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节、妇科机密

“什么超声消融手术?”高美美看着吴燕,有些不解。

“就是海扶,也叫海扶刀,听说是你们山城医科大学发明的。”吴燕也看着高美美,毕恭毕敬的问。

“哦,海扶刀,我是有听说过一点点,好像是我们主任说的,是用高强度的超声波来烧瘤子。但是你想,射频消融是通过电极针插进去,在瘤子里面烧,还多少有些谱,你超声波在肚子外面发射,那么高的能量,要通过皮肤、脂肪、肌肉、膀胱、肠道和子宫,不把那些组织烧坏吗?子宫后面还有脊髓和神经,那都是碰不得的,烧坏了谁负责?”

吴燕急忙解释,“听说海扶刀的超声波是在肌瘤内部聚焦的,在通过的地方是散的,不会烧伤其他组织,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吴燕不死心,她想高美美是医生,应该是了解海扶刀的,她想在高美美这里得到求证。

其实高美美医生很坦诚,在吴燕面前,绝对是实话实说。“聚焦?我没有听说过,我们主任说过,海扶刀在教科书上都没有,凡是医学教科书上没有的,不能做,做坏了,谁负责?主任还说,凡是她没有认可的,也不能做。”

高美美顿了顿,“主任说,医学的问题是个科学的问题,科学,是不能乱来的。我们主任是市里有名的专家,她都说过,那个海扶刀不靠谱,你能信吗?主任一直跟我们强调,开腹,才是上百年来最经典的手术。”

开腹,经典手术,科学问题,吴燕想到了海城医院的朱教授,怎么她们说的都如出一辙呢。医学是科学,没错,但手术,最多就是科学技术的应用。就像开飞机,开汽车,吴燕有些茫然。

见吴燕在那里发呆,高美美有些自我得意,她知道科学的问题好多病人都听不懂,不好理解。

“谈简单一点的吧。"高美美说。乘作酒兴,她一仰脖,喝完最后一口葡萄酒,提高音量对吴燕说:

“吴燕,我老实告诉你吧,子宫肌瘤其实好多女人都有,大多数人是不用治疗的,拖到绝经就自然好了。我们主任跟我说的,她也有肌瘤,二十多年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手术,她到现在五十多岁了,也一直拖着没有手术,主任告诉我,子宫肌瘤绝经了,就没有事情了。我们科室有好多医生都有肌瘤,都没有手术。这个话我在外面是不说的,这是我们医院妇科的机密。”

高美美还说,其实子宫肌瘤如果没有症状,不管它,也是一种治疗方法,只要心情好,睡眠好,多运动,少吃富含雌激素的食物,子宫肌瘤就生长的慢,完全不用吃药,不用手术。这个我们妇科的机密,医生一般也是不对病人说的,免得病人说,我来看病,肌瘤这么大了,你不给手术,连药都不开,你负责任么?你还是医生么?

“那叫吃力不讨好,你得费好多口舌,解释为什么不用手术,为什么不用吃药,我们医生是吃错药了吗,做这个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何况我们哪有那么多时间跟她解释啊?”

“最可气的是到头来,还会有好多病人不理解,不买账,说你什么都不做,就让我的肌瘤这样继续长么?长大了怎么办?她们会担心,会害怕,还会怀疑我们没有水平,她会另外去找医生。你说是不是,这些不手术、不吃药的话,我是对病人宁可不说,也不去找那些麻烦。”

高美美笑了笑,端起了张超递过来的饭碗,对吴燕说了句: 吃饭。

高美美告诉了吴燕很多“机密”,但唯独没有告诉的,就是她自己也有子宫肌瘤,并且是肌壁间凸向粘膜下的肌瘤,比吴燕的肌瘤对怀孕有更大的影响。这是高美美的顶级机密,她连张超也没有告诉,尽管到现在她们还是没有孩子,张超还一直以为高美美是采取了什么他不知道的避孕措施。

“吃饭,吃饭,菜都凉了哦。”张超见两个女人一直在谈话,现在终于停了下来,赶紧催促。吴燕也赶紧喝了最后一口葡萄酒,端起饭碗,埋下头来抓紧吃饭。

吴燕很感谢高美美,在海城她到过很多医院,看过很多医生,从来没有哪一个医生跟她说过这么多。

但高美美医生的话,也让吴燕心中透凉,她想,我不能等熬到绝经啊,我需要生孩子,何况现在肌瘤的症状已经很严重了,必须要治疗了。

我还用去做海扶刀吗?我还需要到海扶医院去吗?吴燕边吃饭边想。我还需要跟李娟娟主任联系吗? 难道我真的是摆不掉开刀的命吗?我该怎么办啊。

高美美医生的妇科机密,绝对是权威发布,并且绝对是真实的,此时让吴燕有些不知所措。

这个时候,吴燕的电话响了,是老公方涛打来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