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聊一聊金庸十四部经典武侠小说

《飞狐外传》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聊一聊金庸十四部经典武侠小说

本书开幕那场恶战商家堡,可称得上金庸武侠小说中最精彩的片断之一。全书记录了胡斐个人的成长过程,是他的第二段命运。其中,还包括主人翁胡斐对袁紫衣念念不忘,却了无因缘的一段爱情;程灵素因深爱胡斐,甚至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换他的生的无私爱恋;苗人凤、南兰与田归农,马春花、徐铮、商宝震和福康安等等各有曲折的爱恋。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聊一聊金庸十四部经典武侠小说

胡斐的童年是流浪飘泊的。他为父母的惨死与苗人凤全力卯上,并和袁紫衣因不打不相识而长途较技,情根深种,却又因为求医于毒手药王之关门女弟子程灵素,而转成三人纠缠的恋情。所爱之人发誓出家、永不还俗、飘然远去,存有兄妹之情的人偏偏又为他心甘情愿赴死。另外,苗人凤和妻子、田归农之间也是一出家庭大悲剧。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聊一聊金庸十四部经典武侠小说

虽然有始有终的胡斐不失为一个侠,但经历生离死别后,要个侠之虚名,又有何用?不过是狐独罢了。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聊一聊金庸十四部经典武侠小说

本书的成功,不单单是这部书悬念迭起、情节精彩纷呈,还因为作者第一次完成了一个既有侠义心肠又具有一般人弱点的少年英雄角色的塑造。胡斐的天真、调皮、机智和不拘小节,显示了一个少年人的特点,但他在大是大非上却又是善恶分明。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聊一聊金庸十四部经典武侠小说

金庸在后记中说:这部小说的文字风格,比较远离中国旧小说传统。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聊一聊金庸十四部经典武侠小说

《雪山飞狐》

本书更成功、更完美地运用了回述形式。对书中主角之一苗人凤的倒叙,又通过各个不同的人物站在不同的角度来描述,也就增加了苗大侠的立体感。书中情节扑朔迷离,但悬念解开之后却又合情合理。至于故事的结局,作者留给读者去想象,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安排。

此书发表于五十年代后期,叙述的是很典型的中国人在大敌当前还要来个窝里反的故事。这本书的主角其实是胡斐的父母胡一刀夫妇,作者用巧妙的倒叙手法带出整段故事的来龙去脉,依着个人不同的立场及一厢情愿的想法,铺陈出事情始末,但却将分辨是非的工作交给读者。从父执辈到后代子孙无人不以复仇为毕生之志,却只为了一个误会,而这个误会也造成了诸多不能挽回的悲剧。本故事还牵扯到闯王军刀宝藏的秘密,有点接续《碧血剑》的味道。

一个贪字让一群自命为英雄的人为了求大利而忘大义;一个恨字让胡斐终于找到了他的杀父大仇打遍天下无敌手苗人凤,却又爱上了仇人的女儿&&

这本书在绝无退路、立判生死的一刻即画下休止符,留给胡斐及读者一个大难题,他这一刀到底是劈还是不劈呢?

《连城诀》

本书是一部内容最残酷,基调最沉闷,回味最苦涩的作品。尔虞我诈、借刀杀人、猫笑老鼠、惨绝人寰,凡此种种,透溢在字里行间。圈套中的圈套,阴谋中的阴谋,叫人领略人性之恶,原来是如此卑鄙、无耻、阴鸷、刁猾、残忍与虚伪、贪婪丑恶的世态万象。

本部书最初发行时以《素心剑》为名,是由金庸先生以小时候一段回忆为主而发展出来的故事:疼爱他的家中长工因为冤狱郁郁一生,心中的委屈直至垂死方才吐露于他。

《连城诀》以一部剑诀及其中的宝藏秘密揭露了人性贪婪的一面,写人的坏,这本书可说是第一把交椅。狼心狗肺的丈夫,心机深沉疑心重重的师父,还有逼死自己女儿的父亲等等;憨直的乡下小子狄云,落入一个个圈套中,他失去了心爱的师妹,还有对人心的信赖。

但是,从这本书看来,当坏人也不是都很好过的,像有人半夜梦中爬起来还堆尸砌墙,有人为了金银财宝发了狂等等。撇开这些可厌的事,丁典和凌霜华短暂的绿菊之恋,虽然淡淡如一阵幽香,却是全书最凄美的一段。

《天龙八部》

本书是一部成功的悲喜剧。金庸以佛教中的大悲大悯来破孽化痴,用佛教的思想来开导读者,增加了武侠小说的思想深度与哲学内涵。书中的三个主角,段誉、乔峰、虚竹公子、英雄、和尚,三人身分不同,性格不同,但又各占一台戏,既前后交错,又相互映衬;既层次鲜明,又一气呵成。

它主要是纠结两代恩仇及大宋、契丹誓死不两立的故事。天龙八部一词源自佛经,是八种人间以外、各有神通的众生,象征着书中出现的各种人物,性格独特、明显且各有奇遇。但,这些高人一等的另类人,却也承受着与平凡人一样的欢喜与悲苦,逃也逃不了。

明确的年代及真实的场景描绘,对北宋、大理、辽、西夏、西藏及亡国大燕等国的王公臣僧等人物及其生活,都有极生动的叙述,亦政治亦江湖的人,更是在书中层出不穷。如段誉本是大理王子,第一顺位继承人,却流浪江湖,甘心为王语嫣的一颦一笑来去生死;虽然不爱武功,却也以凌波微步及六脉神剑等绝艺闻名。大理以佛立国,使段誉对佛经十分喜爱,领悟力也很高,但也终究为了参不透的情字而吃尽苦头。

虚竹原是少林寺和尚,这个普通的小和尚是命运之神恶作剧的对象。厚道傻气的他,只想当个无情无欲的小和尚了却残生,却误打误撞学了什么逍遥派的神功,又当了缥缈峰一群女人的头头,还毫无抵抗力的被招为西夏国的驸马。

最大起大落的是身为丐帮帮主的乔峰。本是大家尊敬的武林高手,一夕之间却成了人人喊打的契丹狗;好不容易有了阿朱这样一个体贴的小姑娘为知己,又因仇恨而亲手误杀了她。一路潦倒,再豪气干云的英雄也受不了如此打击。最后虽然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成了辽国大王,但又为民族的歧见两相为难而以自杀为终。

这三个命运不同、身世同样扑朔迷离的人却在很巧妙的时刻结为异姓兄弟,并与其他人发生或恩、或仇、或怨、或情等各式各样的关系。这本书中出现了许多很特殊的人,象处处留情处处真情的段正淳、爱听马屁法锣的星宿老怪丁春秋、四大恶人、天山童姥、大智大慧的藏僧鸠摩智、一心复国不择手段的慕容父子,以及犯戒的少林高僧,还有很多既美貌、又痴情、还广览博学的女子以自己的方式去爱该或不该爱的人。

书中也有很多厉害的武功,包括六脉神剑、北冥神功、化功大法和成了逃跑专用的凌波微步等。贪嗔痴愚等各种欲望都包括在书里,整个剧情充满了难言的残酷美,却印证并启迪了大彻大悟、有因有果的佛性。金庸先生澎湃汹涌的想像力尽在其中。

《射雕英雄传》

本书在艺术上显示了金庸大手笔的气度,作品以丰富的想象,瑰丽的文笔和壮阔的场面,展示了武侠世界的神奇魅力。金庸在广阔的历史背景下,充分运用文字手段,写出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的传奇故事,以笔掀惊涛的巧妙安排和细腻入微的心理描写,使武侠小说变成一种令人读之不忍释卷、回味再三、击掌叫好的艺术品。

自幼家破人亡的郭靖,随母流落蒙古大漠。这傻头傻脑但有情有义的小伙子倒也挺有福气,他不但习得了江南六怪的绝艺、全真教马钰的内功、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双手互博之术、九阴真经等盖世武功,还让古灵精怪的小美女黄蓉这辈子跟定了他。

这部原名《大漠英雄传》的小说是金庸小说中最广为普通大众接受、传颂的一部。其中有许多有名又奇特的人物,象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还有武功灵光、脑袋不灵光的老顽童周伯通。他们有特立独行的性格、作为和人生观,让人叹为观止。

书中对历史多有着墨,与剧情丝丝入扣。中原武林及蒙古大漠的生活情形随着人物的生长环境变迁而有不同的叙述,异族统治之下的小老百姓心情写来动人心弦。但是,本书对情的感觉也是非常广泛的,其中郭靖与拖雷、华筝无猜的童年之谊、他与江南六怪的师生之谊等等,还有全真七子中长春子丘处机的侠义行为,及其与郭杨二人风雪中的一段情谊,亦有很豪气的叙述。而神算子瑛姑及一灯大师和周伯通的一场孽恋,是最出乎人意料的一段,成人世界的恋情可比小儿女的青涩爱恋还复杂许多。

郭靖以拙胜巧的人生经历和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儒侠风范,也是书中最大的要点。距离这本书完成的时间已有四十多年了,书中的单纯、质朴的人物性格还深深的留在读者心中。另外,本书故事也多次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等,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白马啸西风》

本书在新派武侠小说上有其独特的地位,它是一篇别具一格的武侠散文诗,其主题比传统武侠小说中那种快意恩仇的主题深刻。全书自始至终以情孽为主线,情节虽不够曲折,但处处有伏笔。人物形象鲜明,不仅书中主角李文秀的遭遇写得极其感人,而且写苏普与阿曼一家四人也皆有个性。

人生中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尤其是爱而不得其所爱这种单相思的死胡同,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走出来的。以金庸小说来看,这故事算是个短篇:一位汉族少女李文秀和一名哈萨克少年苏普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因异族之观念差异,阻碍了他们的交往。长大后,苏普就爱上同族的女孩,但李文秀却未因此忘情,心事浩茫,相思苦恋,而她又被一乔装改扮在她身边的马家骏暗恋。李文秀的母亲也是同样被师兄单恋,因师兄恋之不可得导致与其父白马李三落得同归于尽。

有人在这种感情中选择自我牺牲,有人在怨恨中决定开始报复,这情字,真是苦煞人也。

《鹿鼎记》

此书是金庸小说的封笔之作,也是武侠小说中的四不象作品。它超出了江湖恩怨、武林夺宝的旧模式,通过壮阔的画面与多彩的人物个性,运用调侃的语言,去表现中国国民的悲剧与文化悲剧,并将韦小宝的机智、油滑以及无赖的本色表现的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