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炼神道》、《超级高手在花都》、《重生抗战之军工强国》、《重生之黄埔卧底》、《谍变》、《飞越沧海的蝴蝶》、《风流杀手俏总裁》、《国家安全》、《国刃》、《国策》、《红谍》、《虎胆神谋录》、《护花状元在现代》、《花都酒剑仙》、《极品公子》、《中国龙组第一部-第三部》、《尖刀之特种兵王》、《抗日狙击手》、《抗日特战队》、《近身特工》、《抗日学生军》、《抗战女兵》、《抗战之军工强国》、《空降抗日突击营》、《龙神花都》、《龙王的女婿》、《龙组特工》、《密电无声》、《女皇保镖》、《奇术色医》、《杀手房东俏房客》、《山村奇人传》、《世界特种部队始祖》、《睡龙》、《特种军医》、《特工全球》、《特战狙击手》、《特战神医》、《特战先驱第一部-第二部》、《特战佣兵》、《我的老婆是女警》、《我的灵兽老婆》、《九色元婴》、《混沌雷神》、《极品太子》、《我的贴身神兽美女》、《仙墓中走出的强者》、《仙医都市行》、

胡君荣给尤二姐看病时,为什么一看到尤二姐的脸会魂魄如上九天?

尤二姐是《红楼梦》贾宝玉口中著名的“一对尤物”之一,但同样是“薄命司”中的人物,先是被母亲指腹为婚给张华,谁知道母亲改嫁,张华家家道中落,张华又不成器。之后又与姐夫贾珍不清不白,甚至跟外甥贾蓉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有没有和《完美世界》差不多类型的小说?

有没有和《完美世界》差不多类型的小说?

有没有和《完美世界》差不多类型的小说?

一、尤二姐其人尤二姐作为《红楼梦》中一个典型的女性角色,站在现实主义角度,尤二姐的一生乃是“娼妓从良”的典型案例。

她曾经走过弯路,跟贾珍、贾蓉、贾琏均发生过男女不正当关系,用尤三姐的话来说就是“你虽悔过自新,然已将人父子兄弟致于麀聚之乱”。

1、未嫁时性格浪荡

在未嫁之前,她行为淫奔浪荡,嫁给贾琏之后,却开始变得温柔和顺、卑微可怜,直到被王熙凤折磨到对生活失去希望,最终吞金自杀。

尤二姐在未嫁给贾琏之前,还是一个青春少女,母亲尤老娘拉扯尤二姐、尤三姐两个女儿,生活自然不宽裕,好在有女婿贾珍素日的接济,才过得顺风顺水。

但贾珍的帮助并不是无偿的,好色的贾珍帮助尤家的条件就是尤二姐、尤三姐屈身与他,然后凭此手段轻易地就得到了尤二姐。

值得注意的是,尤二姐并非是贞洁烈女,她不是那种为了家里生活,迫不得已从了贾珍的女人,从书中尤二姐的态度来看,她应该是自愿的,想来也不难理解。

尤二姐在贾珍、贾蓉等人长期的相处中,行为放得很开,所以在后来贾琏打她主意的时候,她非常自然地接受了贾琏送给她的定情信物——汉玉九龙佩!

尤二姐、贾琏同吃一块槟榔,还违背封建礼教的规矩,偷偷表赠私物,尤二姐种种表现都展现出她对男女之事的开放性心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时的尤二姐跟贾府内人尽可夫的多姑娘乃是一类人。

2、嫁人后本分贤良

可娼妓也有从良之心,尤二姐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她自知眼下自己虽然不堪,但将来终究要出嫁的,她也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眼下与贾珍、贾蓉有染只是为了生活而已,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恰好贾琏也看上了尤二姐,这给了她洗白的机会,“贾二舍偷娶尤二姐”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尤二姐终于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尤二姐嫁给贾琏之后,她开始成为一个贤妻良母式的女子,不再放纵自己的欲望,她跟贾珍、贾蓉等男子保持距离。

贾珍趁着贾琏不在家偷偷前来做客的时候,尤二姐也只让妹妹尤三姐来招待,自己则溜出房间,不想再跟这些腌臜龌龊之事情掺上任何关系,她本以为自己可以就这样安稳度过自己的一生,直到王熙凤的出现。

3、为王熙凤所不容

王熙凤得知贾琏偷娶尤二姐之后,登时大怒,冷静下来后,暗自设计了一个计谋来坑害尤二姐。趁着贾琏不在家,凤姐儿先是用巧言将尤二姐骗到大观园内居住,其次又一手设计了“张华告状”、“大闹宁国府”等闹剧,将尤二姐过往的肮脏闹得人尽皆知,加上秋桐对尤二姐的辱骂,更是将这个女子往绝路上逼。

秋桐自为系贾赦之赐,无人敢僭她的,连凤姐儿、平儿皆不放在眼里,岂肯容她?张口是:“先奸后娶,没汉子要的娼妇,也来要我的强!”......尤二姐听了,暗愧、暗怒、暗气。——第六十九回

尤二姐在听到秋桐的辱骂后,她的第一反应是“愧疚”,虽然她也恼怒、也生气,也最终还是被愧疚完全掩埋,对秋桐的话她自己深以为然,所以她自己也瞧不起自己。

因此尤三姐托梦告诫她“用剑斩了那妒妇,一同归至警幻案下”,可尤二姐却自甘轻贱,回应尤三姐道:“妹妹,我一生品行既亏,今日之报,既系当然,何必有生杀戮之冤。”

尤二姐的“淫奔”是她悲剧的开始,可她更大的悲剧在于她不够坏,她幻想成为一个好人,而不是人人唾弃的荡妇,所以面对秋桐的辱骂、凤姐儿的折磨,她都忍耐接受,觉得这是自己在赎自己当年犯下的错,可她却忽略了一点,当世俗给她打上“荡妇”的标签之后,就再也摘不下来了,这个耻辱将会伴随她一生,她如何赎罪都将无济于事。

二、胡君荣误诊尤二姐这样一个“恨命恨嫁”的女子,终于嫁给了贾琏,还推掉了旧时的指腹为婚的亲事,结果又掉进了新的深渊,进了荣国府,在王熙凤、秋桐的折磨之下,因为胡君荣的误诊而堕胎、大伤元气,最终吞金自尽走向死亡。

1、胡君荣误诊

尤二姐之所以选择自尽,是因为她没有了最后值得牵挂的事情——胎儿。胎儿被打下,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给骆驼放上这根稻草的,就是太医胡君荣。

谁知王太医亦谋干了军前效力,回来好讨荫封的。小厮们走去,便请了个姓胡的太医,名叫君荣。进来诊脉看了,说是经水不调,全要大补。贾琏便说:“已是三月庚信不行,又常作呕酸,恐是胎气。”

胡君荣第一次诊脉,就误诊了,他说是经水不调,需要大补,事实上是三个月没有月经,已经有了胎气。

而孕妇并不适合大补药材,而治疗月经不调的药中又通常含有补血、活血的成分,孕妇活血结果会怎样,不言而喻!

2、胡君荣被尤二姐美貌震惊

胡君荣听了,复又命老婆子们请出手来再看看。尤二姐少不得又从帐内伸出手来。胡君荣又诊了半日,说:“若论胎气,肝脉自应洪大。然木盛则生火,经水不调亦皆因由肝木所致。医生要大胆,须得请奶奶将金面略露露,医生观观气色,方敢下药。”

贾琏对胡太医的诊断提出了质疑,胡君荣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又讲了一篇相生相克的医理,大概意思就是,这并非胎气,还是月经不调!但是琏二爷你既然说了,我就再给你想想办法,我要使用望闻问切的“望”字诀。

贾琏无法,只得命将帐子掀起一缝,尤二姐露出脸来。胡君荣一见,魂魄如飞上九天,通身麻木,一无所知。 一时掩了帐子,贾琏就陪他出来,问是如何。胡太医道:“不是胎气,只是迂血凝结。如今只以下迂血通经脉要紧。”

没办法,贾琏虽然觉得医生说的不太对,可毕竟是太医,既然医生提出了方案,也只好听从,毕竟“病不避医”。

可是胡君荣呢?破例看一看人家的内眷就算了,还看得“魂飞天外”,“通身麻木”,“一无所知”!这三个词连着用,真是把胡君荣的震惊形容到了极点,已经魂飞天外,当然也不说观气色,看病情了!

结果胡太医果然被尤二姐的美貌迷倒,魂飞在九天之外还没回来,自然没有看出尤二姐的病其实是“喜”,这下又成了“淤血凝结”!

淤血跟胎儿,风马牛不相及,胎儿是要“保”的。是要“收”,淤血是要“下”的,是要“通”。

胡君荣给尤二姐看病这一段,可以说是一波三折,贾琏也算是个负责尽心的好男人,好家属,无奈也阻挡不了这位“砖家”往误诊的路上一往无前地跑偏!

3、尤二姐堕胎

于是写了一方,作辞而去。贾琏命人送了药礼,抓了药来,调服下去。只半夜,尤二姐腹痛不止,谁知竟将一个已成形的男胎打了下来。于是血行不止,二姐就昏迷过去。

贾琏闻知,大骂胡君荣。一面再遣人去请医调治,一面命人去打告胡君荣。胡君荣听了,早已卷包逃走。

一个“早已”,隐隐透露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迹象,读来令人不由得心惊!好像是,胡君荣对自己的药会起到什么作用早有准备一样。

三、是谁指使胡君荣害死尤二姐如果真的是药对症,下通淤血而已,胡太医看完病三更半夜,难道不是应该在家睡大觉吗?

1、胡君荣逃跑

看胡君荣的反应,好像对这个病例的结果十分上心,时刻关注着,结果一出来,贾府要告他的人还没有行动,他就已经跑了!

除非,胡君荣心里早有准备,他早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药会有什么结果。

琏二爷一怒之下,将请医生来的人打了半死,那么多太医请谁不好,怎么偏偏请了个庸医呢?看起来这个人很是无辜,被胡君荣殃及池鱼。

既然胡君荣对自己的药会有什么效果早已经心知肚明,那么他绝对不是庸医,他也是在“对症下药”,对“胎儿”下的“打胎药”!

2、误诊不符常理

太医不仅要医治宫中的诸位娘娘们,还要治疗达官贵人家的内眷,妇女怀孕跟月经不调,可以说是妇科最常见的病情,胡君荣连这都分不清楚,怎么混到宫中当得太医?

既然胡君荣是有备而来,那么他不仅早就知道尤二姐有孕,并且此行就是为了打胎而来。

“已是三月庚信不行,又常作呕酸,恐是胎气。”

怀才跟怀孕一样,是捂不住的。庚信不行,呕酸,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吧!所以胡君荣怎么提前知道尤二姐怀孕,那必然是谁请他来,谁告诉他的。

3、指使胡太医误诊之人

指使胡太医误诊的,王熙凤和秋桐有最大嫌疑,别人都没有立场害二姐。您想想贾母当时着太医给宝玉看病时的气场:若治不好,我拆了你太医院的大堂。这太医可是给皇室看病的人,贾母都有胆量说要拆了太医院。如今贾府的奶奶授意要许之以重金,除掉一个眼中钉,胡太医岂有不从之理?

此事若照王熙凤之意办了,最多是被查出来,从此没了行医资格。若是不从,恐怕身家性命都难保,凤姐自有一百种方法让他生不如死。因此,当胡庸医看了尤二姐的金面,即便是有一刻的不忍与畏惧,但依然决定坚决执行凤姐等的要求,将二姐治死。

这其实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尤二姐是有多么的可怜可爱,竟让一个要害她的人动了恻隐之心,也难怪让贾琏动心,也难怪凤姐一见她就如临大敌,欲除之而后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