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女人 怀孕两个月的时候,他突然毫无征兆的向她提出离婚。  “没有转圜的余地吗?”她正在厨房给他做生日蛋糕,身上脸上都是可笑的面粉,他一贯轻佻的讥诮冷笑,坚定的摇头。  “若是我……有了我们的孩子呢?”她试探着望住他,仍是浅浅的微笑。  “我向来都有用安全措施,许欢颜。”他烦躁的摆摆手,将离婚协议推在她面前。  她签了字,依照他协议上所说,净身出门,所拥有的,不过是那肚中三个月的小生命。  五年后,申综昊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再和许欢颜这样见面,她挽着别的男人的手,大腹便便的对他微笑点头后,就从他身边头也不回的走过…… 许欢颜、许你一世欢颜 听说,你还爱我 许欢言,今天,我的心痛了。?你说:苏念白,你还是你,却不再是我的大白。?你说:苏念白,你这样有意思么?你的傲气呢??你说:苏念白,放手吧!?你说:苏念白,你已经在我心里腐烂了。?……?2011年12月23日?如果世界只剩下最后一分钟,我想对你说60次我爱你。?许欢言,你可不可以再爱我一次。

求童养媳或童养夫之类的小说?

 

关于总裁的言情小说,女主是许欢言?

这是我写的一个关于童养媳的小说,是以我村的许多童养媳的事集合到一块而编辑成的。里边记录了这些童养媳的酸甜苦辣咸,也让他们饱偿了人间的辛酸。我把她们的故事记录下来,让后人懂得她们的历史。

关于总裁的言情小说,女主是许欢言?

在旧社会,人们生活水平低下,再加上重男轻女,致使女孩生的多了,就将她们或遗弃,或送人,或与人做童养媳。而男方为了孩子娶媳妇成本的降低,或拾到弃女,或收养女孩之后,便做为储备媳妇养在家里,名曰童养媳。待其长大成人后,便举行婚礼,成就姻缘。听上辈人说,旧社会,村里养童养媳的十分盛行,也发生了许多故事,六奶奶便是其中的一个。

关于总裁的言情小说,女主是许欢言?

在仙翁山西边,有一个后峪村。后峪村的西边住着一户人家,孤身一人,外号人称狗剩儿。

狗剩儿父亲早亡,是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大的。到了十六岁那年,母亲也得了重病,把家里仅有的一亩多地卖掉,也没有救回她的一条命,从此狗剩儿便孤身一人,背井离乡,去离本村二十多里的河汪村一家财主家扛起了长活。因为家里太穷,到了二十多岁,还没有娶到媳妇。

也是他命中有妻。这一天,东家对他说:“狗剩儿啊,咱们村昨天来了一个小媳妇,说是男人死了要嫁人,有吃有喝就行。”

那个小媳妇儿长的还不错,两人见面后,都没有什么意见,也没有举行婚礼,就搬到一块住了,撒了几块糖,就算是正式结婚了。

后来才知道,媳妇刘翠花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奶娘,做饭时忘了弄熄灶膛里的火,致使房子起火,将好几间房子着了。自知闯祸,害怕挨打,就趁着慌乱,跑了出来。因为没有文化,只知道自己的村子叫刘家寨,其余的就都不清楚了。

开始,他们两个都在东家干活,除了吃穿还能剩余几个零钱。后来,有了大女儿招男,二女儿招弟后,就把妻女送回了老家。

也是肚子不争气,到了第三胎,满心希望生个大胖小子,可是天不做美,又来了个赔钱货。气得翠花心一横,把三女儿丢在了盛满水的尿盆里。

那时正值深秋,垂死挣扎的三女儿又冷又饿,哇哇直哭。大女儿招男闻声赶了过来,见刚出生的妹妹在尿盆里苦苦挣扎,急忙上前将她抱了起来,递给了妈妈,说:“妈妈,你怎么这么狠心,要把妹妹淹死啊!”

妈妈颤抖的手接过女儿,抱在怀里哭了起来。

可是家里的情况明摆着,怎能再添一张嘴?于是,他们老两口一商量,决定找个人家送养,给她讨条活命的路子。

东湾村有一大户人家,姓李名曰李大官人。家里生有六个儿子。虽然吃穿不愁,但要添六房媳妇,还是觉得够喝一壶的。听说这个事后,愿意把她养起来,做老六的媳妇儿。双方说定,两块钱做身价,此后永不来往。

从她被抱进门的那一天,人们就忘了她的名字,因为是六少爷的太太,只是喊作六奶奶。

六奶奶好动,四五岁时,让她去地里割草挖野菜,她就和村里的一伙大男小女来回跑着玩。到回家时,把筐子里的草,野菜往起拢一拢,做个老鸹窝,胡弄家里人,为此,她可没少挨打。

有一天早上,一堆小伙伴又去叫她去地里割草,因为晚上睡得晚,她还没起床。也是合该她倒霉,其中的一个爱开玩笑的小姐姐掀开了她的被子,忽然叫了起来:“大家都来看呀,六奶奶尿炕了!”

这一叫不要紧,把李夫人也叫来了,听说六奶奶尿了炕,抄起笤帚圪瘩,就是一顿毒打。可怜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娃,为了一个同年龄段的孩子常有的错事而遭受到如此非遇。

此后,老夫人为了怕坏了门风,就不再让她出去干活,专门在家习做营生。可是六奶奶那般年级,岂有不贪玩的?一抽空,还是出去疯跑。

骂也骂了,打也打了,可是就管管不住六奶奶的一双脚。婆婆试着给她裹了几次脚,可是都被她夜里偷偷放开了。那时正值民国时期,国家明令禁止裹脚了,所以也是不能正大光明的去强制。婆婆对此也是毫无办法。

那一天晚上,又出去玩了一天的她,累的早早的就躺下睡觉了。梦之正酣,忽然觉得脚趾头钻心的疼,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四肢被绑,婆婆正拿着剪刀绞她的脚趾。

她哭喊,她哀求,可是那里管用?只能看着瞪着血丝眼睛的婆婆一个一个的把自己的脚趾头剪下来。

从此,六奶奶再也不出门了,除了做活,就是坐在屋里发呆。

以前也有吃不饱的时候,可是到了地里,也能补给些瓜果梨枣的,并不觉得怎么饿。可是在家里就不行了,有时候干粮少了,要先尽着大人吃,孩子吃,最后轮到童养媳时,恐怕就只剩下一碗稀饭了。每到中午烙饼时,饿的要命的她,就试着把切成四页的饼顺着一边切出一小条吃掉,这个秘密被发现后,遭到好一顿毒打。可是饿的滋味不好受,她又试着把饼切成条状,然后切出一小条吃掉,可是婆婆也很狡猾,每次把饼块一拼,就会被发现,自然也就没有少挨打。

一天,她在下处烧灶火蒸窝窝头,待窝窝上屣后,将前几天婆婆出门时偷偷藏起来的一个鸡蛋放了进去。待鸡蛋成熟后,用布包着放进了自己的衣柜里,等饿了以后再吃。

也是事有凑巧,这一天邻居来借六奶奶的衣服做样,给自己的姑娘裁衣服。婆婆打开柜头,发现了里面的鸡蛋。待邻居走后,这一顿毒打,更是强过以前几倍。可怜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姑娘,被婆婆家折磨的嫩花早已变了花样。

好在熬到了十六岁,婆家择日为其夫妇圆房。为了宴请亲朋,头一天就开始敦菜蒸干粮。这一天,六奶奶就要转正了,从此不再受做为小媳妇儿的气了,自然是欢喜在心,跑前跑后的跟着忙。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的是, 在她烧火蒸馒头时,忘记了往锅里添水,篾子烧糊了,大铁锅也炸开了几个纹。

这个祸闯的不小,吓得她跑出门去,上到南街全村最高的一座高房子上,痛哭不止。

婆婆听说后,怕她出些闪失,给第二天的婚礼造成麻烦,急忙跑到房上,劝六奶奶下房。

虽然听婆婆说不会打她,可婆婆平时的厉害劲儿,她哪里会信?见婆婆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忽然将头用袄一蒙,叫了一声“我的妈呀”,头朝下栽了下去。

待大家把她抬回家时,她早已停止了呼吸,只是双眼不管怎么摆弄,就是不肯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