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有趣味,很有刺激,也兼有做贼做小偷的感觉,更有提心吊胆的感受。早年入厂打工挣钱养家时,就遇上了一个女顶头上司。她是老板亲戚,生得人高马大,从边外表看,一付男子汉的模样,对其它人管理得很严,而对我就算错了她也会网开一面。

我进去时是任保安头目,管理着10个保安,杨兰(即老板亲戚)什么时候看上了我,看上了什么我也不请楚,只是记得刚上班一个月她就送一些小礼物,送些水果,送早餐消夜。经常有意无意和我在一起。对我很亲切,关怀备至,问寒问暖,还经常问我一些有关男女情感问题的看法,做法,和观点。在聊天中,她有意无意话题总是往私情上带,引导往男女私人之间的问题摆龙门阵。也爱说一些黄色笑话。往往话中我感到极为尴尬,不知是何是好。

因为她是老板亲戚,不敢和她有任何私情。但杨兰爱意满满,热情火辣,穿着暴露,双雪峰颤颤颤巍巍,光是她的胸部就让一些男人倾倒,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往往在我单独在保安室值班时,就爱往里闯,并动作不动,撩得自己心猿意马,口水难咽,往往不由自主觊觎她的好看住,但不敢下毒手。难受死了。

约半年左右,我老婆便到厂和我一起开工,这段和顶头上司的关系从此结束。

泡到了顶头上司是一种什么感受?

我以为喝到了蜜,实际上却是吃到了苍蝇。——题记。

那年,和我相恋五年的女朋友分手,离开的理由也是十分的简单:我太窝囊,工作五年了依然是一个业务员!

当我心灰意冷的时候,朋友劝我离开那个伤心的环境,这是医治伤痛最好的办法。

我毫不留恋地离开了伤心之地,听父母的劝,回到县里,进入到体制内,当了一名教师。

我的教学能力很强,本来就是师范院校毕业的。三年后,我做到了教务主任;五年后,我做到了分管教学的副校长,都是业有专长的结果。

当时,分管教育的副县长到我们学校来调研,学校请她吃饭,我顺理成章地做了陪同。

饭桌上,我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她。后来,校长说副县长看上你了,她还单身。经校长作媒,我就和她相处了。

她人不算美,但有些气质。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我的年纪已经不小了,都三十五了,而她,已经三十九岁了。

我一直单身,家里听说我和副县长谈了,都敦促我快点结婚,以结束单身。

我呢,一则嫌她年纪大,二则在一个县来说,她是大官。我也知道,一般的官,都有一种戾气,不太好接触。但是,家人催,她也催,主要是她催得紧,三天两头来看我,大家都知道她是我的女朋友了,再也不会有女老师、女护士敢接近我。就这样,在相识一年之后,我们结婚了。

结婚的时候,大家都说我好运气,要了一个官太太,从此有权有钱,平步青云。

我也在担任了副校长两年后顺理成章升任校长,原校长调到教育局去了。其中,当然有她的功劳。

要了一个官太太是什么感受?

首先,她整天不着家。不是下乡,就是去市里开会,要么是去别的县去考察去了。

有了小孩,我一个校长,整天当爹又当妈,学校大小事务又要抓。接送小孩还可以请保姆,但是,小孩深更半夜病了,不可能让保姆一个人送去医院吧?

小孩的作业,她从来不辅导过一次。我的小孩的作业本,扔到床铺底下,都发霉了她都不知道。

更为严重的是,对我的父母不好,颐指气使,这让我很伤心。

她还经常深更半夜才回来,醉醺醺的。

我一个大男人,不吸烟不喝酒,为人长得斯斯文的。我的县长夫人却是风风火火的,喝醉是常态,清醒是例外。最为难忍的是,我后来才发现,她竟然还抽烟!

我一个大男人都不抽烟,而且我鼻炎非常严重,一闻到烟味头就痛,像要裂开一样!

我说她了。她就说:像个娘们一样!连烟都不抽,你说你还能干什么!

她从来不煮过一餐饭,从来不买过一次米,也从来不洗过一次衣服,尽管衣服是用洗衣机洗的,但是,连放到洗衣机里,放上洗衣粉,然后拿去晒,她都没有做过。

我要这个女人干什么?有时候我这样想。

我和她矛盾升级后。

她开始到处攻击我,说我和保姆有一腿。当时的保姆都快六十岁的人了,正因为年纪大,所以有时候穿着也不太注意。我还能和她有一腿?!我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人,一个斯斯文的人,能干出那种龌龊的事?

闹太多了,我们就离了,离的时候我四十多岁。

看到题主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确是有诉不完的苦,有一种一吐为快的冲动。

现在,我也已经再次成家了,爱人是后来的一位小保姆,贫穷出身,没工作,但是她对小孩特别好,对我父母也好,对我也好。为了照顾我和前妻所生的小孩,把所有的爱都给小孩,她选择了不再生小孩。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的伟大的爱!

现在想起来,都说婚姻是资源的组合,好的婚姻会起化学反应,会让你的社会资源活起来,财富多起来。

然而,我的经验却是:婚姻是幸福的港湾,不是生意上的买卖,绝对不要考虑什么资源的组合!幸福,和谐,才是婚姻唯一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