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北方人

【编者按】:时间万事皆有因果,一个有勇气、有梦想、有毅力的乞丐,一路艰辛,却坚持仁义和诚信,自然有着美好的结局。

这几天,乞丐李大山心里很高兴,因为他要饭攒下的一缸粮食准备拿到集上换钱了。李大山是个苦命的人,在他的记忆里他有一个疼他爱他的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爹。可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他一个孩子家却来到了蒙山这个地方。在这里,他上无片瓦,下无一席之地,而一直伴随他的就是饥饿和受冻。俗话说老天饿不死瞎眼的鹰,乞丐李大山东一口,西一口的吃着百家饭,却长成了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他常常提醒自己,我决不能当一辈子乞丐,现在多吃点苦,多攒点粮食卖了把钱存着。存多了钱买地,买了地娶媳妇,娶了媳妇好好过日子。

到了逢大集的这一天,他早早的来到了他藏粮食的地方,准备把粮食运到集上去卖钱。可是,他到了以后发现他辛辛苦苦攒的那缸粮食一粒也没有了。当时把李大山心疼的差一点吐了血,他想粮食是不是被小偷给偷走了呢,不可能啊,他藏得粮食是不会让人发现的。既然不是被人偷走了,那一定另有蹊跷。他就在这个地方细心找了起来,找了半天,原来他发现是被老鼠给搬走了。在墙角旮旯里发现了十几个老鼠窝,里面全是他攒的粮食。他原本想再把粮食挖出来,可是他又一想,还是算了吧,老鼠要是有粮食吃还能来偷我的吗。

他一路往回走,多年来的想法又出现了,这难倒就是我的命吗,我就得要一辈子饭,当一辈子乞丐吗,不行,我得找个算命的先生算算去。他一个人来到了集上,找到了一个卦摊,给算命先生说明了来意。算命先生看了看他,知道他是一个乞丐,他哪有心思给他算命:“你啊就是一个乞丐命,面相也是一个乞丐面相,还是回去好好要你的饭吧。”

乞丐李大山听了还是不相信,起来给算命先生扔下几个铜钱就走了。边走边自言自语:“我就不想信我一辈子都是乞丐命,我一定去找佛祖问个明白。

“大山干什么去,一脸的不高兴。”大山只顾一个人低着头往前走路,没有看见王员外迎面走来。这个王员外是乞丐李大山的老主顾了。只要他要不着饭挨饿的时候,总是王员外管他一顿。为此,乞丐李大山一直觉得欠了王员外的大人情,有事没事的他总愿意给王员外说说。他见是王员外,就把他想去见佛祖的事一五一十地给他说了一遍。

“你真的要去见佛祖?”王员外听了半信半疑的问。

“我一定得去问问佛祖,我就不信,我一辈子就是乞丐命。”乞丐李大山信心十足地说。

“那好吧,我相信你。你见到佛祖以后问完你的事,接着给我问问,我闺女今年一十六岁了为什么还不会说话呢?”

“您老放心吧,这么多年来您一直照顾我,我一定把您的事向佛祖问个明白。”乞丐李大山说的是真心话。

之后,王员外把他领到家里,让厨子给他办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乞丐李大山吃饱喝足后,王员外又给他拿出来一包衣服和几双鞋还有一些盘缠。乞丐李大山就只拿了衣服和鞋把盘缠又还给了王员外,对王员外说:“我就是乞丐出身,住宿吃饭的事,那是我的看家本事,您放心吧我走到哪里都是家。”。说完给王员外深深的鞠了一躬,转身迈着坚定的脚步朝西方走去。此时的王员外心头突然多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看着他西去的背影有一丝难一割舍念头。

乞丐李大山翻了一山又一山,过了一河又一河。他晓行夜宿,风餐雨食,到底走了多少天了,他自己也记不清。王员外给他的衣服倒还能凑合着穿,可是,那几双鞋早已穿的没影了,就连脚上的那一双也是前露脚趾后露脚跟。这对大山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他打小要饭的时候早已练就了铁脚板的功夫。今天,他只顾着赶路误了投宿吃饭的点了,看看天已经黑了下来。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他也只能继续往前赶路。这时候天上突然下起了雨,初春的晚上天气还怪冷,雨点打在他脸上就像针扎一样难受,不一会大山的衣服就被雨浇透了。乞丐李大山实在没有办法,他只能用破衣服把头一包,任你风吹雨打,他继续往前赶路。

也不知道他在雨中走了几个时辰,这时他抬头一看,只见前面不远处有一片黑嘘嘘的建筑物,以他多年以来的经验,前面应该是一座庙宇。他紧走几步来的跟前一看,果不其然真是一座破庙。看来香火不旺,就连大门口都没有亮灯。他使劲的敲了半天门,才有人过了把门打开,大山一看吓了一跳。只见开门的是个老和尚,白眉白胡子,眉毛半尺多长,在提灯下两眼奕奕发光,手里拿着一根锡杖,就是在这漆黑晚上也放着亮光。

大山定了定的神,双手合十:“见过师傅,我是个要饭的,只因着急赶路误了时辰,望师傅行行好让我在此借宿一晚,给口吃的,我万分感谢。

老和尚见大山这么一说,又见此时的他就像一个落汤鸡一样,冻得浑身不停的哆嗦:“施主请进吧。”

老和尚把他领进一间客房里,先生着火:“你先换身干衣服烤烤火,别着了凉,我去给你弄点吃的。”说完走了出去。

一会老和尚拄着锡杖就把饭送来了:“你快点吃吧,今晚就在这里好好歇着吧。”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老和尚做好饭来叫他吃饭的时候,乞丐李大山还没有起床。老和尚觉得奇怪,在门口喊到:“施主,起来吃饭了。”可是,喊了半天里面也没有人答腔。老和尚推门进去一看,只见大山紧闭着双眼,嘴里也不知道说的什么。老和尚过去用手一摸大山的头烫的厉害,原来他正在发高烧,看来是凉雨浇了一夜得了风寒病。

老和尚赶忙回到他的住处熬了一碗药,端过来给大山喂上。过了好一会,大山慢慢的清醒过来,见老和尚还在床前守着他。激动的赶忙要给老和尚磕头致谢,老和尚赶忙把他摁住:“施主啊,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啊?看把你累成了这个样子。”

大山艰难地坐了起来,把他的遭遇和要见佛祖的事情,前前后后的说了一遍。老和尚听了两眼更亮了,兴奋的对大山说:“我相信你一定能见到佛祖,我还想拜托你一件事。”

没等老和尚说完,大山赶忙答应:“你救了我的命,就是我的恩人,有什么事你尽管说,我一定给你办。”

老和尚放心地说:“你见了佛祖问完了你的事,也给我问问,我在这夕照寺里修炼了五百多年了,怎么还是成不了佛呢。”

乞丐李大山非常认真的说:“您放心,就是不问我的事,我也得给你问清楚了。”+ 庙里一住就是十几天,一直把病养利索了才准备离开。这天大山走的时候,老和尚给他又拿了几双僧鞋,给他做了一包袱干粮。乞丐李大山接过鞋和干粮,然后趴在地上重重地给老和尚磕了一个头,起来转身信心十足朝西天方向走去。老和尚看着大山西去背影,心里又多了一份期待。]

乞丐李大山,今天走了快一天的路程了,不但一个村庄没遇着,就连一户人家也没看见。仅有的一点干粮早已吃光,这倒还好说,可是,这么热的天一天也没喝上一口水。他精疲力尽的往前走着,什么都不想,一个念头就是想找到水。突然一阵清风刮来,大山好像听到了水的声音。他顿时来了精神,放开了脚步继续往前走去。不一会只见一条大河出现在面前,白浪涛涛,波涛汹涌。大山也没顾得上这些,趴到河边上就喝水。一气喝足后,又拿出水葫芦把水灌满。这才抬起头来细心的看这一条河,不看则以,这一看,乞丐李大山一下子西行的决心凉了半截,这么大的一条大河连一条船的影子也没有。一天的路程连一户人家都没有见着,这里就更不可能有船了。

大山一屁股坐在地上,心想,看来想见佛祖真是没有那么容易。我就这样返回,再回去做我的乞丐,实在是不甘心,与其这样,我还不如过河一博,就是死在这条河里,我这辈子也算没白活。想到这里,他走到岸边的小树林里,找到了几根干木头,用树皮连在一起,做了一个小木筏。做好后他拉倒大河边上,把包袱紧紧地绑在背后,用力把木筏推到河里,顺势他亦趴在了木筏上,用两只手当划桨,用力往河里划去。乞丐李大山他哪里想到河面上风大浪急,水底下更是暗流凶险。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连大河的三分之一还没过去,只见一个浪头一下子就把小木筏打散了,大山也被打下了水底。水底下的暗流把大山蹂躏的就像天上风中的一根鸡毛,那样无助。他被呛了几口水之后,整个人迅速地往河底沉去。就在他失去了求生欲望的时候,就觉得他突然掉在了一块大石头上。而且这块大石头托着他正在快速上升,并且很快就来到了河面上。大山忙睁眼一看,这那里是一块大石头,原来是一只比磨盘还要大的老乌龟。乞丐李大山此时求生欲望一下子又回来了,他伸开四肢牢牢地趴在老乌龟的背上。虽然河里浪大风急,可是,对老乌龟是一点也没有影响,它稳稳当当地把大山送到了岸上。

乞丐李大山一到了岸上,赶忙趴在地上就给老乌龟磕头:“谢谢您的救命之恩,谢谢您的救命之恩。”

“小伙子,看样子你已经历尽了千难万险,才来到这里,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只听老乌龟奇怪的问他。

乞丐李大山赶忙坐了起来,把他从小要饭的遭遇,和要去问佛祖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老乌龟说了一遍。老乌龟听了把脖子伸的长长的,两眼冒着金光怀疑地又问李大山:“你真的要去见佛祖?”

“我一定得去问一问,我就不信我一辈子真的就是乞丐命。”大山坚定地说。

“那好,我佩服你的勇敢和不怕万难的精神。我想让你见到佛祖,问完了你的事情,也捎带着帮我问问,我在这白砂河里修炼了一千多年了,怎么还成不了仙呢?”老乌龟用祈求的语气对大山说。

大山听了忙保证说:“您放心,您救了我的命,就是我的救命恩人,等见到了佛祖就是不问我的事,我也得先把您的事情问清楚了。”

老乌龟听了相信的点了点头:“小伙子,此去西天大雷音寺路途遥远并且一路上困难重重,我别的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就想法把你送到大雷音寺去吧。”说完只见它动了几下嘴。这时候就见从天上飞下来了一只庞大的大鹏鸟,大鹏鸟还没有落到地上就问:“龟兄,有何指教?

“这个小伙子,不远万里从东土来到了这里,要去拜见佛祖,我想让你把他送到西天大雷音寺去。”老乌龟说。

“正好,我这几天也正想出来活动活动筋骨。来吧小伙子爬到我的背上来吧,闭上眼睛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把眼睁开。”乞丐李大山趴在大鹏鸟的背上,两只手牢牢的揽着大鹏鸟的脖子。就觉得大鹏鸟快速地飞到了天上,大山吓得大气也不敢喘,就只听见两个耳朵根里的风呼呼的响。

乞丐李大山胆战心惊的趴在大鹏鸟的背上,紧闭着双眼。也不记得到底走了多少个时辰了,这时候就听见大鹏鸟说:“小伙子到了,下了吧。”

大山小心的从大鹏鸟的背上爬了下了,只见一片庞大的庙宇,到处是金碧辉煌。他赶忙转身谢过了大鹏鸟,大鹏鸟起身飞走了。他被一个和尚领到了大殿,见佛祖高高的坐在上面的莲花墩上,周身放着金光。他赶忙跪下恭恭敬敬地给佛祖磕了三个头,他也没敢左顾右盼的看两边的五百罗汉,和别的景致,现在脑子里就一个想法我真的见到佛祖了。“李大山,你不远万里,历经千辛万苦来到这里,找到我到底想问什么事?不过你只能问三个问题,你想好了再问。”佛祖慈祥地对李大山说。

乞丐李大山想了想,三个问题足够了。我们村的王员外这些年来对我有恩,咱得知恩图报:“佛祖啊,王员外的闺女今年已经一十六岁了,为什么还不会说话呢?”

佛祖告诉他说:“她有了心上人,出了嫁就会说话了。还有两个问题,你想好了再问。”

大山想我费尽千辛万苦来到这里,不就是想问问我这一辈子难道就是乞丐命吗。可是,他刚想张嘴问,突然想起了夕照寺的老和尚。在我受了风寒的时候,是他把我留在庙里,又喂药又管饭照顾了我十好几天,要不然我还有命来到这里见到佛祖吗。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地问:“佛祖啊,夕照寺的老和尚在那里修行了五百多年了,为什么还成不了佛呢?”

佛祖微笑着说:“他就是放不下他手中的那根锡杖,只要他放下锡杖,他就能立地成佛。大山啊还有一个问题,想好了再问。”

此时的乞丐李大山还真有点犯难了,老乌龟不但在白砂河里救了他的命,还把他送到了佛祖面前。关键是我也保证过,就是不问我的事,我也得先把你的事问清楚了。咱做人一定得诚实讲信用,它在白砂河里修炼了一千多年了,咱的事和它比起来那还算事吗。他想到这里坚定地问:“佛祖啊,白砂河里的老乌龟,在那里修炼了一千多年了,为什么还成不了仙呢?”

佛祖摇了摇头:“它舍不得它的那个龟壳,它只要从龟壳里出来了,就能成仙了。大山啊,你的三个问题已经问完了,你回去吧。”

大山又给佛祖磕了三个头,心想我这一辈子值了,不但见到了传说中的佛祖,还办成了三件大事,我再回去当一辈子乞丐也不后悔了,起来高高兴兴的走了。

佛祖看见乞丐李大山满意的样子:“东土真是一个文明国度,就连一个乞丐都如此的诚实守信,知恩图报,真是佛法无边呐。”又对观音菩萨说:“大士,又得麻烦你了。”

李大山刚刚走出殿外,就觉得自己突然来到了天上,感觉就像会飞了一样。他有上次大鹏鸟背过他的经验,这一次他不再害怕了。他睁大着眼睛,看见山川,河流,村庄在他的脚下一闪而过。就觉得一会的功夫,大山还没看够景致就到了白砂河。这时候大山就慢慢的从空中落了下来,只听空中传来了观音菩萨的声音:“大山,一路多保重。”

李大山赶忙跪下磕头致谢。“好了小伙子,观音菩萨已经走远了。”老乌龟见大山回来了,放心地说。“你的事问了吗?”

大山回头一看见老乌龟正在岸边等着他:“你的事我给你问清楚了,佛祖说了只要你能从龟壳里出来,你就能成仙了。”之后大山又把佛祖只能回答他三件事,没问自己的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老乌龟听了一阵大笑,然后对大山说:“你真是一个大仁大义的好小伙子,佛祖说的对,我既然成仙了,壳对我还有用吗。”说完只见一缕青烟老乌龟从龟壳里飘了出来,落在地上真的变成了神仙了。他又对大山说:“为了我,你连自己的事都没问。我无以为报,我的这个龟壳就送给你了。”

大山心想,一个龟壳你都不要了,给我又有什么用。大山哪里知道,老乌龟一千多年都舍不得丢下这个龟壳,原来龟壳里前后左右每一边上都有两颗宝珠,每一颗都是稀世珍宝。只见成仙的老乌龟手一伸,八颗宝珠从龟壳里飞了出来,他随手拿出来了一条布袋把宝珠装好递给了大山,之后说:“我现在成了仙,我也送你一程吧。”说完他手拉着大山飞到天上,只一会的功夫就到了夕照寺。他们两个还没有落地,就看见老和尚正站在庙门口,期待着李大山的归来。

他们两个落下来后,大山谢过了龟仙。这时老和尚迫不及待地问:“施主,你见到佛祖了吗?你的事问了吗?我的事佛祖怎么说的?”

大山看着老和尚,像一个孩子一样着急的样子,笑了笑便把佛祖只让他问三件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虽然我的事没有问,但是你的事我给你问清楚了。佛祖说了,只要你能够放下手中的这根锡杖,你就能立地成佛。”

老和尚听了,突然就感觉大彻大悟,像在梦中突然被惊醒一样。对啊,我既然成佛了,这根锡杖对我还有用吗。原来老和尚手中的这根锡杖是白金锻造,上面镶嵌着一个世间难得的一颗钻石,是一根价值连城的宝物。老和尚就连晚上睡觉他都把这根锡杖搂在怀里。他对大山说:“你为我完成了五百年的愿望,把你的事情都没问。我就把这个锡杖送给你吧,算是我对你的报答。”说完把这个跟了他五百多年的锡杖交给了李大山。这时只见老和尚金光闪烁,金灿灿的袈裟披在身上,精神饱满,真的成佛了。

老和尚说:“我也送你一程吧。”

说完老和尚伸手拉起李大山升到空中,一会的功夫就到了王员外的庄上。大山谢过了老和尚,然后直接来到了王员外的家里,见王员外坐在太师椅上愁眉不展的想着心事。

“员外,我回来了。”大山进门就高兴的喊到。

王员外抬头一看,吓了一跳,仔细看了一下,发现真是李大山,高兴的说:“你真回来了,这下我可放心了。我还认为你以不在人世了呢,刚才我还在胡思乱想。你的事情佛祖是怎么说的?我闺女的事你给我问了吗?”

大山就把佛祖只能回答三件事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又对王员外说:“我的事虽然没问,但是,你家小姐的事我给问清楚了。佛祖说了,只要小姐有了心上人,出了嫁就能说话了。”

王员外听了心想,李大山不就是我闺女的最好的心上人吗。以后我把家业交给一个这样知恩图报,实实在在的人,我还有什么担心的呢。想到这里赶忙吩咐家人烧水,让大山洗澡更衣,又吩咐厨子“做几桌好菜我要给李大山接风。”

酒席上,王员外当场宣布:“今天的酒席,一是给李大山接风,二也是李大山和我闺女的订婚宴。过几天另择良辰吉日给他们二人拜堂成亲。”

过了几天,王员外在家里为李大山和王小姐办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婚礼,全村的老少爷们都请来了,就在这一天王小姐真的开口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