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华商报》贾令伟,谢谢邀请。

胡万林在陕西“终南山医院”时,我曾多次采访过他。由于我的报道揭露了“神医”胡万林包治百病之谜的真面目,胡万林悬赏十万要打断我的腿,其弟子在医院张贴大字报对我们华商报进行诋毁辱骂。

位于西安市长安区太乙宫镇的”终南山医院”,曾因“神医”胡万林的“坐诊”而闻名遐迩。如今, “终南山医院”已不复存在,变身为一家高校的校园,绿树茵茵,书声琅琅,而太乙宫镇的居民们仍津津乐道于当年全国各地患者云集的盛况。

胡万林之所以能从一个江湖郎中摇身成为一代“神医”,很大程度上是被人“制造”出来的。1995年,《国际气功报》刊发了一篇题为《一个囚徒创造的神话》的报道,对其医术给予了充分肯定。一家权威新闻机构曾向全国发了通稿,许多中央和地方媒体给予了报道。 1997年底,作家柯云路推出一本70万字的巨著《发现黄帝内经》,胡万林被描述成几乎可以包治百病的“当代华佗”:在新疆行医四年,收治各类疑难病症120万人,共治愈癌症(其中大多数为晚期患者)6400多例,聋哑等先天性残疾5420多人,其他如心血管病、甲亢、风湿等疑难杂症多达数十万人……

“我父亲的腿现在能动了,以前一点也动不了!”记者多次去“终南山医院”,采访了很多病人及其家属,有病人觉得有效果,言之凿凿,但也有人摇头不答。为了深入了解,我们在采访的初期没有公开身份,报道立场不明确,前两篇新闻稿件采用客观报道手法,展示病人趋之若鹜以及胡万林对西安长安区太乙宫镇带来的种种影响。岁首方至,而预约的患者已经排到了年底,人们视其为华佗转世,所至之处,患者及信徒顶礼膜拜,几近癫狂。因为难以“就医”,有同学、朋友托我帮忙“插队”,当然,被我一一规劝、拒绝。

胡万林对我们的采访比较配合,刻意暂停诊治病人,对我们讲起他的“运动疗法”以及没人能看懂的“洛文”。我的初步印象是他有些神经质,说话快,目空一切,信奉自己的理论,逻辑不够清楚。对于他到底是身怀绝技的神医,还是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我一度陷入困惑。陕西省中西医结合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西安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肿瘤医院杨世勇教授的临床经验和对作家柯云路《发现黄帝内经》一书的批判,西安“反伪斗士”、《国际气功报》原记者李国华对胡万林根底的揭露等都为我采写这组报道提供了莫大帮助。

管理者的缺位、医疗机构的组织策划以及黑恶势力的保驾,让胡万林迷雾重重。当我们采访多级主管部门时,对方均含糊其辞,态度暧昧不清。经过反复追问求证,我们终于从太乙宫镇的负责人处得到惊人信息:胡万林无证行医!国家法律规定,没有取得执医资格证,不得行医。获此信息,新闻报道方向顿时明朗。法律利剑在手,作为记者,我们就有了与江湖骗术和黑恶势力斗争的勇气,大胆质疑权威,提醒民众莫盲从。

胡万林亲口对我们扬言,说他从来不用西药。而我们第三次去“终南山医院”时获得了重要证据———大堆的青霉素药瓶,这个发现给了狂妄的胡万林一记重拳。与此同时,西安一家正规医院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十多位患者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有人不治身亡,而这些病人与终南山医院签有“生死状”。

据传,胡万林看到本报的报道后扬言:悬赏10万元,打断《华商报》记者贾令伟的腿!前往“终南山医院”采访时,医院墙上贴了多张“大字报”,声称:“《华商报》记者贾令伟等胡编乱造,颠倒是非,希望广大病友不要相信假新闻。”

“反伪斗士”司马南等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记者在“终南山医院”采访时遭围殴,司马南当晚回到宾馆住宿地后对我说:“我是替你挨打,胡万林说要是抓住你贾令伟,非得打死!”胡万林的爪牙发现他们采访后叫嚷:“有没有华商报记者贾令伟,要是有,给死里打!”

“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一个记者不应该被狂妄的叫嚣所吓倒。就在胡的打手和信徒四处发出威胁,我们依然坚持采访,推出追踪报道,揭露“神医”的骗人本质。因为,还原事实真相是一个记者的天职。在《华商报》等媒体的合力追查下,2月27日夜,陕西警方出动上千警力取缔了胡万林设在太乙宫镇的医院,这位胡“神医”在信徒的保护下逃离西安。

然而,就在胡万林从“终南山医院”脱逃的第二天,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告诉我当天晚上8点“终南山医院”将在一家酒店有个新闻发布会,试图引诱我入彀。可见,胡万林这帮爪牙对媒体报道的仇恨。但我想,正是因为我们《华商报》坚持舆论监督,戳拆谎言,揭露骗人把戏,担负社会责任,才赢得了那么多读者的欢迎和赞誉。

1998年6月,胡万林在河南重建“医院”,治死包括漯河市长刘法民在内的30余人,于1999年12月8日在上海被抓获,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2013年10月,胡万林刑满出狱后,重操旧业。22岁大学生云旭阳服用由胡万林开出的 "药物"之后死亡。2014年11月,再次以非法行医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我们推出的《“神医”胡万林包治百病之谜》系列报道,被收录进司马南、李力研合著的《太乙宫黑幕》等著作。感谢孙进、衡国良、贾国华等同事曾与我并肩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