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金瓶梅》这部古典长篇小说,历来评价分歧较大:赞扬它的,说它是中国最优秀的长篇巨著之一;贬斥它的,说成是“淫书”、“坏小说”。广大读者,很少有机会接触这本书,因此对它产生出一种神秘感。本文想就《金瓶梅》是一部什么样的小说?它有什么价值?在中国文学史、特别是小说发展史上有什么地位等问题,发表些粗浅看法。

  《金瓶梅》共一百回,大约产生于明代隆庆、万历年间。当它还以手抄本的形式在少数人中流传的时候,就引起了当时文人学士的赞赏。他们争相传抄,其情况颇有些类似后来的《红楼梦》。到了明代,《金瓶梅》就已被人们列为“四大奇书”之一了。

  现存《金瓶梅》的最早刻本有两种:一是明万历四十五年东吴弄珠客作序的《金瓶梅词话》;一是明崇祯年间的《新刻锈像原本金瓶梅》。这两种版本,内容基本相同,只是《词话》本第一回是“景阳冈武松打虎”,《原本》则改为“西门庆热结十兄弟”;《词话》本第八十回后半回是“宋公明义释清风寨”,《原本》则全部删去;第五十三、五十四回,两种本子差异也很大。此外,《词话》回目上下句往往字数参差,对仗也不工整,且书中杂有大量山东方言和市井行话。《原本》回目对仗工整,方言土语已经删改,文辞也较修饰。这两种版本相比之下,显然《词话》本更接近原书的本来面目。

  《金瓶梅》作者是谁?至今没有搞清楚。明代沈德符的《野获编》里说:“闻此为嘉靖大名士手笔。”后人考证这个“嘉靖大名士”就是明代著名的文学家、学者王世贞。当然这只是一种推测,并不可靠。在《词话》本的一篇署名“欣欣子”的序里,有这样的话:“窃谓兰陵笑笑生作《金瓶梅》传,寄意于时俗,盖有谓也。”兰陵是山东峄县的古称,联系书中出现的大量山东方言,作者是山东人当不成问题。

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是什么版本系统

《金瓶梅》的版本,大体上可分为两个系统,三种类型。一是词话本系统,即《新刻金瓶梅词话》,现存三部完整刻本及一部二十三回残本(北京图书馆藏本、日本日光山轮王寺慈眼堂藏本、日本德山毛利氏栖息堂藏本及日本京都大学附属图书馆藏残本)。二是崇祯本系统,即《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现存约十五部(包括残本、抄本、混合本)。第三种类型是张评本,即《张竹坡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属崇祯本系统,又与崇祯本不同。在两系三类中,崇祯本处于《金瓶梅》版本流变的中间环节。它据词话本改写而成,又是张评本据以改易、评点的祖本,承上启下,至关重要。现存的崇祯本都十分珍贵,一般不易见到,因此,把存世的主要崇祯本全面地校勘一下,出版一部会校本《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就显得十分重要了。它不仅有助于认识《金瓶梅》的版本系统,而且也是探讨《金瓶梅》成书之谜、作者之谜,研究作品思想艺术价值的客观依据,是《金瓶梅》研究的基础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