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镇子玩了一阵,直到下午,两人才牵着手回到小六轮。在集市淘了一天的村里人,扛着大米,大包小包的了车,小六轮的空间更加的狭小了,高强与芳芳被挤到了车斗的角落,两人紧紧的靠在一起。车刚要开的时候,刘癞子咬着香烟,梳着个油光亮的大背从后面追了来,喊着:“踩一脚,踩一脚!”车子停了下来,他了来,在芳芳的另一侧挤了下来,满脸笑的起旱烟来。“癞子,又去发廊打了吧!瞧这人模狗样的!”人堆中有人打趣了起来。“怎么说话的,以为老子跟你们一样,土里土,看到这发型了没,发哥,周润发知道吧,他就是这发型。”刘癞子得意洋洋的在抹了一把,仿佛自己真了发哥,无比的自豪。“切,就你那狗模子,发菜还差不多。”高强暗骂了一句,拉着芳芳靠在了自己的胳膊,远离刘癞子这人渣。随着颠簸,他的睡意很快就来了,也许是因为累了,芳芳靠在高强,两人都没再说话。梦里面又是美花那片黑土地,雪白的同体,妩媚的表,还有高立生那威、霸的干/姿正做着美梦,糊糊高强好像听到了轻微的喘息与哭泣声,芳芳靠在他胳膊不停的颤抖着,打摆子一样。“搞什么名堂,睡个觉都不安稳。”高强不耐烦的睁开了眼,刚要骂芳芳这小騒货,张开了,话却说不出。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镇子玩了一阵,直到下午,两人才牵着手回到小六轮。在集市淘了一天的村里人,扛着大米,大包小包的了车,小六轮的空间更加的狭小了,高强与芳芳被挤到了车斗的角落,两人紧紧的靠在一起。车刚要开的时候,刘癞子咬着香烟,梳着个油光亮的大背从后面追了来,喊着:“踩一脚,踩一脚!”车子停了下来,他了来,在芳芳的另一侧挤了下来,满脸笑的起旱烟来。“癞子,又去发廊打了吧!瞧这人模狗样的!”人堆中有人打趣了起来。“怎么说话的,以为老子跟你们一样,土里土,看到这发型了没,发哥,周润发知道吧,他就是这发型。”刘癞子得意洋洋的在抹了一把,仿佛自己真了发哥,无比的自豪。“切,就你那狗模子,发菜还差不多。”高强暗骂了一句,拉着芳芳靠在了自己的胳膊,远离刘癞子这人渣。随着颠簸,他的睡意很快就来了,也许是因为累了,芳芳靠在高强,两人都没再说话。梦里面又是美花那片黑土地,雪白的同体,妩媚的表,还有高立生那威、霸的干/姿正做着美梦,糊糊高强好像听到了轻微的喘息与哭泣声,芳芳靠在他胳膊不停的颤抖着,打摆子一样。“搞什么名堂,睡个觉都不安稳。”高强不耐烦的睁开了眼,刚要骂芳芳这小騒货,张开了,话却说不出。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芳芳满脸朝红,全不停的颤抖着,微微哭泣着,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她的表很复杂,颤抖的轻哼,看起来又痛苦又快乐,有种仙死的醉。这种表他见过,郭美花、师娘在爽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流露,可是芳芳怎么会……“靠,她不会在车自卫吧!”他顿时兴奋的打了个摆子,顺着高芳芳的美蹆,瞄了过去,她裙子下面不知道被谁放了大箩筐,把裙子给抬了起来,边还堆着几个大袋子,刚好把对面的视线给挡住了,等于把他、芳芳、刘癞子隔离了出来。车斗里面依然是闹腾腾的,谁也没有发现芳芳的异样,很快高强发现另一个人的表也很享受、醉。刘癞子此刻目光离,脸的肌禸紧绷着,憋的通红,他做梦也想不到漂亮的高芳芳竟然这么容易手,自己只是挑豆几下,她就接受了。左手探入她的裙子底下,刘癞子用娴熟的技巧颤动了起来,他没少这么玩村里的寡和发廊的女,对自己的技术有着绝对的自信。这畜生正美滋滋的享受着,咬着牙兴奋的在短裙里面动作着。留着黑黄长指甲的手指已经探入到了那片圣地,正享受着深潭流细润的快乐。芳芳满脸痛苦的流着眼泪,可怜兮兮的样子让高强一阵莫名的心疼。“刘癞子,好大狗胆!”看到芳芳被侵犯,高强怒火冲天,压低声音骂了一句。他不想闹大,那样对芳芳面皮不好,也会彻底得罪刘癞子,给自己惹麻烦。刘癞子被吓了一跳,刚要缩手,又难舍芳芳正值美妙的森林快活,朝高强嘿嘿的冷笑了一声,粗/壮的手臂青筋毕现,而动的更剧烈了。“老子不仅仅要玩她,有机会连你师娘那一并给玩了。”刘癞子凑了过来,裂开黄牙大,邪恶的笑了笑,没有丝毫的羞耻。高强咬紧牙关,忍住怒火,冷哼了一声,别过省的自己窝心。不是他不想管,而是不敢管,在南溪村刘癞子与王寡是最不能得罪的两个人,比高立生还难缠。高立生欺负人是明目张胆的霸道,而得罪刘癞子,吃不准哪天他就去你家猪栏、鱼塘下耗子,井里撒尿,半翻柜子。为了师娘,高强知道自己必须要少惹是非,只能权当没看见了。芳芳的表更痛苦了,靠着他的躯一阵阵的颤抖,有那么一阵子还差点出声。“芳芳这小騒货不会被刘癞子玩出了感觉吧。”他心里的火突然就降下来了,而产生一种变太的想法,“既然这騒货挺享受,我也没必要为她得罪刘癞子了。”索眯着眼睛,欣赏了起来。这种心态的变化真的很爽,原本想当英雄却了邪恶、无耻的睽者,他竟然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次,刚坚硬如铁的高耸了起来,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禽兽、无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