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绿水

怪石林立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在山间密林中不断奔跑跳跃着,在高入云间的树林中似猿似猴如履平地,

在高处向下俯冲时猛如虎

两道身影前后脚落在了一颗高大的石头上停了片刻,如鹰般的眼睛观先四方,耳朵不断闪动听着来自八方的声音,看上去都是年岁不大的少年孩童。

其中一个少年黑发飘逸四散,身穿虎皮褂子,一身麦色皮肤在阳光衬托下犹如天神下凡,

另一个少年肤色白皙,头发用玉钗盘在头顶,脸似雕刻,身体笔直,比麦色皮肤的少年高出半头,眼里透着精光,仿佛看透了世间的一切。

两个少年同时取下了身后背着的弓箭,向百米外一头奔跑的五花鹿射去。

两道箭芒好像灌注了千钧之力,如闪电般向外射去,同时射在了五花鹿脖筋的大动脉上,高速奔跃的五花鹿向前缓冲跳跃了几下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两个少年远远地看着倒下去的五花鹿相视而笑.

虎皮褂子少年名叫李四,是这附近村子里的.肤色白皙的少年叫黄飞虎,是城里的,家里具体是做什么的,李四也没问过,就知道自从认识黄飞虎之后,学校里的扛把子张猛团伙就不敢在欺负他了。

现在的李四跟三年前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三年前李父的一个决定改变了李四的命运,同时也改变了村子里的命运.

月色如瀑布垂直流下,照的整个村庄如白天.

一处用泥土垒起来的房屋,四周垒了很高的土墙,防止野兽晚上偷袭。

土屋内分了三间房,东屋西屋,中间是客厅.

西屋内土炕上,黑娃抬头望着泥土混合了杂草建成的屋顶,屋顶上有缝补过的痕迹,是前几天李四跟父亲一起补过的.马上要进入春雨季节了,房子不整修一下,长时间下雨,有裂痕容易引起塌方,村里有一户人家就是因为没补修房屋,被活埋了。拽了拽有些年头却洗得很干净的被子,听着东屋传来的叹息声,还有母亲的唠叨声,久久不能入睡,想着城里繁华锦绣的生活。

他旁边还紧挨一个人,是他大哥李三,呼噜声从大哥嘴里不断传来,大哥啪叽了下嘴,翻了个身。继续了香甜的睡眠.大哥赶了一天路,走了百里从城里赶回来的,明天早晨还要回城里去,从打呼噜声就可以听出大哥有多累了。

每月大哥都会托人给他带一些城里才有的零碎吃的,听村里人讲述城里的好,李四早已向往已久。

大哥这次回来就是跟父母商量,希望能带李四去城里念私塾的。

李四一共姐弟四人,两个姐姐已经出嫁,哥哥比他大4岁,现在城里当学徒,跟人学习打铁。将来好回村里开个铁匠铺,村里有很多农具,打猎用的兵器坏了,进城修理一次不容易。李父就托女婿在城里给李三找了个当打铁学徒的活,等学成了以后可以回村里修修补补,也是一门生存的营生.

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李父是十里八村远近闻名的跌打医生,家里世代居住在此,几代人摸索出了一套治疗跌打损伤的医药配方来,专门给受伤的人治疗,实在掏不起钱的人,就免费给治疗了。长时间下来累积了很好的名声,十里八乡的父老乡亲也非常感谢李父。

大哥李三忠厚老实,脑袋比较木讷,不会跟人耍心眼。原本准备把治疗跌打损伤的配方传给李三,可李三死活就是记不住。记了开头忘了尾,记了尾忘了开头,一年下来李父也就放弃了,给他找了打铁吃苦的营生。也正好随了李三的意,一年学下来,也是有模有样,现在都可以打出一些简单的东西,李三有比别人勤劳,铁匠铺每月都会给李三开三个铜板的工钱。

到了城里,李三也接触到了一些城里人,知道了许多城里的事情,知道只有念书才能真正地出人头地。每次回家里都能听到弟弟李四给他讲一些奇奇怪怪的历史故事,说是跟村东头庙里的老道士哪里看书学来的.村东头的老道士是从外地游方而来,在村东头的破庙里住了下来,道士的脾气很臭,以前李四在村里的时候,就经常跟他同一时期的小伙伴一起去庙里玩过,道士教交给他们一些东西,没人能记住,后来就不然他们进去了,没想到弟弟跟老道士关系那么好,可以去他那里看书听学。

看到弟弟在读书方面有很大的天赋,跟城里人接触久了的李三也就开始谋划了起来,在需要打铁的老板那里打听到了,在城里念私塾需要花多少钱。自己现在也开始赚上工钱了,家里这些年也没什么开销的地方,也攒了不少钱,弟弟脑子聪慧过人,跌打损伤的配方自己学了一年都没记住,弟弟学了一星期就全会了,到城里学习一定可以出人头地的.

春季私塾就快开学了,新招收一批学生,李三用平时节省下来的工钱给铁匠铺的东家买了一盒上好的烟丝,让东家在私塾里给弟弟弄了一个学习的名额,还专门请了一天假,走了上百里路,跟着村里去城里买东西的乡亲一起回来。找父母商量要把弟弟接到城里上学.

土屋不隔音,李四可以清楚地听到父母的讲话。

李父吧嗒吧嗒使劲吸了几口旱烟,在桌子上磕了几下烟杆,烟灰掉到地上用脚踩了踩还没灭掉的火星。下定决心到:“家里这些年存了一些钱,够四娃在城里上两年学了,就让他去城里试一下,两年学不成个样子来,就回来种地继承家业。”李母听到这些话也是松了口气,在村子里都是男人做主的,李母经常听回家的女儿唠叨城里的好,也希望两个儿子能进城成家立业,以后也能接自己进城里享享清福。这次是个机会,劝了李父半夜,总算没白出力,给了二儿子机会。能不能成才就看四娃自己了.

半刻功夫,随着时间的沉淀,东屋传来了父亲的呼噜声,显然已经是睡着了。

听到父亲下的决定,李四心里乐开了花,自己总算也可以进城了,强迫自己不再想,明天还要走百里路。睡不好会很累的,强迫自己进入梦乡。

梦里李四梦到了村西头的阿花,还有自己的铁杆小弟石头,梦到自己上学成了财主,娶了阿花,石头当了自己的管家,给自己点旱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