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关于点校《史记》,其中颇有故事。据赵守俨先生的回忆,最早是毛主席指示点校“前四史”,后来经过吴晗、齐燕铭、金灿然同志共同商量,扩大为点校全部“二十四史”。可以说,点校“二十四史·《清史稿》”这一系统工程是逐步推进的。《史记》点校由著名史学家顾颉刚先生负责,并经著名出版家、文献学家宋云彬先生重新确定体例。这就是现在看到的点校本《史记》。

请教哪个版本的《史记》最好?

点校本保留了历史上“三家注”与正文合刊的体例,即刘宋裴骃的《史记集解》、唐司马贞的《史记索隐》、唐张守节的《史记正义》附于正文之后(《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认为这一体例始于北宋)。每一卷之后还附有校勘记。

请教哪个版本的《史记》最好?

二位大师级学者的点校之用心,在今天看来仍然令人肃然起敬。如《史记·秦始皇本纪》:“尽征其材人五万人为屯卫咸阳,令教射狗马禽兽。”据辛德勇的研究,其虽然在校勘记中并未指出究竟参考了哪家说法,实际上却是参考了当时已经点校出版的《资治通鉴》和明人凌稚隆辑、李光缙增补的《史记评林》,可见治学态度之严谨。

请教哪个版本的《史记》最好?

正是顾颉刚先生通贯四部的学养,确保了《史记》点校的高质量,又经宋云彬先生重新确定体例,点校本《史记》在当时和今后很长一段时期内,都代表了《史记》点校和的最高水平。

请教哪个版本的《史记》最好?

2、新世纪,由于出土文献、海外写本的陆续出现或回归,加之学术研究的持续推进,学界认为很有必要对原点校本“二十四史·《清史稿》”进行修订。在这样的条件下,由著名文献学专家南京师范大学赵生群教授负责主持《史记》的修订点校工作也就应运而生。

请教哪个版本的《史记》最好?

点校修订本《史记》相对于旧标点本具有很大不同,最主要的原因是得到了新的重要材料,为校勘记的改动和补充提供了重要依据;标点方面也有所完善。例如《史记·孝文本纪》“乃命宋昌,张武等六人乘六乘传诣长安”,校勘记就指出据日本东北大学藏古写本《史记》残卷增补出了“六乘”二字,并与《史记·吕太后本纪》《袁盎晁错列传》《汉书·文帝纪》《汉书·袁盎传》相互印证。又如标点,《殷本纪》:“帝乙崩,子辛立。”旧本将“子辛”看作是人名,实际上标点应改作:“帝乙崩,子辛立。”“子”是儿子之义,“辛”才是人名。

点校修订本与旧点校本一个巨大的优势还在于,在点校完成之后,还向学术界和社会广泛征求意见,在原有基础上又进行了进一步的修订。所以我们今天看到中华书局的精装和平装两个版本的《史记》点校修订本,其实内部有很多地方都是不同的。

3、《史记会注考证》是日本学者泷川资言的著作,也是日本《史记》研究的集大成之作。泷川资言,名泷川龟太郎,字资言,号君山,以字行。泷川氏是日本岛根县人,出身士族,是世界知名的汉学家,其《史记会注考证》自出版以后,以资料齐备、网罗鸿富而广受好评。

泷川氏的《考证》是迄今为止搜集资料最为鸿富的《史记》注本,是研究《史记》非常重要的参考书。一般《史记》版本往往只是收录“三家注”,《考证》则以金陵书局本为底本,收录了三家注以降中日有关典籍一百二十多种,并相当系统的缀辑、辨析了众家成果,节省了读者翻检群书的巨大辛劳,为读者研读《史记》提供了极为难得的便利条件

泷川氏的著作具有其自身的特点,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针对著名的“三家注”进行了大量的补证。其一是《考证》重视地理的解释,对书中每一地名都尽量注出当时的今名或者今时的方位。比如《五帝本记》:“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逐鹿之野。”《考证》云:“涿鹿,今直隶宣化保安州南。”其二是重视文献材料的来源,跟三家做比较,凡能注明出处的都尽量注明出处。比如,在《五帝本纪》“成而聪明”之下,《考证》云:“以下采《五帝德》”。这些对于深入研究《史记》跟以往典籍的关系,很有帮助。并且《考证》还继承了日人对于《史记》文学性重视的传统,对《史记》的艺术性、文学性进行了言简意赅的评价,如《考证》说:“陈胜曰:‘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汉高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项羽曰:‘彼可取而代之!’三样词气,三样笔法,史公极力描写。”可以说得中国古代评点之神髓。

因此阅读和研究《史记会注考证》,对于史学、历史地理学、文学、文献学、文章学、文学批评等多个领域都具有重要意义。也是上述领域爱好者不应错过的好书。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影印过泷川资言、水泽利忠的《史记会注考证附校补》;2015年,该社又出版了杨海峥的整理本《史记会注考证》,有专名线,比此前各种影印本便读。

4、《全注全译史记》是为适应白话文阅读及需求而推出的一个本子。1980年代,由著名学者吴树平牵头,汇集了社科院、北京大学、中华书局等国内十余所科研院校的数十位知名专家,历时十余年将这一巨著译成白话文。不少专家学者都是先秦秦汉史、古文字领域的顶尖学者,如刘起釪、裘锡圭、李零等。

《全注全译史记》对于《史记》中许多看似简单的问题进行了详尽地注释,吸收了当时最先进的学术成果,并以明白晓畅的语言进行了表述。例如对于“夏”是否存在这个问题,全注全译本就采取了相当谨慎的态度,文中注释说:

迄今为止,我们对古人盛传的夏代的认识,仍然停留在零星的传说上。目前,我国的考古工作者正在根据古代传说中夏人活动的中心地带晋南、豫西,寻找揭示夏人社全面貌的遗址、遗物。在未获得足够的实证之前,对夏代的历史尚无法得出确定的结论。

这种科学的态度,对于形成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等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又如谈及扁鹊时,引用了汉画像石资料:“山东微山县两城山出土的汉画像石所绘扁鹊,其身半人半鹊,持砭石治疗病人,就是反映的传说时代的神医扁鹊形象。”这对于了解秦汉时代的风俗也有重要的意义,同时也是王国维提出的“二重证据法”在经典普及工作中的贯彻。全注全译本采用了大量的新资料和最新成果,对于学术研究和一般爱好者都是极好的读物。

5、此为《史记》研究名家韩兆琦先生的所选的一个选本。从《史记》的各个篇目中选出具有代表性的内容进行译注。注释言简意赅,译文精美,且在每篇之前均有导读,其中可以看出作者选取内容的思考和对于《史记》写作的认识。

例如《五帝本纪》,作者认为司马迁选取黄帝作为全书的开始,实际上是为了将上古的颛顼、帝喾、尧、舜、禹,春秋战国时代的秦、楚、吴、越以及周边少数民族如匈奴、东越等都说成是黄帝子孙,从而确定中华民族的共同“始祖”,将华夏与周边各少数民族确立为兄弟关系,这种看法是十分正确的。又指出他选择尧、舜作为选本中的内容进行详细译注,原因是尧舜既是儒家的圣人,又是司马迁寄托自己的政治理想的寄托,这一看法细腻地从司马迁的个体生命历程出发,对于理解历史中的司马迁也具有重要意义。

在译文上,作者既忠实原文,又在原文上有所发挥,使得译文通畅而又具有文学性和可读性。如“帝尧者,放勋。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译文:“帝尧,名放勋。他的仁德有如苍天,覆盖大地;他的智慧有如神灵,无所不晓。人们对他的归附,如同葵花向阳;人们对他的期盼,有如大旱之望云雨。”增加了“覆盖大地”、“如葵花之向阳”这样的字句,使得整个长句整饬,又行文自然,富有文彩。非常适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