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 第六部 第7章

耽美,黑色禁药《污黑》全本小说

章节字数:6170 更新时间:09-09-04 23:27

“咳……咳……”雪地里,一名混身是血的黑发男人不停的咳喘着,仿佛一个停止了气息后又突然恢复呼吸的人。

颤抖着,喘息着,却每一次的咳嗽,都有鲜血从嘴巴里涌出。

随后,当气息稍微流畅点后,男人下意识的抬起眼,看了看自己断掉的手掌跟受伤的胸口,又看了看周围,平静的双眼开始带上了疑惑,却依然透露着一种颓然的淡漠。

仿佛,眼前的一切并不值得他关心,包括自己已经逐渐开始走向死亡的身体

傲哲天深吸了口气,试图站起来,却还是被胸口那仿佛焚烧一般的巨疼弄得脑子一阵阵的发昏,却隐约的知道,自己胸口的那一剑……是亡夜捅的。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个人刀上的气息。

像地狱的火焰,从灵魂深处焚烧着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

男人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夜色般的瞳孔,却逐渐的,染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灰,很显然,他并没有多少时间了……

死亡……

只是迟早的事情。

而似乎正是因为将要死亡的关系,他那破碎的灵魂,竟暂时性的愈合起来,所以此刻,他的意识是清醒的。

只是太多的疑惑,让男人略微茫然,不由低了头望着地上的血迹,试图拼凑自己记忆碎片中最后的片段……

那个时候因为噩梦的死而狂怒的自己正与精灵皇所对峙……他还记得随后灰精灵出现在门外,拿了一把武器,颤栗不安的摸样……

只是那时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把武器最后刺穿的,竟是自己的心脏。

被利刃刺穿胸口的痛楚,即使只是记忆,也鲜明得很逼真,而在那痛苦之后便只剩一片漫长的空白,他觉得自己像是沉睡了很久……

当他意识逐渐恢复…却不知自己到底是怎么会独自一人躺在雪山下,就连胸口上的伤,也变成了亡夜所留下的……

想到这里,男人嘴角牵出一个惨然的笑,昏昏沉沉中思考着那个人是不是嫌自他伤得不够彻底而特意补了一刀,再故意用诅咒控制他的伤势,延长他死前的痛苦……

还真像那个人的作风……

绝情得让人心寒……

男人笑着,手指不自觉的抚上胸口的伤,一边疲惫的看着满是雪花的天空,一边试图将指尖深深的插进心脏。

或许把心脏挖出来,他会死得快一些。

然而伤势过重的他,早以失去了足够将心脏挖出来的力气……手指颤抖着只能勉强插进去半分,就再也动不了……

还不够,嘴唇已经乌紫的男人皱着眉想。

于是,他在停顿了两秒后,仿佛感觉不到那撕裂的巨疼般,修长的指尖再度施力,竟又硬生生的插进去了半分……

可就在他以为一切就要结束的时候,却突然感到自己的内脏一阵翻腾,污黑的鲜血仿佛炸开般猛的从嘴里喷出。

一时间,力气被瞬间抽空的男人连挣扎都做不到,只能像只频死的野狼般,倒在地上蜷缩着剧烈颤抖的修长肢体。

狼狈又污秽。

而他身下浸满污血的大地和被抽离了力气的躯壳都仿佛在告诉他,他连自杀的权利都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呼吸已经稍微平缓的男人望着地上的黑血似乎无奈地笑了笑,也没再坚持什么,几次深呼吸后,稍显狼狈的坐了起来,

随后,他仿佛感应到什么般,视线转向了离自己不远的山洞,恍惚间,他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记得,自己也曾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孤单的,站在雪山里等死,当时,离他不远的地方,也有个这样的山洞。

那时候的他,试图走过去。

可是,疲惫的身体并没有足够的体力走过去,甚至连坐着都感觉是那样的吃力,就像现在一样。

但不知为什么,此刻的傲哲天却突然有个感觉,

这个山洞里,似乎有一个熟悉而令自己心疼的存在。

明明是冰冷的气息,却让人感到温暖的存在。

这种感觉其实没有什么依据,却让傲哲天突然有了力气般,狼狈的站起,颤抖着双脚,近似于固执的朝山洞走去。

却不知是雪地太软,还是他身体太过虚弱,只走了几步,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溅满一身的雪花。

断手处更是直接砸到了地面凸起的岩石上,疼得他一阵阵痉挛。

可很快的,男人仿佛连调整呼吸的时间也不愿耽搁,挣扎着,又再度爬起来,喘息着,继续朝前走去。

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

就这样,一路跌跌跄跄,等到达了洞里的时候,已经连站着都无法做到。最后几乎是用爬的才来到了山洞最深处那块巨大冰壁前。

“……”

深吸了几口气,勉强跪着的傲哲天看着眼前光滑透明的冰壁,冷寂的双眸终于有了一丝动容,顿了顿,手指轻柔的抚向那光滑的壁面,乌紫的双唇颤抖着,张合着,吃力的想要唤什么……

可喉咙却怎么也发不出一个字来……

毕竟,如果没有灰能量的支撑,没有精灵皇灵魂的占据,他也只是一个哑巴。

一个声带缺陷的,濒临死亡的哑巴。

一个意外来到这个世界,经历种种伤痛,最后灵魂碎裂被仇人占据身体的哑巴。

一个被自己曾深爱的男人,刺穿了心脏,独自等死的哑巴。

“……”

所以,无论他如何努力,都依然唤不出那个名字,即使他急得双眼发红,呼吸急促,喉咙因为太过用力而开始泣血,都依然没有办法。

因为现实里,没有奇迹。

小寒……

男人颤抖的双唇,似乎正在唤这个名字,只是没有声音罢了,所以除了他,没人知道。

小寒……

我很想你……

男人能清楚的感觉得到,那个让他心疼的孩子,正在这个冰壁里面沉睡。

可他却无法将他唤醒,也没有足够的力气敲击冰壁。

过了一会,似乎知道自己再怎么样也无法唤醒寒冰山的灵体,男人低低地苦笑了下。

一个连音节也没有的,仿佛叹息般的惨笑。

这个寂冷的空间里,反而有种让人辛酸的孤单。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去打扰小寒。

他都知道的。

只是,还是想在死之前见见他,即使不说话也没关系。

他只是想看看他还活着的摸样,一眼也好,心口就不会那么痛,就连死也会觉得安心。

可是这一次,他连幻觉也看不到。

他已经破碎的灵魂,即使回光返照般的暂时融合,也是不足以唤醒那个一直沉睡的山灵。

一口鲜血再度涌了上来,男人低头喘息了好一阵,气息却越来越弱,灵魂也有种被层层抽离的错觉。

看来,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男人想着,眼睛看向半透明的冰壁,已经干裂的双唇似乎无声的说了一句什么,随后,轻柔而慎重的在上面吻了吻。

因为,他还记得,小寒临死的瞬间,曾试着想亲一亲他的双唇,只是却在即将碰触时,魂飞魄散。

他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补偿……

但是,如今的他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似乎有些微微的安心,男人抚在冰壁上的手指开始渐渐无力下滑,带着血迹,连同他的人一起,随着彻底停止的呼吸,倒在了地上。

心跳停止。

思维停止。

勉强复合在一起的灵魂,也在死亡的瞬间……

支离破碎。

只是,闭上眼的剎那,看到的,却还是那个,一直克制不去想的红发男人……

……

这时,冰山深处沉睡的山灵,仿佛突然间感应到什么,便试着用神念搜索了周围,却发现附近根本就没有生命的迹象,于是,他也仅仅试疑惑了会后,又再度陷入了深深的睡眠。

至于刚才的感应,他归纳为睡多了的错觉。

而在山灵沉睡后不久,山洞的入口传来了沙沙的声响。一只冰雪构成的兽爪踏进,随后,约四五只霜雪兽谨慎的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混身蓝毛的首领先是闻了闻地上的血迹后朝里望去,顿时眼睛一亮,舔了舔嘴角后便快步的朝最那静躺在地上的男人跑去。

后几只尾随而上,似能预感到食物的美味般从嘴角不断的流出唾液。

体型最大的,有些像狼的霜雪兽首领先是嘶哑咧嘴的警告了那些想先它之前享用的同伴,然后,脚踩着男人的胸口,侧头咬住他的手臂用力一撕。

顿时,连骨带肉的将手臂撕下。

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的修长身躯还有些微暖,且也算柔软,咬在嘴里的味道出乎意料的美味。

而其他几只已经许久没又进食的霜雪兽在对望了几眼后,终究压抑不住内心的饥饿,扑上去也开始撕咬男人的手脚。

它们喜欢先吃四肢,然后才是内脏。

而发现异常并赶回来的亡夜,所看到的,就是那个让他牵肠挂肚的男人,被几个低级的魔兽,撕成支离破碎的画面……

他先是楞了楞,似乎不确定自己看到的画面是否真实。

可心脏,却还没等他确定自己的视线前,被一种称之为本能的情绪,狠狠的炸了开来——

视线也变得血肉模糊——

*****

山洞外的风雪越来越大,透露着即将转为暴风雪的气息。

而洞内,几只霜雪兽正惊恐的望着站在洞口的红发男人。本能的想要逃跑,却发现不管怎么挣扎,脚都如同钉在地上一般,丝毫都动动弹不得,如同间时间静止一般。

恐惧仿佛染上了沉重的黑色,自每一个毛孔灌入,如同无法抵挡的地狱深渊的飙风一般过境。

顷刻,理智的防线崩塌了。

令它们打从心底颤抖着,绝望着……

想要求饶,想要逃离,甚至自裁……

却都因为无法动动弹而徒劳无功。

它们只能僵直地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王者冲天的怒意化成几道黑色火焰,如狂兽般朝它们扑杀了过来。

瞬间,魂飞烟灭。

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像从不曾存在过般消失在了原地。

而依然站在原地的王者却惨白着脸颊,呆愣愣的看着不远处静静躺在血泊中的尸体。

压制不住绝望的情绪开始让身体剧烈的颤抖。

“呜……”双唇微微张合着,想要呼唤那个人的名字,可喉咙深处只能发出一种类似于野兽悲嘶的,支离破碎的颤音。

他试图走过去,可是脚却阵阵的虚软,怎么也无法支撑身体。

就连视线,也开始渐渐的模糊。

勉强走到那人的身前,待在看清楚对方的惨状后,就再也站不住的重重跪了下来。

一种用心疼已不足以形容的痛楚瞬间从身体深处蔓延开来。

那个人,原本乌黑而顺滑的长发此刻如同丧失了生命的枯草般,黯淡而凌乱的散在地上,被咬去了一只手和脚的身体,苍白无力,静静地躺在血泊中,脆弱而狼狈。

就连那双如夜色般深沉的双眼,都被残忍的挖掉了一只,空余下一个狰狞的血洞和染了满脸的鲜血。

一时间,空气好像被抽空了,张合着双唇,却怎么也吸不到氧气。

“秽……”嘶哑着嗓子,王者伸手将尸体紧紧抱在怀里,却又觉得怀里其实什么都没有,空的,都是空的。

他什么也抱不住,抓不到。

摇着头,亡夜比任何时候都深刻地意识到男人已经确实死亡的事实,却依然不肯去相信。

他像着了魔一般,颤抖着双手,把怀里随时准备着给男人用的,各种各样极其珍贵、甚至是可遇不可求的天使之泪,都全部用在男人已不可能有任何反应的尸体上。

一道道神圣而严庄严的光芒伴随着天使的梵唱不断的在冰冷的山洞里出现,那一刻,不只是山洞,就连方圆数千里内的山脉,都被来自异空最神圣的力量所照耀,甚至,无数充满着生机的植物都开始布满了整个雪山,毫不示弱的迎着风雪成长。

可是奇迹依然没有在男人的身上发生。

他的呼吸依然是停止的,眼睛也依然是紧闭的。

明明身体,还有那么点余温,也依然柔软

却已经来不及了。

“……”无声的呼唤着男人,已经隐约崩溃的王者,混乱视线的从男人苍白的脸上,渐渐转到了对方那染满鲜血的胸口上,在看见那道熟悉伤口的瞬间,亡夜原本赤红的双瞳猛然缩成了针尖大小。

剎那间,他用剑刺穿雪猎心脏的画面,硬生生的跳到了他的脑海中。

甚至还清楚的记得,当时雪猎嘴角那一抹诡异的嘲讽……瞬间,明白了所有事情的王者如获雷击般的绷紧了身体,一滴浓得化不开的血泪,骤然跌落。

原来……

是他亲手害死了这个人……

亡夜的嘴角抽搐着,发出了一种似笑似哭的哀鸣,双眼红黑不定的闪烁着,似已癫狂。

原来,是他亲手,将他的心脏捅穿的!

亲手!!!

“原来……是我杀的……我杀的啊……”

哈哈……

我杀的……

灵魂,在明白所有的瞬间,崩溃了。

下一秒,撕心裂肺的啸声自亡夜的喉咙发出,瞬间崩裂了整个山脉。

凄厉而哀怆。

刚刚还温暖如春的景象,顷刻已消失不见,因震动而奔腾起来的雪浪,却因为王者的绝望而沾染上了血的颜色,如同凝固了千年的血泪,突然崩塌般碎裂,带着无比的悲伤席卷周围的国度。

那一刻,漫天的血雨,像心脏被撕裂的碎片……

其中部分更是顺着北风,飘到了更远的乡镇。

铺着鹅卵石的幽静小路上,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惊奇的看着那一片片飘落在自己眼前,如玫瑰花瓣的雪花。

一时间,凄美的画面让两人有些迷茫。

禁不住诱惑般,脸还挂着幸福笑容的少女轻轻的从伞下伸出了柔软的小手,接住了一片暗红的雪花……

眼泪,在触到雪花的瞬间,落了下来。

一种她从没接触到的悲伤跟绝望,顷刻间,从染血的雪花,传递到了她的全身。

一旁的男子有些紧张的看着女友,不知所措。

“莱克……我的心口好疼……”少女深吸了口气,颤抖着身体无措的偎进对方的怀中:”好奇怪的感觉……我感到好难过……好悲伤……”

好绝望……

心口像被缓慢的撕裂一般……

那么的疼,那么的难受……

可女孩仅仅只是触到了血雨,就疼得仿佛窒息,那么降下血雨的人,又是怎样绝望的心境?

无人知道……

更没人知道那个王者,在最后的时刻,耗尽了所有的能量,只是为了强行在另一个他本应该无法接触到的异空里,将爱人破碎的灵魂缝合在一起。

因为他清楚,如果他不那么做,他的爱人就会彻底消失,连灵魂也不复存在。

虽然缝合的意义并不大……

已经碎掉的灵魂,即使强行组在一起……也不一定能恢复……

就算能恢复,也可能要耗掉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间时间,然后才有可能转世轮回……

可即便只有一丝的希望,王者也不愿意放弃,他只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再次遇到爱人的转世……

即使不能……遇到……

他也只是希望……他能活着……能呼吸……能说话……能……

王者想到这里,神智已经开始因为灵力的过度耗费而开始模糊,碎裂……

在最后的神识消失的瞬间,他所记得的,牢牢记得的,就是,假如将来有一天,还能再跟那人相遇……

他一定拔掉自己的利爪,即使将那人牢牢的护在怀里,也再不会伤了他分毫……

******

污黑 第六部 第8章

章节字数:5748 更新时间:09-09-04 23:28

不知过了多久,冰冷的山洞里,只剩下了死一般的寂静。

一头红发的王者,就这样,安静地跪在地上,怀里牢牢地抱着,那已经冰冷的尸体,像一具雕像般,仿佛就要这样痴痴跪上千年。

等上千年……

而当苏醒过来的斐,顺着血泪的痕迹找到这个山洞时,所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情景。

让他一时间,只能呆呆的僵立在洞口,仿佛那里面是另一个世界,他只要踏进去,就必须接受那个世界的事实。

虽然,在看到那充满哀怆的血泪时,他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预想到男人可能有的,最坏的遭遇,可是亲眼目睹男人的死亡,却还是觉得心脏在瞬间紧缩到无法承受。

他找寻了那么多天,用尽那么多办法,到头来,依然还是让事情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胸口,感觉硬生生的空了大块。因为是空的,所以并不是那么的疼。

可是他也知道,那空的地方,再也不会恢复了。

良久,异常安静的斐缓慢的走到他们的面前,无声地看着那两人,样子也还算冷静,只是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

他细致的,仿佛要把两人都看透般死死的打量着两人,冰蓝色的双眼在看到傲哲天胸口上那道被亡夜所刺穿的伤痕时?剎那间竟变成了红色。

一种阴冷的,充满杀气的红色。

而这时的斐,却比任何时候看起来都要冷静。

之后,他做了一些事情,一些他从没想到自己会做的事情。

他,利用了这座蕴含着巨大能量的冰山,将已经没有了神智的亡夜用寒铁穿透身体,牢牢的囚禁在了里面。

让他失去自由跟尊严,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任他宰割。

虽然亡夜已经因为魔力的彻底消耗以及神智的崩溃变成一个比废物好不了多少的东西,但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利用价值,毕竟他的能量本源,依然是无人能及的强悍。

而他,只需将勾魂石镶入亡夜的体内,就能自然的吸收他那因为本能而逐渐复苏的魔力。

之后,对方的能量本源,自然会成为他的东西。

而傲哲天,也就是秽的尸体,斐则当场用圣火烧成了灰烬。

当时,在那一片灰白的苍茫中这位白帝国的君王,就这样冷漠地看着鲜血映衬着苍白的肤色却没有显现出一丝狼狈的尸体,在他操纵的熊熊圣火中,化为了道道妖娆的金色火焰,一点点地消失在他的眼前。

甚至,包括男人的衣物以及他用过的所有东西,都随风湮灭。

彻底的程度,就好像想把男人存在的痕迹,完全抹杀一般。

他甚至觉得,男人其实死了比较好。

死掉的话……

他可以变回以前的自己,不用再为这个男人焦躁不安而左右自我,甚至失去理智。也不用倾尽所能的想要改变他们之间的宿命。更不用时刻担心他的安危而乱了阵脚,他已经不需要再为男人做什么。

而男人,也不会再成为他的弱点。

斐确实也是怎么觉得的。在处理完亡夜以及傲哲天的事情后,他依然像平常一样生活。

每天,他早上都会去圣殿冥想,然后再到中央的大殿处理一些帝国的事情。

下午则在享用完午餐后接待一些他国的使者或者特有的贵宾。

晚上有兴致的话,他还会参加晚宴,与那些名媛谈笑风生,如果刚好有看得上的,他会选择在午夜的时候来点香艳的消遣。

这些日子,他一次也没想过男人。

每天都那么规律而悠闲的活着。

可有一天晚上,他还是梦到了男人……无比清晰的……

那个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忘掉的男人,就这样站在阳光下,用一双黑宝石般深邃的双眼,看着他淡淡的笑着,眼里还倒映着他的摸样。

就像那时候,男人还不曾被他利用前,因为感激而对他露出的,毫无杂质的笑容。

那种真实的感觉,就仿佛他只要再次伸出双手,就能摸到他那头柔顺的黑发,就能闻到他那温暖的气息般。

让他心……酸得发疼。

导致他明明知道是梦,却还是无意识的伸手想将男人紧紧搂在怀里,再也不会放开。

可就在他伸手要触及男人之前,那明明清晰的景象,却像空气中的一团雾,消失得干干净净……

世界猛地一黑。

而他也脸色铁青地惊醒过来,才发现发现心脏不知不觉中,早已被一种如腐蚀般的疼,深深的占据着……

男人一次又一次被他伤了的记忆……

让他疼到,连呼吸都无法顺畅……

无措中,茫然地想要找关于男人相关的东西,即使是一件衣服也好,只要让他紧紧的抓在手中,他就会觉得好过很多。

可待他翻遍了整个房间后,才想起,那些关于男人的东西,都让他毁了……

全毁了……

剎那间……

一种前所未有的孤单感,如浓得化不开的黑雾,让他的视线一阵阵的发灰,再也平静不了……

而后的日子,这位白帝国的帝王,不知自己是如何熬过的。

每次的每次,他都依然被一种明明强烈去忽略,却依然如深烙在他胸口般的东西弄得惊醒过来。

刚开始的一段时间,他甚至是流着泪醒来。

而这种日子,持续了两年。但他知道,时间是治愈任何伤痛的药。

所以,他一直坚持着,而后来,他也确实能平静的入睡了,梦到男人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他以为自己就这样能好了。

可最后,他发现错了。

他感觉自己再也感受不到感情的波动,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激起他的情绪。他就像行尸走肉般,每天每天都看着这个对他而言只有灰色的世界,混混沌沌地活着。

他看起来依然年轻,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内部,毕竟老了。

一想到之后的很多年,很多年,他都要过这样的日子。

他就觉得再熬不下去。

于是,白发帝王选择了另一种形式轮回。

他来到了光明神前,将自己现在的生命终结。而灵魂则将得到光明神的洗礼。

直到他某一天,会再度从这个世界诞生。

只是那个时候的他,将会忘掉一些,自己并不想记得的东西。

*****

同时,在冥界,亡夜所统治的冥战士因为得知自己的王被囚禁,士气大跌。

加上已受伤的冥魂使因救其王却反遭白帝国君王的捕杀,整个帝国终于敌不住敌人无休止连攻,一举溃败。

最后,惨遭屠城。

只有一些高阶的冥战士选择了沉睡,等待他们的王再次归来。

而其中两名已经大伤并失去了绝大部分能力的冥魂使,则不得不附身到人类的身体,默默的等待他们的王再度清醒的时机。

直到很多很多年后,他们会在白帝国遇到,那个曾让他们的王而疯狂的人类男子。

然后,他们会跪在地上,恭敬的喊对方一声:”吾后。”

因为,那个男人的出现,也意味着,他们的王将真正的醒来。

至于精灵皇雪猎,他本是依附精灵树而生,在这颗连接大自然的树没彻底坏死之前,他都能勉强的活着。

可是,整个精灵国度却被亡夜他们弄到了一个独立的,纯灰色的空间。

所以,失去了自然滋养的精灵树开始真正的枯萎。

而精灵皇也不得不死去。

除非有一天,有人能打开这个空间通往现实世界的道路,否则,精灵树将永远枯萎下去。

在面对死亡,或者说永远沉睡前的那一刻,雪猎那强烈的怨恨化为了最强的诅咒。

他诅咒记忆。

把那些知道他事情的人,记忆都颠倒!

他诅咒那个下贱人类的转世。

让他来承受自己将来可能承受的!

他诅咒亡夜跟斐,让他们会再次因为自己的缘故,失去那个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人。

他诅咒所有让他不满的一切!

最后,他在狂笑中死去,而他的六名精灵守护使,也选择了与他同去。

*****

时间,悄然声息地流逝,当无数个春夏秋冬不断的变换过后……

转眼,就已经过了百年……

命运好像因为诅咒而注定一般。

秽的转世,再度来到了这个世界,而亡夜跟斐,也再度遇见了他。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

有快乐,有痛苦,有哀伤,有绝望……

他们的命运,像理不清的线,互相纠缠着,最后,越来越紧,直到窒息。

直到……

在同样的雪山下。

那个男人的转世,选择了独自一人孤独的死在雪山上。

像一个对一切都疲惫的人,就这样倒在了雪地上,嘴角带着一抹自嘲的苦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而白雪,也渐渐的将他掩盖,像是埋葬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命。

这时,苍茫的天空突然传来了清悦而悠长的龙呤,瞬间让寂静的山脉整个都轻轻的抖动起来。

雪雾中,一头巨大而银白的飞龙带着朦胧的光芒出现在了雪山的上空。而它的背上,坐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俊美少年。

那原本冷视大地的冰绿色双眼在看到地上那抹几乎消失的黑色的时,压制不住的狠狠颤动了下,下一秒,便指挥着飞龙朝男人俯冲了过去。

而这一次,这个少年,也就是已经转世的斐,又是否有能力救回,这个让他痛跟伤的男人?

*****

白雪纷飞,似无数从天空飘落的绒羽,带着刺骨的寒意,倾临在这片苍白的大地上。

那位从龙身上跌下的白发少年,此刻正跪在雪地上,双手不断的在雪地中挖着什么,肤色洁白的双手一刻不停,却又因为情绪失控而不断的颤抖着,就连刮破了指尖也没有察觉。

随后,雪下露出的那张伤痕累累的俊脸终于变得清晰时,白发的少年不禁有些窒息,顿时,一段熟悉而陌生的画面如疾电般瞬间穿过他的脑海。

血染般深红的地上……

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一个黑发的男人静静的躺在另一个红发男人的怀里,没有温度,没有呼吸……

只有蔓延的血迹,不断的从他身上流下来,流下来……

然后,他的脸跟傲哲天此刻的容颜重迭到了一起……

顷刻间,斐只感觉到心脏仿佛被活生生撕裂般,疼得怎么也无法压制,整个胸腔都被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所填满……

不……

斐颤抖着双唇无声的低语……

他不允许他死去!!!!

用力地甩了甩头,白发少年奋力的将已经停止呼吸的男人从雪地里挖出,然后平放在地上,并迅速的念起咒语,小心的将自己的气息以嘴对嘴的方式灌入男人的体内……

或许是因为男人的嘴唇太过接近尸体的温度,少年的情绪开始再度失控,以至于念咒时好几次咬破了自己的舌头……

而他那带着淡淡金色的鲜血也随着两人双唇的接触,流到了傲哲天的嘴里……

随后,不知道是因为灌入的气息,还是因为流进嘴里的鲜血,原本已经断气的男人,在少年不断的努力下,终于再度回复了呼吸……

只是这得来不易的呼吸,是那样的虚弱,随时随时都可能再次断掉。

“我不会让你死的……”斐暗哑着原本清澈的嗓音,脱下外套紧紧的裹住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已经变成一头灰色短发的破相男人:”绝对不会……”

言语间,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随后,一段如天使咏唱般优美而神圣的咒文从斐苍白的双唇传出,一种如阳光碎片般的明亮而温暖的光芒照耀着两人,在温暖着傲哲天身体的同时,也一点点的修复了两人身上那因为冻结而出现紫色裂痕的身体……

毕竟,面对着这种能冻结一切生命能量的冰霜之境,即使是斐自己,光明神所庇护的神之使者,在没有守护魔法加持的情况下,也无法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支撑太久。

可他怀里的这个男人,却只穿着一件黑色单衣,赤着双脚走到这雪山深处……

……

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绝望,才会让他支撑着自己残破的身体,放弃所有的一切,来到这足以埋葬一切生命的雪山,然后独自死去……

斐想着,不禁皱着眉将怀里的男人搂得更紧,心头更是思绪万千。

可当下最重要的是先将男人救活……其他的之后再说。

于是,斐低声唤来了一直守侯在旁的白龙:”雪邑,带我们回宫,用最快的速度……”话一出口,他才发现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有些咽哽……

愣了愣,他不禁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他向来自以为傲的自制力,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总是荡然无存。他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一段很重要的,关于他的记忆。

随着一声嘹亮的龙啸,白色巨龙已经展开翅膀朝天空飞去。

待到了天空,斐开始仔细察看傲哲天伤势的时候,才发现发现,对方的伤远远比他想像中的还要严重得多,严重到,连他也无法挽救的地步。

已褪为灰白的短发下依然是傲哲天那张成熟而内敛的男性面孔,只是面色已经变得极为苍白,映衬得那道穿过鼻梁,横断整个脸庞的疤痕更是狰狞得连斐都难以平复激荡的心境…

而无力垂落在身旁的修长四肢紫得发黑,即使不用神念探测都能明显看出傲哲天的体内被人下了致命的剧毒。

最后略微颤抖地撩开男人的衣衫,斐一直勉强维持的平静,瞬间彻底瓦解……

那苍白而紧实肌肤上,满布着数不清的虐待痕迹……

勒痕,咬痕,还有刻意用利器刮出的伤痕,错落的分布在男人的脖子,胸口,以及腹部上,随着视线的下移,当斐撩开男人有些残破的黑衣下摆,露出来的大腿内侧上那些深可见血的痕迹,让斐的双眼瞬间就布满血丝,滔天杀意连白色的巨龙都有些害怕的微微颤抖……

这明显是数人同时下手所留下的痕迹……

而最严重的是,当他的神念探进男人灵体的时候,才震惊地发现发现对方的灵魂,竟然是破碎的,随时都可能消失!

而灵魂一旦消失了,就是永远的消失了,此后世间再也不会存在他的痕迹。

“亡夜啊……”

斐望着远处,将怀里的男人再度抱紧,轻轻厮磨着傲哲天那柔软的灰发,唇在笑,然而眼中却满是让人不敢直视的怨毒恨意:”这就是你所谓的守护吗?”

深吸了口气,斐冷声地朝巨龙下令:”掉头,直接去圣殿!”

以他现在的能力,没办法救这个男人,只能直接去找光明神。

希望还来得及!

******

污黑 第六部 第9章

章节字数:4276 更新时间:09-09-04 23:28

光之圣殿

位于白帝国圣山的顶端,是神界跟人间接触的桥梁,同时也是光明之神可以现身并直接下达命令的所在。

而这个地方,容不得半点污秽秽以及亵渎。

但今天,光明神所庇护的光明使者,白帝国的君王斐?修斯特却抱着一名满身污秽且伤痕累累的男人冲破一切阻挠来到了圣殿的中央的平台前。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数十名有些不知所措的白衫使者以及上百名被斐所弄伤的圣殿战士。

他们的职责是守护神殿且抹杀一切靠近神殿的污秽之物。

但没人知道当光明使者亲自带着污秽闯进中央殿堂的时候应该怎么办。

如果阻止,就代表他们违抗了神,因为光明使者是神的代言,同时也等于神在人间的化身。

是凌驾于尘世间一切地位的最高存在。

如果不阻止,却又等于违违背了神殿的禁忌。

正当他们还在正内心挣扎的时候,两名神直接管辖的,其能力接近神使的白衣侍女从光柱后缓步走出,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后便手一扬,用一种无形的能量将其全推了出去。

毕竟,光明神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看到的。

随后,她们对着斐恭谨的行完礼,退到了一旁。

与此同时,神殿的中央,如阳光碎片般的光粒开始凝聚,伴随着一种如春风拂面般的温暖,慢慢在半空形成了一具人的轮廓,直到一名魂浑身散发着耀眼光芒,俊美却有种威严的男人渐渐渐渐的隐现?

他淡淡的看了斐一眼,良久,才缓缓的开口:”斐?修斯特,我不记得曾允许你如此的放肆。”

声音并不大,可每一个音节,都带着浓郁的神圣气息。

让人仅仅只是听着,就犹如全身的骨髓都被圣光洗涤般,再也萌生不起一丝邪恶的念头,心甘情愿的臣服。

斐抬头看着光明神,眉宇间笼罩着一层凝重的阴郁,没有马上说话,只是上前两步,将怀里抱着的男人抬高一些,随后,双膝下跪。

“什么意思?”光明神皱了皱眉,显得有些意外,金色的双眼却流转着一丝复杂的神情。

这个孩子是神帝的放到人间磨练的后裔,孤高而傲逸,不用说求人,即使只是低姿态,也不曾见他有过。

可他如今那种压抑着哀怆的摸样,却让他想起那件久远到都快忘记的事情……

斐先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怀中的傲哲天,然后才抬头直视着光明神,一字一顿地沉声说道:”请救他,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光明神闻言瞇起了眼睛,一时间神情复杂到了极点。

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就为了救一个男人?

这句话从斐的嘴里说出,份量就太重了。

“如果我说不呢……?”沉默了片刻,光明神淡淡反问。

“……”对于光明神的试探,斐并没有回答,只是双眼透着一种让人背脊发寒的森冷跟绝然。

还有种隐隐的威胁……

“……你是认真的。”光明神似乎轻轻的叹了口气。虽然双方目前的能力悬殊甚大,但是,他并不认为斐真的无法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