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故事,三江看潮,实无潮看。午后喧传曰:"今年暗涨潮。"岁岁如之。

庚辰八月,吊朱恒岳少师至白洋,陈章侯、祁世培同席。海塘上呼看潮,余遄往,章侯、世培踵至。

立塘上,见潮头一线,从海宁而来,直奔塘上。稍近,则隐隐露白,如驱千百群小鹅擘翼惊飞。渐近,喷沫溅花,蹴起如百万雪狮,蔽江而下,怒雷鞭之,万首镞镞,无敢后先。再近,则飓风逼之,势欲拍岸而上。看者辟易,走避塘下。潮到塘,尽力一礴,水击射,溅起数丈,著面皆湿。旋卷而右,龟山一挡,轰怒非常,炮碎龙湫,半空雪舞。看之惊眩,坐半日,颜始定。

先辈言:浙江潮头,自龛、赭两山漱激而起。白洋在两山外,潮头更大,何耶?

翻译:

这是以前的事情了。在三江看潮,实际上无潮可看。午后有人喧闹着传到:“今年暗涨潮啊!”每年都这样。

庚辰八月,吊朱恒岳少师到白洋,与陈章侯、祁世培坐在一桌。海塘上有人呼叫看潮,余迅速去看,章侯、世培接踵而至。 

站在塘上,远见潮头像一条白线,从海宁奔来,一直到塘上。潮水越来越近,喷出的泡沫溅起的水花,涌起的潮水如百万雪白的雄狮一般,遮蔽了大江奔流而下,像用怒雷鞭打它们一样,所有的狮子聚集在一起,没有一头干争先抢后的。看到的人惊恐的推开,跑到塘下避之。潮到塘上,尽力喷薄而起,水花激射,溅起来有好几丈高,地面都湿透了。潮水旋卷着向右而去,被龟山一挡,轰隆着好像十分愤怒一样,龙湫之水像炒菜一样翻滚不止,在半空中飞舞,看了惊吓眩目,坐了好一会儿,脸色才镇定下来。 

先辈说:“浙江潮头,从龛、[]两座山冲刷激荡而起。白洋在这两座山之外,潮头却更大了,〔故事〕旧例,旧俗。:三江〔三江〕在浙江绍兴北,曹娥江之西。看潮,实无潮看。午后喧传〔喧传〕盛传。曰:“今年暗涨潮”,岁岁如之。” 

庚辰〔庚辰〕明崇祯十三年(1640)。八月,吊朱恒岳〔朱恒岳〕即朱燮元,万历进士,崇祯年间进少师。少师,至白洋,陈章侯、祁世培同席〔陈章侯、祁世培同席〕与陈章侯、祁世培坐在一桌。陈章侯,即陈洪绶,号老莲,明末清初画家。祁世培,即祁彪佳,字虎子,号世培。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明时曾巡抚江南。清军破南京、杭州,自杀而死。明末著名剧评家。。海塘上呼看潮,余遄〔遄(chuán)〕迅速。往,章侯、世培踵至〔踵至〕接踵而至。,立塘上。见潮头一线,从海宁〔海宁〕县名,南临杭州湾,沿海有坚固的海塘工程。而来,真〔真〕同“直”。奔塘上。稍近,则隐隐露白,如驱千百群小鹅,擘翼〔擘(bò)翼〕张开翅膀。擘,分开。惊飞。渐进,喷沫冰花蹴起〔蹴(cù)起〕涌起。蹴,踢。,如百万雪狮蔽江而下,怒雷鞭之,万首镞镞①〔镞镞〕同“簇簇”,聚集。无敢先后。再近,则飓风逼之,势欲拍岸而上。看者辟易〔辟易〕惊退。,走避塘下。潮到塘,尽力一礴,水击射溅起数丈,著面皆湿。旋卷而右,龟山一挡,轰怒非常,炝碎龙湫〔炝(qiàng)碎龙湫〕指龙湫之水像炒菜一样翻滚不止。炝,一种炒菜的方法。龙湫,瀑布。,半空雪舞,看之惊眩。坐半日,颜〔颜〕面色。始定。 

先辈言浙江潮头,自龛、两山〔龛、两山〕龛,龛山,原属绍兴。,山,在海宁县境。两山夹峙钱江南北对峙,为钱塘江门户。漱激〔漱激〕冲刷激荡。而起。白洋在两山外,潮头更大,何耶?

这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