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有处女情结和精神洁癖?红楼梦这部经,一不小心就念歪

曹雪芹有处女情结和精神洁癖?红楼梦这部经,一不小心就念歪

《红楼梦》不能细推敲,比如在那个女性依附男性生存、男性为绝对的主宰的时代,曹雪芹提出了石破天惊的观点:

曹雪芹有处女情结和精神洁癖?红楼梦这部经,一不小心就念歪

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觉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气逼人。

曹雪芹有处女情结和精神洁癖?红楼梦这部经,一不小心就念歪

这是公开赞女性,褒扬女性,对男人是骂,是贬低。在封建社会被三纲五常紧紧束缚着的女性,竟然有人发出如此之怪诞言论,今天我们读着还好,在二百多年前,绝对是反叛和异数。

曹雪芹并不赞美所有的女性,结了婚的女性他的赞美就打了折扣,因为她们已经沾染了男人的气息,中老年女性甚至成为他厌恶的对象,因为她们成了鱼眼睛。原因只是她们受男子影响的程度深浅而已。所以,其实曹雪芹最要赞美的只有一种女性,就是闺阁女儿,说白了就是处女。

曹雪芹是不是有严重的处女情结呢?他是否有人格群体偏好或者是精神洁癖呢?

如果这么理解的话,那么念红楼这部经,很容易就念歪了。《红楼梦》写明是为闺阁做传的小说,它主要歌颂的就是金陵十二钗,是这些优秀的巾帼不让须眉的异样女子。是曹雪芹在那个以男子为主宰的社会,他将视线转向闺阁,挖掘出这些女子身上的闪光点,他尊重她们、仰慕她们、爱护她们,同时,他深知,女子在那个社会里,丝毫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她们越优秀,所受的荼毒可能越深,她们越清醒,内心的痛苦也就越深重。于是,曹雪芹拿起如椽巨笔,为她所热爱的闺阁女儿写一曲挽歌,整部书,对这些女性,他怀有的是最深的悲悯。

在小说人物以及具体情节中,曹雪芹并不是对男性女性一刀切式的给予简单分类,她歌颂女儿,同时这些人也不是百分百的完美,她们各有各的缺陷或问题,甚至他对最重要的女主角林黛玉和薛宝钗都是有褒贬的。对于已经结了婚的李纨、王熙凤和秦可卿,虽说她们也是各有各的毛病,但他写李纨的本分和忍耐,写王熙凤卓越的才干和人格魅力,写秦可卿无与伦比的性格、美貌和远见卓识。就连尤氏,在他的笔下,都是很懂得韬光养晦很会做人的。

再比如他笔下的男性人物,北静王水溶、林如海、蒋玉菡、秦钟、冯紫英,还有柳湘莲是近乎完美的男性人物,当然,这些人有一些我们今天的读者并不认可,但是在曹雪芹的笔下,他们是被称扬的。之所以有些许的分歧,完全是因为时代的差异。

《红楼梦》写了其所处时代的社会社情风貌,那个年代人们的价值观念,写了上流社会的糜烂和荒诞,写了以修齐治平为己任目标读书人的挣扎和蜕变,写了底层小人物的艰难和他们顽强的生命力,写了所谓主流的没落,写了真正头脑清醒者的苦闷和彷徨。在以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之上,处于没落状态之下的社情百态和人性百态。是一部极为复杂的小说。

《红楼梦》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是读者在理解它时,你的价值观和哪个人物最接近,也就衍生出只属于自己的观点和理解,这也是红楼最大的魅力所在。

我是屏山,欢迎点评、关注。为您研读《红楼梦》里的真故事。

参考原著:甲戌本、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20回通行本《红楼梦》

图片来源:清 孙温《绘全本<红楼梦>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