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二/男小三上位文,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不要在一棵树上掉死)

目录

1、《请勿高攀》作者:图样先森

2、《新欢》作者:南绫

3、《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作者:西风来

4、《逐光者》作者:蔚空

5、《借我温柔》作者:红刺北(暂无资源)

6、《坠落春夜》作者:严雪芥

《请勿高攀》作者:图样先森

简介

一年一度的苏富比拍卖会在香港举行

刚离婚不久的宋氏少东高调出席,放言要拍下那枚59.6克拉的“粉红之星”

听说是用来哄前妻的

拍卖会场上,宋少出价7100万美元,最终不敌柏林地产在香港本土的势力,半路杀出竞得该钻石

后续酒会上,宋俊珩找到地产新总沈司岸

“我太太一直很喜欢这枚钻石,还希望沈总成人之美,我愿意加价购买。”

沈司岸把玩着手中红酒,语气慵懒:“不巧,我女朋友也很喜欢这个,可能要让宋少失望了。” 

一年后,舒清因举办生日宴

宋俊珩看着台上风光依旧的前妻,她的中指上,正巧是那枚“粉红之星”

“……”

生日宴结束后,舒清因取下戒指物归原主

沈司岸掀了掀眼皮,嗤笑两声,“舒清因你玩我是吧?”

舒清因:“你用不上转卖给我也行。”

“老子缺你这点臭钱吗?老子送你这么大个钻戒什么意思你心里没数?”

《新欢》作者:南绫

简介

*『追妻火葬场/破镜不重圆』*

姜未橙恋爱不久,却发现两人世界里总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她是他的青梅竹马、心灵知己,未来的工作伙伴。

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他们在做什么,陆可冉一个电话,他永远随传随到。

压抑一年,沟通无果,她提了分手,飞赴异国。

姜未橙一走三年,何温临近崩溃边缘。

他用三年时间明白了一个事实,他和姜未橙之间,是他不能没有她……

————

三年后,何温出席某宴会,新晋设计师姜未橙携徒现身。

何温浑浑噩噩,喝了酒红着眼睛把人逼到墙角:这三年你到底去哪了!以后不准你再离开我!

他低头想吻,却被人从身后狠狠摔翻。

身后的青年长腿窄腰,肤白而唇红,一双明丽冷漠的眼睛俯视他:何先生,请自重。

姜未橙拉住青年的手,何温妒忌的发狂:他是谁!!

她看他如看智障:我徒弟。

话落,手心被人不满的挠了一下,她于是补充:也是我的新欢。

《和离后前王妃总是被求娶》作者:西风来

简介

裴清绮嫁人时不曾想过,原来男人一旦移情别恋了,心便会变得比石头还冷。

——她陪苏允承一路走过低谷,不离不弃,最终风光大嫁,无限荣宠。

后来男人迎娶侧妃,对她说只是身不由己,希望她顾全大局。

裴清绮信了。

可不过短短一年光阴,他却牵着那美人儿的手对裴清绮说:“萱儿年纪小,天真单纯,性子烂漫,王妃要帮本王好生照顾着。”

裴清绮心如灰烬。

十年相伴,他宠妾灭妻,让她自请下堂。

最后,他天真烂漫的萱儿仗着有王爷的盛宠,将怀有身孕的裴清绮推入井中——

匆匆赶来的男人肝肠寸断,也随着她跳了。

一朝重生,裴清绮回到了苏允承求娶她那年。

望着眼前追随自己而来的男人,她笑着带泪说:“宁做一介风尘女,不做王爷下堂妻。”

苏允承顿时如遭雷劈,霎那间红了眼,仓惶跪在了她身前:“夫人还是不肯原谅我?”

“十年负心,莫不敢忘。”

后来,裴清绮出嫁那一天的前夜,大雪压梅,苏允承在雪中跪了一夜,却丝毫换不来她的回心转意。

满城红妆那日,他跟在迎亲队伍后,凄楚地看着那个乌都最美的新娘——

曾经是他的新娘,如今却另嫁好郎君。

凤冠霞帔,天下为聘。

他没给她的,另一个男人都给了。

《逐光者》作者:蔚空

简介

曾经,许煦和程放是校园里的金童玉女,年少情浓,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而柏冬青是程放的室友,勤奋刻苦,成绩优异,总是穿着廉价的旧T恤,洗得泛黄的白球鞋,头发剪得很短,眉目清朗,沉默寡言。

后来,柏冬青成了许煦刻骨铭心的人。

一个老实人“横刀夺爱”的故事。

《借我温柔》作者:红刺北

简介

封扬凭着一副好皮囊,看似四处撩拨女生,但只要女生表明心意,他便立刻远离。

而苏晚则是出了名的封扬舔狗,封扬想喝最近爆红的网红奶茶,她就排三个小时队去买,封扬游戏打的不好,她专门去学,就为带他赢……只是从来不表白。

封扬享受这一切,直到有一天,他听说苏晚有男朋友了。

封扬:为爱做三,也不是不可以

《坠落春夜》作者:严雪芥

简介

乌蔓出道多年,有三个规矩——

吻戏借位,脱戏找替,床戏不接。

毕竟她背后那位大佬,极其偏执疯批。无人敢冒犯。

“我的东西,谁敢碰?”

他漫不经心地勾玩着她的发丝,忽然用力一扯,像在逗弄一只夜莺。

她眉头都不皱一下,已然习惯。

*

乌蔓以为到拍戏生涯结束,她都会保留着荧屏初吻。

直到她接下一部戏,男主演是刚冒出头的影帝追野。

二十岁,站在名流之巅,捧起奖杯轻吻,少年轻狂,意气风发。

*

拍摄某场戏时,她依剧本要和他接个假动作的吻。

彼此嘴唇悬停的刹那,追野猛地扣住她的后颈,倾身覆上——像是一匹猎豹扑上柔软的麦田。

她成了他手中的奖杯,被他珍视地深吻下来。

“阿姐,抛下他,做我的同伙。”

他在她耳边蛊惑。

*

她有过痛,有过暴力,有过被控制。

唯独没有过被爱。

直到看着他,一片樱花坠落到眼皮上。

四周顿时漆黑,她却知道,她的春夜来了。

*

大佬手心里的夜莺 x 很离经叛道的浪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