了,这生存能力跟贾府的二世祖贾宝玉难分高下!所以他们的结局都是饱经坎坷后悟得天机,最后跟着跛足道人走了,不管是羽化成仙还是沿街乞讨,反正不用操心世俗就好。

再说甄士隐的女儿甄英莲,从其名谐音“真应怜”就能感觉到这女孩子的悲惨命运。三岁被人贩子拐走,长大后又被同时卖给冯渊和薛家,当然是呆霸王薛蟠更加强硬威风,他不仅强买了香菱(英莲)做小妾,还打死了冯渊,然后去京城潇洒一游,跟没事儿人似的。这事儿最后落到“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贾雨村身上,他妥妥的摆平了难题。而那个苦命女子香菱(英莲)进了薛家后饱受悍妇夏金桂的折磨,最终因难产而死,正应了她“应怜”的命运。

综上所述,《红楼梦》中,作者写甄家父女以及甄家的用意就是:通过甄士隐父女的生命历程隐射贾府众人的命运结局;通过甄家的衰落暗示贾府乃至四大家族的衰落。与此同时,还深刻反映出整个封建腐朽制度的没落是历史的必然走向。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