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藤文学网文学网情感小说连载:歧途(8)

编辑:admin /

上节回顾:在本篇小说中,主角虽是红杏,但蓝梅的出现也绝不是旁逸斜枝,毫无用处,作者是借陈亚与她聊天的过程,用散点透视的手法从另一方面对红杏这个人物进行了交待,从而塑造红杏这一人物。经历了第二 章的“暗流”,看看这篇“逼婚”中红杏的表现,当然这是逼离婚……

情感小说连载:歧途(8)

上节回顾:

情感小说连载:歧途(8)

陈亚把自己这些年的委屈和痛苦一咕噜都倾倒了出来,说完了,心里敞亮了许多。他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蓝梅。

蓝梅盯着陈亚,许久才说:从上次同学聚会,才几天,你就憔悴了这么多。这日子啊!

陈亚心痛地点点头:实际上比这还惨。唉……,或许这就是生活。

蓝梅也沉默了许久,陈亚问:你怎么不说话了?蓝梅才说:是,这就是生活。

陈亚目光游离地望向窗外,说:是的。

蓝梅若有所思:嗯,这就是生活。

本节正文:

秋夜,冷风吹着落叶一路小跑,满目萧疏。陈亚看着蓝梅匆匆远去的背影,心中却比来时更失落。街上的人渐渐少了,而陈亚依旧是一个人独自游走着。

钟的指针已指向零点。

午夜明亮的月光替代了霓红灯光,静幽幽的,让人安静了许多。

陈亚呆呆地站在门口,心情有些异样,想着自己竟与昔日的女同学独处半夜,而且在那样私密的空间里,又靠得那么亲近,竟不禁回味起刚刚散尽的那份温存。窗外的树影在晃,陈亚又回到了现实,回到了黑暗里,顿时感觉像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似的,感觉与这个家、与卧室里那个叫红杏的女人一下子陌生了许多。可是他想想她所做的一切,,就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心理瞬间找到了一点平衡。

陈亚走进小卧室,借着月光躺下,点燃了一支香烟,烟头在漆黑的夜里忽明忽暗,他还一直在忐忑今晚的事情,想象着隔壁那个平时耍泼的女人,现在打酣熟睡的样子,又感觉对不住她。

陈亚狠命地抽了口烟,似乎想一口气将这支烟抽尽,让尼古丁尽情地折磨自己的灵魂,可是竟被呛得咳嗽了好一阵。咳嗽使陈亚清醒了些,他想:自己做什么了?只不过是与另外一个女人独处谈心,哪里对不住她了?

此后的一段时间,陈亚与蓝梅频繁来往,除了互诉自己的苦闷,还回忆着美丽的青春时光,他们甚至还曾专门去母校,虽然已看不到当年的影子,但是大格局还没有改变,还能追寻到一丝当年的情景,捕捉到年少时的青涩味道。陈亚还时常回味着当年甜蜜的滋味。几年来,沉闷烦躁的生活让陈亚心如死灰,而现在却感觉找到了幸福,时不时地回忆与蓝梅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陈亚也渐渐了解了蓝梅的情况。她的前夫,就是与她一起在夜市练摊的男人刘子,是一个市井小混混,前些年干点小工程,挣的钱折腾差不多了,闲起来的这几年整日与他那些狐朋狗友花天酒地、吃喝嫖赌,还欠了一屁股账,蓝梅受不了,给他提了几次离婚,刘子不离,还往死里揍蓝梅。蓝梅越反抗,他揍得越厉害。蓝梅只得向法院起诉,刘子不得已同意离婚。离婚后的刘子并不甘心,还隔三差五去蓝梅的店里闹,有时还到蓝梅居住的小区,遇到蓝梅就软磨硬泡,不是殴打就是骚扰,或者向蓝梅要钱,不给就威胁砸店。折腾得蓝梅痛苦不已。

陈亚气愤地砸桌子,说:不行我找人收拾他,混这么多年,黑道白道我都有人,不信治不了他!

蓝梅一把拦住:别,咱们不做违法犯罪的事情,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做坏事总要挨抓的,不管怎样,能在外面有自由,能平安就是最好。

陈亚反驳:你这也算平安?这是过的什么日子,天天提心吊胆。要敢于同这种人作斗争,梅子,你太懦弱了。

蓝梅一脸无奈,摇摇头:这就是命。

什么命?人就活一辈子,不能这样委曲求全地活着,每过完一天,就意味着生命少了一天,如果剩下的日子里不好好地过,生命还有什么意思?!

蓝梅还是摇头,抹了把泪说:你不明白的。

陈亚说:总之,以后快乐的过每天,不要委屈了自己,别人不疼你,只有自己疼自己。

蓝梅在情感最干涸的时候遇上了陈亚,后来蓝梅说:我再也不会给“二流子”钱了。可是陈亚又担心,这样刘子可能会变本加厉地纠缠蓝梅。

陈亚虽然对蓝梅的生活境况有所了解,可他知道,蓝梅做这个决定需要太大的勇气!

对蓝梅的了解,也让陈亚明白了那晚蓝梅重复自己那句“这就是生活”的含义。陈亚不再为自己不幸的生活而愤懑,而是慢慢爱怜起蓝梅。

谁都能看出来,陈亚最近的情绪不再像以前那样低迷,办公室刚毕业的大学生小张都笑嘻嘻地问:陈主任,最近好像遇到什么喜事,难不成交桃花运了?

陈顿时装作面无表情,瞪了他一眼:怎么了?专心干你的活。小张一吐舌头,忙工作去了。

而陈亚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三、逼婚

 

陈亚最近一段时间早出晚归,红杏也看出来了。

那天晚上,陈亚和蓝梅喝完茶后回家。到了楼下,他朝上瞅瞅,居然还亮着灯。陈亚打开手机看看,快零点了,心里嘀咕起来:她怎么还没睡觉?

陈亚觉得红杏今晚还有可能找他事儿,就在楼下盘算着该怎么说:说在单位加班的?如果她去过单位或打过电话,我的谎言当即就会被揭穿,我只能说出去采访了,到哪里?那就随便自己说了,嗯,对,到下面一个乡镇,采访……采访一个贫困儿童吧,乡里请吃饭的,这才回来。对,就这么说。

陈亚觉得这个理由比较充分了。便朝楼上走。边走边寻思:她那么晚回家我从来都没问过,她凭什么要质问我,先想想你自己吧,既使问,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想到这里,陈亚理直气壮地朝楼上走去。

开门进屋,陈亚发现红杏正坐在沙发上,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红杏一脸怒气,她指着墙上的“幸福”钟,厉声道:看看几点了,你就天天死外面吧!

陈亚知道从上次见到蓝梅到现在,半个多月了,不是加班就是跟她在一起,很少在家,但想着她跟那个男人天天一起进进出出,反倒增长了志气,怒火又燃烧起来,嚷道:几点了?天明还早着呢,你别说我,你想想你自己!

红杏说:不管怎样,希望你好自为之,你的事我也不想管。

陈亚哼哼一笑,心想只许你放火,就不准我点灯?嘁了一声说:我的事你什么时候管过了?我的工作你问过吗?我醉酒回来你照顾过我吗?我为工作身心疲惫、披星戴月地回到家想喝口水都没有,你想过吗?还整天对我吆三喝四的,先管好你自己再说吧。

红杏说:你就这样自私,光想你自己,我在外面受苦受累,你又问过多少?我管好管不好,用不着你操心。

陈亚说:操那个心?我闲得蛋疼!“红杏”——真好的名字,你改了名字,也改不了你的本性。说完,陈亚摇头晃脑地吟起诗: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红墙来!

本小说已获得作者授权,如有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作者、出处。

作者简介:

许新栋,山东临沂人,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站长、总编辑。

1997年就读于鲁迅文学院普及部函授班,学习小说创作,2004年创办青藤文学网。2010年复又写作。近年来,已创作小说、散文70余万字,作品入选2014、2015、2016年度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办的《齐鲁文学年展》以及省市级20余种文学报刊,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主编2012年、2014年《青藤文集》。获2016年度《洗砚池》文学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