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妾福孕多 卷二》 第三十四章

夏花陪了萧衍共坐一辆车,从出门开始便没停下心中的激动。此时看着越来越近的国公府邸,她眼里的喜意是压都压不住!

纤细的手指揪着帕子,恨不得下了马车就直奔夏晓的住处。

萧衍瞥了眼她故作镇定的神色,突然过了唇笑:「花儿莫急,本王应了你,自是不会食言而肥。你那妹妹在府里呢,跑不了!」

夏花被挑破心思有些慌,红着脸便道了声是。

萧衍轻飘的视线在她身上转了转,并未说什么。等前头渐渐空出道儿来,起身掀了车帘便下了马车。

他下了车就站在车下,伸出手来接应里头的人。

达官贵人都听说了他纳美妾之传言,却也没亲眼见过。等亲眼看到马车内出来个桃面粉腮的绝色美人后,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男人自是艳羡他的好艳福,女子们嫉妒的同时,满心鄙夷起萧衍色欲熏心。

此等交际场合,不携正经夫人偏带来个玩意儿,真是荒诞之极!

心中这般嗤骂,却没谁敢当着明郡王本人的面儿露出鄙夷之色。明郡王再怎么落魄,也是正儿八经的皇室中人,超品级的郡王。官员们看到他的身影便殷勤地上前,一一向萧衍行礼。

萧衍轻挑地笑了笑,摆摆手便携夏花进了国公府。

看不惯他这幅做派的正头夫人瞥着两人的背影,倒是可怜起据说身子不好的明郡王妃起来。就是这帮子腌臜的狐媚子善搅风搅雨,才总带坏了爷们!

夏花不知道旁人心中所想,进了内门便与萧衍分开。

明郡王自是要去男宾那边。不过现下宴会没开始,他随小厮直往周斯年的院子去。夏花因着周斯年打过招呼,她则是被人引着往明熙院去。

世子爷早安排了,但夏晓却没听说此事。等冷不丁看到夏花被绿蕊领着进屋之时,夏晓惊得差点从床上跳下来:「花儿!你怎么来了!」

夏花进门就被她唬得不轻,忙奔过来就压住她的手:「又闹什么!快躺好!」

丫鬟们看着进来个漂亮的不似真人的女子,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就又见自家主子乐得失态,这才巴巴望向现场唯一知晓内情的绿蕊。绿蕊没管她们,一看夏花迅速红了的眼眶,忙招手叫她们赶紧退出去。

都是有眼色的,当下便行了告退礼退出了屋子。

绿蕊看着床边一站一躺的两个人,贴心地将屋子的门给关上了。好叫姐妹两多说些体己的话。

「身子如何了?可还有哪儿不舒服?」夏花四下里打量了几圈,没看到孩子,「孩子呢?怎地两个都不在你这儿?」

夏晓自昨日起便没见过孩子,说起来她有些担心,闵氏她们会把孩子抱过去养。但当着夏花的面儿,她自不会说这些。

「今日洗三,被抱出去了。」

夏晓半靠在引枕上,拍了拍床边示意夏花坐过来,「别说我了,你把你的事儿交待清楚了,说罢,你到这儿来是怎么回事?」

被她这么一打岔,夏花忘了问孩子的事儿,叹了口气:「此事说来话长。」

夏晓这几日整日整夜地躺在床上骨头都躺酥了,正好适合她长话长说。摆摆手,毫不在意道:「无事,我正闲的发慌,多长你也尽管说。」

夏花叹气,原以为外头的传言夏晓听了便猜出来,谁知竟没听过。

想了想,她言简意赅道:「我如今正是明郡王的妾室。王爷素来与世子交好,此次定国公府小公子洗三,我跟着他一起过来参宴。」

话音刚落,夏晓的眉头皱了起来。

她紧紧盯住夏花的眼睛,嘴角绷着:「这便是你所说的‘打算’?」

当初夏花言之凿凿说自有打算,夏晓便有不好的预感。这下果然应验了,她看着此时沉稳许多的夏花,心里说不出的复杂:「你可知明郡王的名声不好?你可知这王府后院的水,绝非一般大户人家能比?你……」

别贪心不成,把命送了……当然,这话夏晓不会说。可未尽之意,夏花听懂了。

「自然知晓,否则。」夏花明白她的担忧,心中微暖,「我也不会挑中他。不过名声这事儿……不能人云亦云的。」

夏晓当然知道不能人云亦云,但夏花进得是王府,不是一般的人家。都说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加尖要强拿捏人。那明郡王府后院明晃晃的一堆女人,夏花孤身一人在,哪里叫她能放心得下!

而且今日夏花能来,就很不合规矩。

夏晓虽许多事儿不经心,却并非不懂道理。这般正式去参宴,按道理不说是携正妃出行,至少也是上了玉牒的侧妃。她家花儿这般出身青楼的侍妾总是更低一等,如此行径,不可谓不招摇。

「为何你能随行?明郡王妃可一起来了?」

夏花被问得心下一颤,迎着夏晓清澈的眼睛,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一年她恶事儿见得多了,她再怎么良善也是会变的。夏花不愿自家姊妹知晓她的所作所为,更怕她会嫌恶她,含糊地想糊弄过去:「王妃病重,不便出行。」

夏花为夏晓取了一杯水,看着她笑得无奈,「说来也是巧了,王府除王妃一个正经主子之外,便只剩下些侍妾。这次能过来,也是因着我去求了王爷,他如今宠爱我,便轻易应了。」

夏晓闻言,沉默了下来。

「你说实话吧。」沉默许久,夏晓叹气道。她哪里不知夏花在撒谎,「虽然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但花儿,我总是会偏向你的。」

夏花眼睫一抖,鼻头有些酸意。

夏花知道,她家幺妹看似什么都不上心,但旁人若真撒谎她总是一眼看穿。

半晌,她深吸了一口气道:「王妃是我气病的。」

夏晓脸上一变,坐直了身子:「怎么回事儿!」

「王爷厌恶她。」夏花不再隐瞒,实话实说道,「王爷纳我为妾,原就是他刻意的打算。一则是为了树个靶子,帮他试探后院的魑魅魍魉;另一则,则是叫我对上明郡王妃。」

「为什么?」纳妾去与正妻对上?绕了一大圈,还弄臭了自己的名声就为了对付后院的女人?这明郡王脑子没病吧!

夏花知晓她定是不理解,于是换了种更容易理解的说法:「……如今的明郡王的世子,是王妃进门六个月生下来的。」

夏晓瞪大了眼:!!!

夏花点了点头,笑得有些讽刺:「圣上赐婚,拒绝便是抗旨不遵。」

圣上赐婚?赐婚还赐一个不清不楚的王妃?看着夏花嘲讽的眼神,夏晓惊了,皇帝做的这个事情未免太恶心了啊!

这般一说,夏晓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

「花儿,你可知晓多少?」

夏花从进王府便一直随侍在萧衍的身边,知道的不算多却也不算少,「当今皇帝曾与定国公府有段恩怨,世子是站在王爷这边的,十五王爷也是。」

夏花的这几句话说出来,意思就完全变了。

夏晓心中一跳,眉头皱了起来。

事实上,周斯年这些日子日日与她相伴,夏晓也知道,周斯年私下跟明郡王走得十分近。既然这明郡王有异心,那周斯年呢?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夏晓早已跟周家绑在一起,如此,便不能再置身事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