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简单的偶遇,让人再也无法忘记。在彼此相同的时间里看到了自己,我们都没有改变,你还是你,我还是我。笑容还是泪水?我们选择了不会被拥有的表情。我们擦身而过,我们视而不见,与时间无关,只是在必然的成长里突然想起。立定,等待,都在企盼对方,却谁也不肯迈出一步。待到大白于天下,被发现。

蔡雪倩终于回来了。走了差不多十天,杳无音信的十天。林杰鹏很想问问她去干了些什么,但是他不能,蔡雪倩除了会告诉他这是机密之外不会再对他讲任何一个字。林杰鹏心里很闷,十天没有任何消息的老婆回到家似乎没有任何对他的想念,倒头就睡,好像这十天她都没有休息过似的。

林杰鹏一个人出了家门,这是一年中最后的秋季日子了,在一连打了三个喷嚏后林杰鹏终于感到了寒冷。才走出来没多远,要不要回去取衣服呢?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还是高高地挂在那,已经无法抵御逐渐转为冬季的寒意,看起来好像只是一个应该挂在那里的摆设。街道上的空荡荡不免会产生臆想中酸楚的孤独感,林杰鹏从身上翻出一支烟,狠命的吸了两口,想去喝一杯,酒会暖身。

A城有一条酒吧聚集的街,千姿万态的各种风情酒吧在一条街上齐集,成为了A城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这条街永远是热闹的,空气里总是弥漫着醉人的酒香,到处都是喝酒喝到迷离状态只为在绚丽的霓虹灯下买醉逃避或悲伤或欢喜的红男绿女,一个没有清静的世界,嘈杂的喧哗夹带着奢靡的堕落,有人认为那是天堂,也有人认为那是地狱。

走上了这条街,耳边充斥着醉汉满嘴酒气的叫骂,眼前是穿着火爆的辣妹们迷离暧昧的目光。林杰鹏并不喜欢这里,但他现在就是想让自己置身于此,他不想自己是孤单的。

随便钻进一家酒吧,里面远没有外面那么乱,仔细观察一下,发现这是一家爵士酒吧。林杰鹏点了一杯啤酒,相对于洋酒他还是更喜欢喝啤酒。

一杯接一杯,林杰鹏没有数自己喝了多少杯,他有想要醉倒的欲望,但总是觉得自己是那么清醒。已经有两个女孩过来搭讪了,只是林杰鹏都没有理会。林杰鹏英俊的脸庞总会吸引很多女孩子,他的睫毛出奇的长,喝了酒后眼睛变得更加深邃,总是让女孩子迷恋。

“你还是没变,这么多年了,心理的负担还是不能减下来么?”一个熟悉的声音一双熟悉的手,一只手轻轻搭在林杰鹏的肩上。

风岚么?多少年没见了林杰鹏记不清楚,他生命里的女孩很多,但风岚是他少数一直记在心里的女孩之一,他有点激动,转身却僵住了。这还是风岚么?完全没有了记忆里纯纯的模样。脸上画着厚厚的浓妆,上身一件白色的低胸紧身衣紧紧的箍在一贯瘦弱的身上,下面一件火红的超短裙,轻微的一抬腿就可以露出内裤——林杰鹏震惊得不知所措。

风岚“扑哧”的笑出声来,林杰鹏的表现她不奇怪,她跟林杰鹏相识的时候还是个清纯的学生妹,与现在的她完全是两个人,她拍了拍杰鹏,“不用怀疑了,我就是风岚,杰鹏,好久不见了。”

林杰鹏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尴尬的笑了笑,“真是好久不见了,没想到我们再见都变化了这么多……”林杰鹏的脸因为喝了酒而红,眼睛半睁着看着风岚,心里划过遗憾的叹息,现实与回忆交织的滋味让他品尝到了一丝苦涩。

风岚在林杰鹏身边坐下,“变的人只有我吧?鹏,你一点都没变哦,还是害怕孤单,每每有孤单感的时候就往人多的地方钻,独自喝闷酒,想着很多事情,心理负担总是那么重。”她从包里掏出烟,也递给了林杰鹏一根,“而且还是那么帅,吸引了不少女孩吧?”烟还没有点燃,她刁在嘴里打趣道。

林杰鹏看看手里的烟,Marlboro,这么冲的烟他抽不习惯,他的烟瘾一向不大,有时候更喜欢抽女士香烟,“你怎么抽这个?”他问风岚。

“过瘾。”风岚说着把林杰鹏手里的烟拿了回来,“我都忘了,你是不抽这个烟的,鹏,你真的是一点都没有改变。”她也有些感慨了,“婉诗现在怎么样?你呢?干什么工作呢?有媳妇了吧?”她有好多问题想问。

“婉诗还好,她跟小肸订婚了,我现在还是无业游民,我老婆是个白领,目前像个工作狂,我们在一起两年了。”林杰鹏有条不紊的回答着风岚的问题,又叫了一杯啤酒。

“婉诗……真的跟小肸了?他们算是绝配了。”风岚笑了笑,“倒是你,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怎么现在是个无业游民?你会找不到工作?我可不相信。”

林杰鹏用一支胳臂支撑自己的头,脸面向着风岚,“岚,我也不是当初的林杰鹏了。”

两人心里都酸酸的,过去的岁月是那么美好,可惜再也回不去了,在风岚的眼睛里林杰鹏看到了久违的曾经的晶莹。是啊,他们都变了。

“我先走了,还有事,你也别喝了,今天你是喝不醉的。”风岚说得意味深长,不容林杰鹏反应过来,已经消失在酒吧门外。

看着风岚如风的背影,林杰鹏“哈!哈!哈!”的干笑了几声,是的,他今天是怎样都不会喝醉了。他突然想起,他没有要风岚的电话。

天已经抹黑了,这条酒吧街还是热闹依旧明亮如白昼,林杰鹏决定回家了。此刻的他感觉到周遭的喧闹与自己的形单影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想到家里亮着的灯光他更加的渴望回家,尤其今天,蔡雪倩回来了。加快了脚步,兴冲冲地往家里走。在一个路口等交通等,他的眼前闪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婉诗?!林杰鹏瞪了瞪眼睛,可是婉诗的身影好像从没出现过就那样的消失掉了。

难道是我眼花了么?可是这个时间婉诗怎么会在这里?而且她身边的那个高个男生是谁?莫非是我真的喝醉了眼花了?可是婉诗我是不会认错的,怎么回事?杰鹏的脑袋里塞满了问号,更加紧了脚步向家走去。

……

雷肸的父亲也回来了,他要雷肸把林婉诗、林杰鹏和蔡雪倩都叫到他家去,说是一家人很久没聚一聚了。

雷肸去找林婉诗,发现婉诗又请假了。理由说是肚子疼。一个礼拜请了三次假,林婉诗的班主任也正要找他,怕婉诗是得了什么病还是出了什么问题,请假请的太过频繁。他来到林婉诗家,发现只有蔡雪倩一个人在家,就跟蔡雪倩聊天,婉诗的事情他现在还不能跟林杰鹏说,只能跟蔡雪倩商量。

蔡雪倩也很惊讶林婉诗的频繁请假,如果不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婉诗是说什么也不可能频繁请假甚至逃学的。她觉得问题有点严重了。但她还是主张先不要告诉林杰鹏,事情还是不要搞得太麻烦。

就在这时候林杰鹏带着一身酒气回来了。蔡雪倩问他为什么喝酒,他说想老婆了,结果老婆回来连句话都不跟他说就睡觉,他郁闷了就去喝酒。

蔡雪倩虽然生气却被逗笑了,的确是自己不好,一声不吭的就消失了近十天。她不想解释什么,只是催着杰鹏去洗个脸换衣服,好去雷家。

……

林婉诗是在放学时间去雷家的,雷爸爸和林杰鹏蔡雪倩都已经吃过了饭,只有雷肸在等着和她一起吃饭。雷肸看着林婉诗的眼神总是带有一些疑虑,搞得婉诗心里发慌,她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可是总是身不由己的拒绝不了孙明刚。

林杰鹏整个晚上都想找个机会问问雷肸林婉诗最近的情况和上学情况,可是没有任何机会,好像大家串通好了,独独不给他问问题的时机。

风岚是谁?

她不是别人,正是雷肸的初恋情人。与雷肸在初中和高中都是同班同学,他们上高中后便确立了恋爱关系,那个时候的风岚是一个纯净如水的女孩,总是朴素的扎着一个辫子,姣好的皮肤上从不施任何粉黛,柔弱、娇美。她与林杰鹏在一起总是把杰鹏照顾得非常好,两人感情与日俱增,直到高三两人还是互相鼓励互相努力的学习,两人都是尖子生,都争取要考到同一所名牌大学,两人憧憬着幸福。但是这个时候风岚却突然病倒了,不得不回家养病,并错过了高考。林杰鹏以第三名的成绩如愿考入那所全国知名的名牌大学,而风岚则在确定林杰鹏已经考上之后决然与林杰鹏分手,之后音信全无。直至今日他们再次重逢。

分手后的林杰鹏意志全消,他发疯了一般的去寻找风岚,但都是徒劳无功,找了整整两年,林杰鹏选择了放弃,开始了玩世不恭的生活——直到大学毕业后遇见了蔡雪倩,一切才开始转入正轨,但有一些东西却是再也无法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