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欣赏类话题】谢邀。大凡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一般都在学习中写过语文老师规定的作文作业,写日记的习惯许多人都有,但日记和作文,与文学创作并不是一码事,顶多就是语文基础性的学习而已;文学创作是多种文字性工作的很小一部分,例如,我有几十年办报刊经历尤其是办报纸副刊经验,关于对网络写作的帮助和启示,都集纳在《兰颂手记——中国报纸文艺副刊简明论稿》一书中了(新华出版社2000年6月第一版),是介乎于新闻写作和文学创作之间的双重形式。单纯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不多。

写日记、写作文和搞文学创作的区别究竟在哪儿?

再细点说,新闻写作和文学创作都在兼顾,我既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同时是新闻专业高级编辑;实际工作,历任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报刊社总编辑。其间,援藏荣获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称号;担任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国红十字会通志·1904-2015》执行主编、总纂。也就必须笔耕不缀,出版专著《兰颂特写》《兰颂手记》,发表报告文学《首漂大界河》《三极上苍鹰》,叙事长诗《汪洋台》⋯⋯甚至花费大量精力“触电”。对此,还似乎很有些心得。

写日记、写作文和搞文学创作的区别究竟在哪儿?

写日记、写作文和搞文学创作的区别究竟在哪儿?

李兰颂、张子扬早年照于是,我竟大胆地跨界参与过众多电视专题、文艺晚会及电视剧的策划、撰稿和歌曲作词等,CCTV文本《冰雪火》荣膺中国电视文艺奖星光杯,CNTV博客被评为中国网络电视台年度十大人气精英博主之一。所有这些均源于早年的日记和信札一一1969年10月起李又然给长子李兰颂写的百余封信和一部自传,父子天各一方单凭书写捱到重逢的语境,纳入文集多为公共或民间珍藏:即以李又然反战抗战著译真版原件考和李又然当时当地名家日记信札考支撑,旨在揭示文学史和教科书无尽谜底。

写日记、写作文和搞文学创作的区别究竟在哪儿?

写日记、写作文和搞文学创作的区别究竟在哪儿?

我的这部个人专著,就是《兰颂手记》一书,是我参评新闻专业高级编辑申报材料提交的主要成绩单例证之一。序言由时任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国际部主任张子扬精心撰写,后由《新闻传播》月刊转载(2002年第6期),并被收入张子扬序跋集《笔底留芳——香炉斋序跋辑录》(北京燕山出版社2012年9月第一版);原标题为《副刊百年与百年树人·序〈兰颂手记——中国报纸文艺副刊简明论稿〉》,现标题为编注者所拟,即:《父子传承墨香缘——李又然、李兰颂父子与报纸文艺副刊》。

张子扬序:《父子传承墨香缘——李又然、李兰颂父子与报纸文艺副刊》(节选)

张子扬在文中写道,“昨天的新闻是今天的历史”。也可以说,如果没有报纸文艺副刊作为载体,很难找到其他线索来回顾我们民族在现当代所感受的情感岁月。我们知道,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最危险时刻,油印小报《苏区文艺》以及《红中华报》文艺副刊均在抗战前相继出版,《红军长征记》亦在此时开始编选。而在新旧两大势力统一对外又针锋相对的最紧要关头,《解放日报》文艺副刊起到了重要和主导的旗帜作用,毛泽东曾为其亲拟稿约,丁玲、舒群、艾思奇等先后担任主编,大众文艺,大旗树立;1945年11月14日,吴祖光以《毛词·沁园春》为题,率先在重庆《新民报》副刊显著地位,并加按语“睥睨六合,气雄万古,一空倚傍,自铸伟词”公开发表。二萧的恋情与成名均发生在“九一八”前后松花江流域的报纸文艺副刊,萧红、萧军——小小红军啊!曾经创作《归心似箭》等电影剧本的著名作家李克异,担任《哈尔滨日报》副刊组组长期间就为李又然散文集《国际家书》撰写评论以及广告,而李又然则将主持编辑的《长流文库丛书》在《哈尔滨日报》副刊上评介力荐。以创作《荷花淀》等散文名篇而著称的作家孙犁,也在《天津日报》做副刊科负责人多年,还培养出一批名作家。我的好朋友刘震云,以写《一地鸡毛》和《单位》等小说驰名,他直到今天仍为《农民日报》文艺部主任。我们知道,有人局限又苛刻地谈及文艺是政治的晴雨表和时代的风速器。的确,在中国思想界、文艺界被严冬所笼罩的时候,许多为“莺歌燕舞”和“文攻武卫”而写作的人表现的或谄媚或无奈或压抑,多以报纸文艺副刊表露和代言。——反其道而行之,艾青在《人民日报·国际副刊》和《光明日报·东风》发表《古罗马的大斗技场》《在浪尖上》《光的赞歌》等大无畏诗篇,重新高扬一个时代的精神主旋律。如果我们客观地回首报纸文艺副刊发展史,不难看出中华民族精神历程充满艰辛,而求索良知的人们又是多么的坚韧不拔和顽强不屈,本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文汇报·笔会》就勇敢地发表《于无声处》和《伤痕》。我们知道,为大家所怜爱的漫画形象——三毛,出自张乐平之手,也是由《大公报》连载的。由于活字印刷的特点,使得很多黑白版画在报纸文艺副刊发表。人们所熟知的如江丰、古元、力群、彦涵等木刻家,都曾为报纸文艺副刊走笔飞刀而饮誉海内外。多少文艺家将报纸文艺副刊作为各自创作的一个高起点和大视角。直至当今,广播电台、电视台“文艺部”的机构设置,大多同报纸文艺副刊有着相类似和系统性的传袭与观照。

他还结合网络写作指出,综观中国乃至世界,20世纪的汉语言文学,由铅与火向光与电的飞跃业已完成。然而,网络时代和知识经济,是否产生了对于文字工作者及其爱好者的逼迫?告别一个世纪,我们既兴奋,又悲哀,既慰藉,又惆怅;迎接一个世纪,我们既忐忑,又冲动,既惶恐,又欣喜。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著名编辑家萨克斯·康明斯,曾给文艺创作者们以鼎力相助,扶持一大批现今让我们难以忘记的优秀文学大家,这之中有尤金·奥尼尔,威廉·福克纳,辛克莱·刘易斯,威斯坦·奥登等,其中有些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恰恰是因为编辑对于作家思想与文字的辅助、编创意识与编创技能的慧眼识珠,才使得编辑与作家足以将本土的文学创作形成一股热风,变成一种主流。可是面对当今“上网”和“网上”的写作与阅读,我本人总有一种困惑并且经常在想:没有编辑参与的“自由论坛”亦或“自由创作”将会怎样……没有约束和辅佐的精神创作,真的能够健康和茁壮成长吗?没有追求和渴望的茫然阅读,真的能够温馨和抚慰灵魂吗?为此,我很为兰颂的报纸文艺副刊“三十六法”的归纳所感动。他用自己的切身实践和体验,记录并明确一种有道德、有思考、有责任、有使命的文字人(不是文学家也不是艺术家)的求索。也许这“三十六法”不免偏颇,不免个例,不免局限,但我以为,媒体的传承和文艺的传承当是一脉相通的。因此,兰颂的论稿暨手记,是对一个时代或时期的媒体呈现及其文艺走向的集纳,更是对民族文化精英心灵内质的解析。面对21世纪,我愿意和朋友们共同阅读并收藏这本书,以抚慰尚未适应全新的文化传播载体的杞人忧心———也许这本书会变成一枚标识报纸文艺副刊阶段性发展剖面的活化石。所以,我们就更不能放松对于“国情”与“球籍”的认识和理解,在报纸文艺副刊中不间断地注入人文的思考和表达、人格的启示和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