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的日记,问题到底在哪里?

这个问题方方本人更有权力和资格回答,或者说,国际上那些对方方日记如获至宝的国家和组织,他们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武汉的新冠疫情,堪称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国难,全国人民在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下,风雨同舟,众志成诚,共赴国难,其壮举惊天地泣鬼神,苍天为之动容,大地为其讴歌……

然方方老太太宅在家里,不是为国分忧,不给国家添乱,而是躲在豪华别墅养着狗狗喝着咖啡挑灯夜战,道听途说写了六十多篇深受仇华反华势力欣喜若狂的所谓日记。

这些所谓的日记,不能认为是客观公正的,带有严重的政治倾向。虽然方老太太煮熟的鸭子嘴硬不敢承认,但事实胜于雄辩。

谁都不傻,与国人玩阳谋阴招,方老太太不算高手,耍横、抱怨、骂街才是其长项,这方面一般人搞不赢这老太太,只有农村的长舌悍妇可以与之比肩。

中国的普通人说不出太多的大道理,但明白一个过去已经证明,现在仍在证明,今后必将继续证明的颠覆不破的真理:只要西方仇华的那些家伙窃喜,中国人就象是听到乌鸦的不祥叫声,不敢肯定有厄运,但确实的需要打醒十二万分精神了。

事实不幸而被又一次证明,那些家伙果然就拿方方老太太的日记说事。

如果有人一定要认为,听到乌鸦叫是好运,方方做的很好,很对,很应该,方方良心大大的好,那也没有办法,只能认为:我们不是一伙的,他们与谁一伙,自己知道!

南大碎尸案到底破了没有?

方方日记,问题到底在哪里?(哪里能看到方方的日记)

方方日记,问题到底在哪里?(哪里能看到方方的日记)

方方日记,问题到底在哪里?(哪里能看到方方的日记)

方方日记,问题到底在哪里?(哪里能看到方方的日记)

案件还没有侦破,下面介绍五条论点,其中第三条论点网上还没有

方方日记,问题到底在哪里?(哪里能看到方方的日记)

个人仔细研究案情后有以下五个论点

1. 梳理刁爱青案件的全部过程,一个简单却又符合事实真相的推理是,碎尸案凶手一定是一个变态杀人狂,这种变态杀人狂的一个重要特征是:他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而且杀人碎尸的速度还会越来越快。可是,南大碎尸案之后,再也没有一个遇害者,风平浪静了二十多年,这不正常,也不符合逻辑。如果凶手后来还在继续犯案,只是受害者的尸体再也没有被发现过,这不是他的行事风格,因为这个变态杀人狂并不想掩盖犯罪事实,从他对刁爱青的抛尸地点来说,他是故意的,不怕人们知道这些。于是,唯一的解释是,杀害并且肢解刁爱青之后不久,还没有开始下一桩杀人碎尸案,这个杀人狂,就因意外身亡或者去了外地外国,这也是这个案件一直没有线索或者被侦破的一个根本原因。

2. 虽然刁爱青是这个变态杀人狂所杀的受害人里第一个被发现的,但是,从其杀人碎尸的手法之老道来看,刁爱青绝不是第一个被凶手用刀切的人,在刁爱青之前一定还有其他人,那为什么事件发生的之前都没有其他尸块被发现,我认为凶手是医生的可能性很大,经常给病人做手术,所以刀功细腻,心理素质极强,不惧怕尸体,有可能凶手因为工作原因经常解剖尸体,至于凶手为什么没有把尸块在医院处理掉而是故意散落在大街上,原因很简单,一个100多斤的人想处理掉,在医院不太容易,很容易被发现,所以选择抛散在路边。抛散的前后时间10天左右,地点8个,说明凶手很有耐心,能沉得住气,这更符合医生这个职业,这不符合经常快速解决掉一头生猪的屠夫的性格,而且杀猪和杀人有非常大区别,心理素质的要求完全不在一个层级。

3. 凶手有可能是女人,因为通过下手凶狠和对尸体极大的侮辱说明这个凶手不仅仅是想毁灭证据,也说明凶手可能非常痛恨刁爱青,或者把刁爱青幻想成了自己痛恨的人,女人之间的嫉妒心和报复心理应该被考虑进去。大家应该发现逻辑上有个疑问,如果想毁灭尸体,可以用硫酸,或者把尸块煮熟了即可,就不会发现凶手的指纹和DNA,可为什么要煮熟后切成2000多块,仅仅是为了练胆子吗,绝对不是,凶手的胆子已经足够大了,为了练刀工吗,也不会是,想练习刀工可以切生肉,而不应该冒着被抓风险和心理恐惧消耗时间去切成2000多块尸块,痛恨能使人暂时忽略恐惧,所以我认为凶手痛恨刁爱青的可能性非常大,能恨刁爱青的,女人可能性大于男人。

4. 凶手洒落各地尸块不是为了挑衅警方,把尸体打包成8包是为了方便运输,也是为了迷惑警方,让警察扩大搜素排查范围,范围越大,排查到自己的可能性越小。

5. 死者有可能不是刁爱青,死者的头和内脏都被煮过,由于当年还没有DNA技术,法医只能通过尸块上的体貌特征、肌肉纤维组织等确认死者为女性。现在有了DNA技术也无法检测20多年的煮熟的肉是刁艾青的,即使刁爱青失踪时候的红色外套也被发现了,但不能直接证明尸块就是刁爱青的。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依然存在

画像:现在,我们可以给嫌疑人简单地画个像:犯罪嫌疑人,案发时年龄在30岁至40岁之间,亦有可能在30岁以下,相貌端正,气质成熟稳重,性格内向,为人谦和,单身,受过高等教育,文化素质较高,喜欢听音乐,亦有可能爱好文学,住在南大附近,独居,懂得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有可能是法医。  最后再强调一下,以上分析,只是基于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做出的猜测,如果各位觉得我说得不对,欢迎做出更正和补充,如果公安机关一直没有停止对此案的调查,也希望这些能够对他们的侦查工作提供一点点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