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裸男(13)

故事:北京裸男:街头艳遇(北京车顶上的裸男)

王树军

故事:北京裸男:街头艳遇(北京车顶上的裸男)

故事:北京裸男:街头艳遇(北京车顶上的裸男)

故事:北京裸男:街头艳遇(北京车顶上的裸男)

东方秀美脸一红,眼睛看了前方。周力气说:“我以为谁这么大胆呢,原来是薛大总经理。”

故事:北京裸男:街头艳遇(北京车顶上的裸男)

薛爱佳走下车,“你女朋友啊,怎么不介绍一下?”

周力气赶紧作了介绍。

薛爱佳上前和东方秀美握了握手,说:“对不起,我耽误你们浪漫了。”

东方秀美说:“没事,我本打算和他走到前面路口就回去的。”

薛爱佳对周力气说:“东方美女有自行车,我把你送回去吧。反正我也顺路。”

周力气知道薛爱佳不顺路,不好挑明,也不想让她送,就以东方秀美为借口:“不用了,我还得把她送回去呢。”

东方秀美赶紧说:“我骑自行车走,让薛经理把你送回去吧。”说完,东方秀美骑上自行车走了。

看着东方秀美的背影,周力气很是不舍,薛爱佳在身边,又不好说什么。

这时,薛爱佳却是一脸的醋色,“行啊,学会兵法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什么栈道、陈仓,用词不当。这是正常交往。”

“骗谁啊?正常交往还勾肩搭背的。”

“什么勾肩搭背?郎有情妾有意,这叫卿卿我我。”

“都什么时代了,谈恋爱谁还去电影院,现在的理想地点是咖啡屋、酒吧、,也太不与

时俱进了吧。”

“这就是我们俩的差距。还是东方秀美好,能和我统一认识。”

薛爱佳扭头,分明控制了一下情绪。

周力气有些不解:“怎么了,你的下属解决了单身问题,你还不高兴?”

“周力气,我真恨你。”薛爱佳再也控制不住了,擦了一把眼泪。

“什么意思?难道你也喜欢我?”

“难道你看不出来?”薛爱佳看了他一眼,把头又扭向了一边。

“你那天还和那个岳什么庆见面。我哪敢望往这方面想。”

“我和岳成庆见面,为什么叫你去?你以为我真是让你帮忙?我是想借这个机会,看看你的反应。我平时怎么对你的,怎么就感觉不出来,你真是个木头。”

周力气无语了,他是个木头吗?根本不是。薛爱佳平时无论在行动上还是语言上所透露出的爱情信息,他都能感觉得到。只不过,每次他都幽上一默一笑了之或者岔开话题敷衍过去。好在薛爱佳是个矜持的女孩子,在这种事情上没有表现得过于直白,让周力气到现在还可以装傻。薛爱佳是城里人,不但有房有车,还有自己的事业。他和人家的差距太大了,他不愿意往那上面想,也不敢往那上面想。他愿意和薛爱佳成为朋友,甚至是最好的朋友,真要往那方面想了,他的自尊心会受到损伤,他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出人头地,会拥有自己的一番事业。但他不能让别人说他是依赖女人出人头地的,甚至连让别人说沾了女人的光都不可以。作为一个有着雄性激素的男人,这一点是他不能忍受的。

“你们认识多长时间了?”薛爱佳问。

“没几天,联系广告时认识的。她是大美医疗整形美容院的员工。”

“闪恋啊。”

“一见钟情,电闪雷鸣。算是闪恋吧。”

“咱俩认识这么长时间,都没电闪雷鸣。她比我优秀吗?”

“你俩各有千秋。”

“我有自己的事业,选择我,你可以少奋斗好多年。”

“正因为如此,我才没有这个想法。这是一个在城市边缘生活的男人的自尊心。”

“难道你不向往好的生活?”

“谁不向往?谁愿意生活在城市的边缘?你是城里人,你无法了解一个农村人来到城里的心境。”

“我也认识很多从农村来的,他们都想缩短奋斗的过程。”

“每个人都想缩短奋斗的过程,要看什么样的方式。依靠婚姻,我是不能接受的。我有才华,也许是自以为是的才华,但我要靠个人的拼搏来成就自己的梦想。”

“你怎么这样固执?”

“这是我的性格,东方秀美和我一样来自农村,又是老乡,都在城市里租房,和她在一起生活,我没有精神压力。这是我需要的爱情。”

“没有精神压力,但会有生活压力。”

“我不怕,我愿为了生活倔强前行。”

薛爱佳无语了,溢满忧伤的目光长时间地落在脚下的柏油路上。路面不但坚硬,而且冰冷,始终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薛爱佳的神情让周力气有些难受,嘴角挂出一个空洞的笑容,“话题有些沉重了,这不是咱俩以往说话的风格。你能不能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一下你还有笑的功能。”

薛爱佳抬起头,勉强地笑了笑,犹如夕阳的最后一抹红。周力气拍了拍她的肩头,“以你的性格,不应该笑得这么没有力度。”周力气扭头看了看她的眼睛。

薛爱佳说:“你正春风得意,当然体会不到我的心情。”

周力气呼呼地跑了起来,薛爱佳刚要喊,他折身跑了回来。薛爱佳说:“你有病啊?大晚上的,跑什么?”

“你不说我春风得意吗?我来个马蹄急。”

薛爱佳笑了,周力气看到了她昔日的神情,不过很快又黯淡了下来。周力气说:“我都给你即兴演小品了,你还不能开心起来?”

“你总是没心没肺。”

“我希望你能开心。能在城里认识你,我一直感谢是上帝的恩赐。对于我来说,你是仙女,我只能仰视。能够成为朋友是我们最大的收获。让我们彼此祝福吧。”

这时,东方秀美发来一个短信:到家了吗?

薛爱佳问:“她发来的?”

周力气点点头,开始编写短信:早到家了。我正在做一个与你有关的美梦。可美了!

发送完,周力气说:“很晚了,回家吧。明天一早,我还要去联系一个客户。”

“好吧。我送你回去。”

第八章 魅力挡不住

周力气等到接近中午才和金马火锅城的黎美娴经理见上面,黎经理是个爽快人,在价位上没有提出太大异议,但提了两个要求,一是要周力气写个广告词,周力气胸有成竹,他从事广告行业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为客户写广告词,因为他的这个特长,他们公司在同行业中也很有竞争力。周力气和客户谈业务的时候,总是提出可以为客户写广告词,以显示他不是一般的广告业务员。因为这个特长,他也能够得到客户的尊重。很多客户在报纸和电视上做广告也找周力气写广告词。薛爱佳曾让他拒绝,说不在他们那做广告不能提供服务。周力气不这么认为,为别人写广告词既能体现他们的服务还可以彰显他和公司的实力。再说了,每当在报纸上看到和电视上听到他写的广告词的时候,他很有成就感。黎经理第二个要求是以餐费顶替广告费。周力气起初有些犹豫,最后还是答应了。如果要现金,顶多4万元,要餐劵不但能够达到6万元还可以赚个人情。况且有了餐劵,他可以经常带着东方秀美来吃。和黎经理口头上达成了协议,周力气决定先回公司写广告词以便尽快签单。

周力气原以为中午公司里没人,可以安静地写广告词的。没想到,薛爱佳没有走,车停在外面,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周力气敲了敲,随手推开了。谁知,岳成庆坐在沙发上,正揽着薛爱佳,一只手放在她的乳房上。两人一阵慌乱。周力气忙说:“对不起,打扰了。”赶紧带上门,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周力气心里有些乱,有些疼。不是为自己的冒失,而是为薛爱佳。她对岳成庆没感觉,怎么和他来往了?还让他把手放在乳房上,周力气对那只手十分的厌恶,满脑子里都是那只贼手。只有纨绔子弟才有那样的手,否则不会下手这么快的。只有那些纨绔子弟才不讲原则、不讲责任、不讲地点,只要有女人就不择手段。周力气真想拿刀给他剁了去。

周力气正在生气,岳成庆进来了,“兄弟,很忙啊?每次来都见到你。”

周力气在心里骂上了,你算什么东西,管到我头上来了?你即使和薛爱佳成了,老子也允许对我指手画脚。表面上,周力气还是控制着情绪:“我来加班。我在公司里的作用,薛总知道。公司里就我最忙。”

岳成庆掏出烟,递到周力气面前说:“兄弟,吸烟。爱佳很欣赏你的才能,以后工作上还要你多帮助。”

岳成庆的口气显然是薛爱佳的老公了。周力气很不舒服,“我不会吸烟,我正给一个大客户写广告词。没别的事,我们改天再聊。”

岳成庆刚走出去,周力气就把一支笔摔在了地上。薛爱佳如此轻率地和这个人交往真让他心痛。此时,他的心情无法平静,完全没有了写广告词的感觉。只好劝说自己,薛爱佳和你什么关系?你无非是她的一个员工,你不在公司工作了,说不定很难再见面。你本来就是漂在北京的边缘人,哪天不在北京了,你们一辈子都不会见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犯不着替人家瞎操心。你还是过好自己的生活吧,你有东方秀美,她漂亮、温柔,她和你一样处在城市的边缘,只有她才和你关系走得更近,道路走得更远,你还是在她身上多花一些心思吧。

(长篇励志情感小说连载13,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