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最大的爽文小说网站推荐,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开车多的小说推荐十本)

最大的爽文小说网站推荐,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开车多的小说推荐十本)

当然是我们的起点中文网了。

最大的爽文小说网站推荐,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开车多的小说推荐十本)

随着写网文的作者越来越多,作品越来越好,现在起点的读者已经被养刁了,普通的书已经不能满足他们了,这对于作者来说,这意味着他们要时时创新,否则看的人就越来越少。

最大的爽文小说网站推荐,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开车多的小说推荐十本)

对于读者来说,这就意味着在众多不断创新的作品当中总有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作品。

二.

就是飞卢小说网

当你把在起点上找不到自己想要看的小说的时候,就可以去飞卢上找找看,飞卢上最多的就是一爽到底的爽文,保证让你看得爽。就是要钱,建议还是去起点上看得好,实在没得看,兜里又有两块钱可以来飞卢上找书看。

原创小说《成人里》第一卷,第5章,变化

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也许某人和某的外表会很相似,甚至是一模一样,但接触起来就会发现这是完全不同一样的两个人。其实不必说两个人,同一个人在漫长的一生中的各个时期也都会呈现出完全不同的状态与模样。我们会说,他/她就像变了一个人。

雷肸发现林婉诗买了一些与篮球有关的杂志,而且最近电视上转播的篮球赛林婉诗会跟着他和杰鹏一起观看。婉诗什么时候这么关注体育了?连体育课都很少上的她竟然开始关注篮球,看得似懂非懂却还是可以津津有味。看到比赛精彩处情不自禁的鼓掌……

“诗,明天中午去看我打球吧。”雷肸跟坐在他身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一本篮球杂志的林婉诗说。

“好啊。”林婉诗没有抬头,眼睛继续盯着杂志随口答道。

“现在功课有什么困难么?我听芳菲你的成绩退步了很多。”雷肸边说边拿开了林婉诗手里的杂志,婉诗的漫不经心让他不喜欢。

芳菲是林婉诗的同学,是林婉诗在学校里唯一还能说说心里话的朋友。

杂志被拿走,林婉诗只好看着雷肸,“我……”她的脸红了,这一段时间他满脑子都是孙明刚,看与篮球有关的东西也是因为他。

雷肸笑了笑,认为林婉诗误解他的意思了,他以为婉诗是害怕他会责备她成绩下降的事,“没什么的,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就告诉我,我想是你每天的生活太紧张了,成绩下降没关系的。”他在安慰林婉诗。

林婉诗点了点头,“可能就是学校的生活比较紧张吧,我会努力学习的,肸哥哥,不要担心我了。”

“还要注意身体,学习是小,保重身体重要,前几天胃又疼了,这些天怎么样?”雷肸往林婉诗身边坐了坐,现在他已经紧挨着婉诗了。

“胃很好,没有再疼过。”林婉诗想动一动,又觉得似乎不太好。

雷肸伸出一只手臂,他想搂一下婉诗,哪怕只是婉诗在他肩上靠一靠也好……可林婉诗没有,她一动也没有动过。当雷肸的那只手就要搭在林婉诗的肩上时,婉诗站了起来。

“肸哥哥,我去学习了。”说完就拿着书包回房间去了,并随手关上了房门。

“婉诗怎么了?”林杰鹏刚洗完澡就听见“嘭”的关门声,继而看见了被一个人丢在客厅里的雷肸,“不高兴了么?”他盯着雷肸问。

“不知道。”雷肸摇了摇脑袋,“哥,你觉不觉得婉诗最近有点奇怪?”

“没有啊,都挺好的啊。”林杰鹏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不以为然道。

雷肸拿起林婉诗刚才看的那本杂志,随手翻开,“他最近都在看这个。”

他把杂志递给林杰鹏。林杰鹏接到手里看了一眼就笑了。这个婉诗啊!莫不是迷上了哪个篮球明星罢!

“这也不错,婉诗终于开始关注体育了,这杂志不错,她买了也不拿给我看。”林杰鹏笑着,内容很吸引他。

雷肸原来还想说的话咽了回去,“倩姐怎么还没回来?都好几天了。”他转换了话题。

这次轮到林杰鹏说不知道了。很多天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一个公司而已,怎么搞得像保密局?林杰鹏经常跟蔡雪倩开玩笑,说蔡雪倩不像个职员,更像个特务。当然,每次他这么说都会换来第二天身上的一块紫青色。

雷肸没有多问,径自离开了。

雷肸离开后,林杰鹏换了脸色。看得出来,林婉诗与雷肸之间已经改变了一些。从前的林婉诗对雷肸一向敬如兄长,订婚后他们虽然没有表现的像对情侣但也没有过今天这样的表现。婉诗今天明显是在耍脾气,别人这样也许没什么,他太了解妹妹。这已经是林婉诗对雷肸很不耐烦的表现了。林杰鹏想起了妈妈的电话,看来不是空穴来风。

……

上午上课林婉诗一直在溜号,笔记都没有记,而且还被老师点名,心情很不好。

“诗,你最近怎么总是愣神啊?”芳菲与林婉诗在一起吃中午饭,“小肸哥很担心你,让我好好照顾你呢。”她吃饭吃得很快,林婉诗才刚刚吃了几口的功夫她的餐盘已经快空了。

林婉诗没什么胃口,干脆把筷子放下了,她看着芳菲,用一种迷惑的眼神,“芳菲,你觉得肸哥哥这个人怎么样?”

“不错啊,人好又帅,那么聪明还有那么好的条件,算是王子那一级的人物嘞!”芳菲一边说一边把餐盘里最后的食物吃干净,她饿坏了。

王子一级?林婉诗的脑袋里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肸哥哥……他真的有这么好么?那应该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吧?”

“当然了,诗,你要小心,他可是个大众情人哦!”芳菲故意把尾音拉得很长,不禁捂着嘴巴笑了。

“大众情人吗?为什么……”婉诗皱着眉头,“为什么我偏偏不喜欢他呢?”林婉诗在心里说了一遍,从嘴里表达了出来。

芳菲听见瞪圆了她那双大大的眼睛,“诗,你说什么?你不是都已经和小肸哥订婚了么?你们是多好的一对啊!”芳菲现在相信了雷肸跟她说的话。林婉诗的确不对劲。

“芳菲,你不要跟肸哥哥说好么?我现在很乱,我喜欢那种平静的生活,爸爸妈妈给我和肸哥哥订婚我觉得没什么不好,肸哥哥人那么好,也很疼我,可是……菲,我必须承认我没有办法去喜欢肸哥哥。”林婉诗揉了揉太阳穴,她不喜欢雷肸——这句话她憋了很久,总算是说出来了。

芳菲一直看着林婉诗,她想了一会,问道:“诗,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她想看着婉诗的眼睛,只是林婉诗一直低着头。

林婉诗感觉到自己的脸开始发烫,估计变红了吧。那个……叫喜欢么?她的心触动了一下,上牙咬住了下嘴唇,不知要如何回答芳菲的问题。

芳菲没有再问,林婉诗的表现给了她答案,“小肸哥知道么?”

婉诗摇了摇头,“不要告诉他好么?我想先把一切理清楚,我已经跟他订婚了,这一点我是很明白的……菲,我需要时间。”林婉诗的眼睛里闪出了渴望。

“放心吧,我不会跟小肸哥说今天你对我说过的任何一个字,只是婉诗啊,你一定要想清楚,这不是玩笑啊。”芳菲握住了林婉诗的手,她能感觉到林婉诗心里的挣扎。

林婉诗把芳菲的手握紧,“谢谢你。”她淡淡地说。这是个值得放心的朋友,握着她的手,心安了一些。

他又去见她,回来时发现他的母亲正在等着他。他站在了母亲身边,不敢发出声音,母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明亮,让他愧疚。

“又去见她了?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母亲心疼地对他说。

他没有吱声,坐在了母亲的身旁,抱住了母亲,“妈妈,对不起,让您担心了,可是见不到她我就没办法生存下去。”他的手颤抖了一下。

“苦了你们了,孩子,没有办法,我们只能这样生活,那个人,你必须在她身边。”母亲的语气很无奈,不禁重重的叹了口气。

“妈妈,就快要改变了,她已经不在我们设定的轨道上,我怕有一天会无法控制……”他的声音暴露了他的烦躁。

母亲闭上了眼睛,这么快么?她的十八岁已经临近,难道要在这个时刻……她嗅到了空气里紧张的味道,这么多年了,费尽了苦心,难道还是逃不过?

一份由A城发往B城的报告:已经发现了那个女孩的踪迹。

一个复姓欧阳的人翘起了嘴角。找到了就好。他让人密切检视这个女孩。他并不着急,所有的计划,要一步步地实施。他推开窗子,清风拂面,B城明显要比A城暖和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