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筋经乃少林至宝,若潜心修炼,将其融会贯通,那么在江湖上,必然有响当当的名号。纵使手持宝刀,身怀绝顶武功之人,亦恐难取胜,毕竟这套功法,实属少林百余年的沉淀。然而金庸笔下,六人练成易筋经,几乎一练即成,为何如此精深繁复的经书,到了这六人手中,却变得不费吹灰之力。

金庸武侠中,都有谁练成《易筋经》,为何他们一练即成?

金庸武侠中,都有谁练成《易筋经》,为何他们一练即成?

既然易筋经源自少林,可见偌大的少林,定然不缺驾驭易筋经的人。少林有一个僧人,其师父苦练易筋经未成,且怒而坐化,这位疯僧拿起经书,狂笑不止的练了起来,居然成为一代高手。按理师父修为更深,理应将其练成,而且疯僧神志不清,但却后来居上。归根结底,勘破我相与人相,这是修炼易筋经的法门,倘若过于痴迷经书,往往会沉侵其中难以自拔。疯僧无欲无求,既无贪念,也无急于求成,进而神功初成,这两相意味一个人的修为。恰巧疯僧的易筋经,属于无招、无式、无为的境界,一旦至此,这套武功水到渠成,谁也无法阻挠。他的师父刚好相反,太过执迷武学,根本放不下负担。试想一下,一个人日夕苦练,将全部精力,投入其中,但玄关未破,终日郁郁寡欢,如何能到达臻境,亦或顿悟其道。

金庸武侠中,都有谁练成《易筋经》,为何他们一练即成?

金庸武侠中,都有谁练成《易筋经》,为何他们一练即成?

疯僧的修为极高,在无为中练成易筋经,说明其境之深,非常人能及。当然在少林中,还有一位隐世高手,扫地僧在藏经阁四十二年,对于这套易筋经,恐怕早已烂熟于心。当然原著中未曾点明,采用侧面描写,不过以细节分析,不难看出扫地僧早已练成。不然鸠摩智强练易筋经走火入魔,扫地僧居然一语道破,指出鸠摩智穴道病患,这令人百思不解。当初在场的有萧远山、慕容博、乔峰等人,均未发现鸠摩智偷练易筋经,只有扫地僧而已。他博览群书,关于藏经阁中的一切,都难逃他的法眼,既然对经书了如指掌,那么通过不断研读,势必收获颇丰。否则扫地僧如何练成易筋经,后来所说的武学障,显然符合两相中的我相和人相。换言之,扫地僧将其练成,主要以经书铺路,以藏经阁中的经书,辅助易筋经中的难点,进而精确每一个穴道。

不过扫地僧的身份成谜,出家之前,到底是何门派,谁也猜不到,也没有答案。但我认为,这必然与修炼易筋经紧密相连,否则这套晦涩难懂的易筋经,到了扫地僧的手中,竟然有如此威力。而且原著中,还有一点,也颇有争议,扫地僧将萧远山和慕容博打死,在进行疗伤,所用的绝学,或许就是易筋经。如果没有经书,以及与灵字辈的高僧论武,恐怕一时间,这经书中的奥妙,扫地僧未必能尽数领悟。如果比拼强弱,窃以为扫地僧的易筋经,配合诸多绝学,要优胜于疯僧。不过游坦之和令狐冲的易筋经,与前两位大不相同,首先均是为了保命,此乃相同之处。游坦之身中剧毒,而令狐冲被体内数道异种真气,折磨得死去活来,欲要活命,只能照着经书中的心法修炼。

游坦之无意练成,这得益于阿紫的相助,且他的易筋经,似乎与疯僧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以解毒为主,若非如此,必然命丧黄泉,加之天山冰蚕毒性强烈,促使游坦之练成。令狐冲亦是如此,当风清扬所传心法来练,这与游坦之是同一条路。假设二人贪欲极强,欲以此称霸武林,那么这套易筋经,定然不受驱使,即便勤练不辍,也难以得偿所愿。令狐冲属于气宗中人,易筋经又何尝不是练气,只不过这套练气功夫,太过精深奥妙罢了。其实天龙中的阿紫,也练过易筋经,但未练成全部,只能强身健体而已。

至于鸠摩智和少林方证,前者利用小无相功,暗中催动易筋经,看似威力无穷,实则伤人先伤己。道家的武功与易筋经结合,鸠摩智的确有过人之处,亦属练武奇才。但归根结底,终究是表面功夫,只能哄骗普通高手,一旦遇到扫地僧,就已原形毕露。然而方证大师,将之练成,其境界之深,足以匹敌扫地僧,且在“有为”中寻求无为,这是更高超的境界,意味方证不但修为了得,其胸怀宽广,令人佩服不已。嵩山左冷禅虎视眈眈,魔教中又有东方不败,方证大师捍卫正派荣耀,这岂能不是有为。但仍然神功大成,表明一颗仁慈之心,他与扫地僧相比,未能饱读经书,可仍丝毫不逊。甚至与任我行交手,都能利用易筋经压制,配合掌法更是所向披靡。疯僧勘破两相,游坦之与令狐冲化解病患,鸠摩智的小无相功,以及扫地僧和方证大师的无为和慈悲,除了明王,均是练成易筋经的基础,故而一练即成。只不过鸠摩智投机取巧,但另辟蹊径,逐渐走上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