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入夏后,蝉鸣声就没断过,今夏觉得吵。

《锦衣之下番外70》育儿篇之陆小小:娘亲,食不言寝不语

吩咐了岑福午后多派些下人去捉蝉。

《锦衣之下番外70》育儿篇之陆小小:娘亲,食不言寝不语

小小听到娘亲提到捉蝉,便开口问娘亲,蝉好吃吗?

《锦衣之下番外70》育儿篇之陆小小:娘亲,食不言寝不语

被今夏一个眼神震慑的不行,连忙拿起毛笔,继续蘸墨汁儿练字。

《锦衣之下番外70》育儿篇之陆小小:娘亲,食不言寝不语

小小忍不住瞧了眼哥哥,哥哥练字的认真劲,真想在他的宣纸上画只鸟儿逗趣。

《锦衣之下番外70》育儿篇之陆小小:娘亲,食不言寝不语

哥哥练得越认真,越显得她散漫不上进。

今夏瞧着青儿的毛笔字越练越好,极是欣慰。

小小毛笔字写得不如哥哥,还老是走神,字写得差就算了,还老想着捣乱哥哥。

只要今夏盯得不紧,小小生怕哥哥练字累到哪里,不时找他说话,不时挤眉弄眼的捣乱。监工这活,着实难为今夏了。

好不容易盯着他俩练了两个时辰,让他俩歇歇,吃吃点点心垫肚子。

青儿洗完手擦干才拿起茶盏浅尝,再看小小,丢下毛笔拿起糕点就吃,摇着头,晃着脑袋,别提多恣意了。

今夏无奈扶额,这闺女,吃相遗传自己也遗传的太精髓了,陆绎的高贵气质一丁点也没沾上。

"陆小小!放下,去洗手!"今夏开口,面色微怒。

小小察觉到娘亲的脸色,才放下糕点,挪到铜盆前不情不愿的洗手,嘴里还不忘嘟囔:

"吃都吃了,这不多此一举。"

今夏心中默念:"我生的,亲生的,算了。"才忍住没开口继续训她。

青儿凑到妹妹身边,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别说了,小小瞧见,做了个鬼脸,甩了甩手,坐在一旁椅上吃起了葡萄。

不是说女儿是娘亲的小棉袄吗?今夏觉得青儿才是小棉袄,小小不是,至少现在不是。

夜里今夏坐在屋中等陆绎,陆绎回来,今夏便与他说了上午练字的事,本来想着陆绎也会生气,帮着她出主意管教小小,结果陆绎听完,没有说话,更没有后续。

夜里今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蚊帐外几只蚊子,嗡嗡嗡的飞来飞去,今夏都能听见。

想到小时候自己比男孩还野,也健康长大了,不过小小不是过去弄堂里长大的的自己,她可是陆绎的闺女,要带出去见人的,这要没规矩的长大,以后亲事不好说是其次,会给陆绎在朝堂上丢脸是一定的。

怎么办?怎么办呢?

今夏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连梦话都在说这些。

翌日,今夏早早起了,去了趟六扇门,安排好事情回府上。

烈日当头,今日青儿和小小没有安排功课,邀请了上官曦一家三口,来府上做客,今夏也想侄女了,早早的回府。

大杨与上官曦在后院石桌上喝茶,三个孩子在院中玩闹,今夏瞧着,就属小小头上汗最多。

今夏一落座就开口:

"大杨,这么热的天,三个孩子在这疯,你也不管管,衣裳都汗湿了,快回屋里去。"

大杨刚才只顾和上官曦说话,才往孩子那边瞧,忙道:"大意了,大意了。"忙唤他们过来。

"今夏做了娘亲,是不一样了,真是长大了啊。"杨岳牵着女儿,在身后吐槽今夏。

"少贫嘴,已吩咐了烧热水,让他们三个去沐浴,凉快凉快是要紧。"

今夏瞧着丫环领着三个娃走了,才拉着上官曦坐下,聊起天来。

难得今日大杨没去酒楼,也不用去六扇门,正好聚聚。

三个孩子去沐浴,今夏与上官曦聊着育儿经,大杨听了些,着实觉得今夏小题大做。

这娃儿才几岁啊,就要管这管那,那童年能快乐吗。

上官曦示意杨岳别说了,看向今夏才开口:

"今夏这是为陆大人考虑,新帝登基,陆大人乃朝堂新贵,多少双眼睛盯着陆府的一举一动,有盼着陆府好的,就有盼着陆府出点事拿来做文章的,新帝心腹,是多少人的眼中钉啊。"

杨岳听完上官曦的分析,细细想了下,觉得曦儿实在是聪明,直附和点头:"曦儿说的对。"

今夏再瞧上官曦,食指竖在嘴前,做了个嘘的动作。

"上官姐姐,这些话在我屋里说说就算了,以后莫要再出口,隔墙可有的是耳朵。"今夏瞧了眼屋外,自家屋外可是有锦衣卫守着的,倒是不怕被偷听。

"世人都觉得今夏嫁给陆绎做妻,那是今夏你麻雀飞上了枝头,撞了大运,其实你们这一路走来,着实不易。"

上官曦说着拍着今夏的手背。

许是今夏当娘亲后,眼窝子浅了,听不得这些,只觉得眼热。

杨岳瞧着今夏,也觉得心疼。

今夏为陆绎生儿育女,可遭了不少罪,月子虽然做得不错,可身体不如从前硬朗,时常腰疼,还见过林姨给她开过助眠药方。

今夏瞧着这气氛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连忙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臂,连忙打趣道:

"坐久了,屁股都麻,真是。"

一句话把上官曦给逗乐了,气氛一下子活跃了不少。

这时候,三个孩子也回来了,衣服也换上了新的,今夏瞧着时间也是刚好,正好开席吃饭。

今天的饭桌,好像有些不一样,哪里不一样?今夏细细去想,才发觉是小小不一样。

小小此时坐在位子上,夹着菜,放进嘴里后,便放下筷子,细细的嚼,没有边嚼边说话,也没有发出很大的声响。

吃完嘴里的再拿起筷子夹另一块。

喝汤也是乖巧,慢慢的喝,和平时的吃相天差地别。

"小小?小小你不舒服吗?"今夏瞧着有些担心,忍不住开口问。

"今夏,小小吃相多好啊,和我家闺女一样斯文乖巧,你过于担心了啊。"杨岳瞧小小吃相挺文静的,忍不住开口说今夏。

"小小?"问了两遍才见小小放下汤勺,抬头面向今夏缓缓开口:

"娘亲,食不言,寝不语。"

小小说完继续拿起汤勺喝汤,这顿饭吃得今夏全无食欲。

眼见着小小吃了几口就说吃饱了,才慢慢离开椅子,走出了厅堂。

今夏知道,一定有事,而且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发生的。

傍晚陆绎回府,今夏把小小晌午的反常说给陆绎听,瞧陆绎一点都不惊奇,就知道这件事,陆绎肯定知道,便要他说。

陆绎坐在房中喝茶,不理。

"大人,你说嘛,你肯定知道!"今夏撒娇。

陆绎没有反应。

"你说不说,?说不说。"今夏有些急了,继续追问。

今夏见陆绎还是不开口,于是使出杀手锏,装作生气,挪去床边,抱起被子就要走。

"去哪?"陆绎开口,并挡在门口。

"去和小小睡。"今夏抱着被子,回答陆绎。

"小小都睡着了。"陆绎试图挽救。

"我轻点,吵不到她。"今夏语气坚定。

"我说。"陆绎认输。

今夏并没有放下被子,而是竖着耳朵等着听陆绎的答案。

"昨晚后半夜打雷,小小害怕,来敲我们房门,我就放她进来了。"陆绎欲言又止。

"然后呢?"今夏继续追问。

"然后你说的梦话,她都听去了,她想喊醒你,告诉你你她会改,被我制止了。"

"大人怎么制止的?小的洗耳恭听。"今夏听到这里,更加好奇。

只见陆绎凑过来,在今夏耳边轻声开口:"我陆家儿女,不逞口舌之快。"

"噗!"今夏没忍住,还是乐出了声。

陆绎一直是以毒舌著称,真是会教女儿,不过自从有了孩子后,陆绎很少毒舌罢了。

只见今夏两步走到床前把被子放在床上,再走回门前,拉上陆绎就要出门。

"你还去啊。"陆绎不解。

"去亲亲闺女,一起啊,她爹爹。"

陆绎这时没有再拦阻,跟上今夏的脚步,朝女儿屋走去。

夜色阑珊,屋外长廊上,灯笼里漾着暖暖的光亮,一点都不黑。

那一男一女两个身影,步履轻轻。

《锦衣之下番外》育儿篇~

本文由簿小簿原创,未经本人许可,不允许除本站外任何的转载搬运

#锦衣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