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我们都终将获得幸福:一对普通的同性恋母子的故事

撰文:ウサギ(笔名)

故事|我们都终将获得幸福:一对普通的同性恋母子的故事

责编:沈洋

故事|我们都终将获得幸福:一对普通的同性恋母子的故事

一我躺在被窝里玩手机。妈妈怒气冲冲跑进了我的房间:“儿子,气死我了。她果然早就出轨了。我早就猜到了。不然怎么会对我冷一阵热一阵的呢?现在知道了也好,以后再也不用为她牵肠挂肚了。”

“她”是妈妈的前女友,李丽(化名,下同)。见惯了妈妈深夜发朋友圈诉说不被伴侣理解的孤寂与苦闷,见惯了她们这一年里的分分合合,我倒是挺乐意看到这个结果的。这意味着妈妈终于可以放下她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发现她出轨的吗?你肯定猜不到。”妈妈这时候像个孩子一样,急着想告诉我答案。

“怎么出轨的?”我心不在焉地边应付妈妈边玩游戏。

“我啊,在lesdo上又认识了一个上海的阿姨。在聊起感情经历时,对方聊到了她刚分手的前女友。这可巧了,她前女友也是在上海工作的成都人,聊着聊着,那个人和李丽越来越像...”

“妈,这么狗血的剧情,只会出现在家庭伦理剧里吧?偌大的上海,李丽的出轨对象就这样被你找着了?”

我绝对想不到狗血剧情会一幕接一幕。

“这一聊,心里的疑点一下子就全解开了。为什么五月份以后对我时冷时热,为什么不让我去上海找她,为什么打电话给她却经常不接...我现在算是明白了。真佩服她,脚踏两条船还能这么游刃有余...我决定了,明天去上海找到那个阿姨,我们要拍一张合照发给李丽,看她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对了,儿子你给我带路,上海我不熟。”

“可是妈,明天是小年了,这样不太好吧?”

“就一句话,帮不帮妈?”

“帮帮帮...”

就这样,我,我妈,还有上海另一位受害阿姨,我们组成了“小三讨伐联盟”,一起在过年前夕向李丽讨回公道...

二同性恋的我和同性恋的妈妈融洽地生活在一起,独享彼此才懂的欢笑与泪水。我们只曾互相出柜,没有其他人知道。我想象过: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出柜了,可能会被亲戚围攻“处决”,像报道的那样被送到精神病院,为荒唐的医院和医生贡献收入;如果我和妈妈的故事都传到了路人耳里,可能只会收到叹息和怜悯,似乎我们整个家庭都被诅咒了,再也无法获得幸福。

我们确实经历过艰难的岁月。爸妈离婚的一幕幕在我的作业里已出现过无数次,而现在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满腔愤懑与悲伤。时间奇妙如斯,痛恨,疑惑,孤独,所有的负面情绪都随着时光流逝被消解,而小时候冥思苦想的答案,也被成长的海浪裹挟着一点点浮出了海面。

妈妈和奶奶,两个我最至爱的人,却有着时间解不开的结。

我六岁时,妈妈离开了我,之后一直是奶奶抚养我。一纸冰冷的判决只留给妈妈定期看望我的权利。每月一次,每次一小时的时间很短暂,但妈妈总能利用好这短短的一个小时。精致的小饭店,公园的假山,玩具店的弹弹球,每次生日都要拿到学校和同学分享的大蛋糕,都让我觉得和其他有爸妈接送的孩子一般无二。但是我又怕妈妈在走廊上等我下课时的徘徊,怕妈妈从窗口向里望我的眼光,因为这又让我觉得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我只想躲在人群里,不被围观,不被发现。

但更多的时候,我和奶奶待在一起。那时候奶奶对妈妈的恨意极大,每次我带着妈妈买的东西回家,她都会板着脸生我的气。

最让十岁不到的我不解的是,她们给我的“父母离婚”的理由,竟然完全相反。妈妈说一直资助我家的舅奶奶和奶奶都太过强势,干预他们的夫妻生活,质疑她的贞操,一次晚归就能联想到出轨。奶奶却说妈妈在外婆的唆使下净做些不光彩的事,找男人,拿家里的钱...两个至爱的人,两种说法,在我心里碰撞,摩擦,却迟迟没有升腾出真相的火花。

想着想着,我就困于学业繁忙,无暇顾及这两头永不停战的巨兽。真相也逐渐被埋没在回忆中,越发依稀难辨。时间消磨了我寻求答案的热情。是妈妈错也罢,奶奶错也罢,又有何妨呢?

三和妈妈相互出柜的故事,足以写一篇悬疑小说了。

高中以后,奶奶对我的限制渐渐放宽了。

高一开始的每个暑假,我都会去外婆家住上一段时间。外婆喜欢热闹,让一家子都睡在一个房间里,床上睡不下的就睡地板。就这样,我和妈妈有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夜谈的机会。

高一时暑假某晚,快入睡的我突然被妈妈摇醒,接着的一句话让我瞬间清醒:“儿子,你在学校有喜欢的人吧?”

“没有啊。”

“那你这么帅,应该有姑娘追你吧?”

我被穷追不舍的妈妈吓了一跳。“也没有。妈,我现在不谈感情,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妈妈就是想告诉你,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如果有感情了,告诉妈妈,妈妈支持你哦。好了,很晚了,睡吧。”

内心OS:这话乍一听,让我有些受宠若惊,这是在鼓励我找女朋友吗?但是敏感的我发现,妈妈多次强调了“开明”一词,这让我脑洞大开:妈妈其实已经知道我是同性恋了。也就是说妈妈在暗示我出柜吗?如果是这样,什么样的妈妈会了解“同性恋”并抱以宽容甚至是支持的态度呢?莫非...妈妈也是圈内人士?自我记事妈妈来就打扮得酷酷的,走中性路线,不就说明了这点了吗?如果是这样,爸妈离婚难道是因为妈妈的性取向暴露了,爸爸受不了自己是个“同夫”?我越想脑洞越大,止不住怀疑妈妈是les的同时,我又极度自责,一遍遍提醒自己,像妈妈这样上一辈的,可能连同性恋是什么也不清楚吧。

事后想来,这是坚信同性恋有遗传因素的妈妈对我的一种试探。如果我回答有女朋友了,她应该就放心了吧。

高二暑假和妈妈一起逛街时,毫无铺垫,妈妈突然对我说:“儿子,以后的生活,妈妈对你没有其他要求,也不干涉你的婚姻和工作,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自己幸福。”

内心OS:嗯???这话越听越像一个出柜成功的故事的结尾,父母对孩子由衷的支持。可问题是我还没有出柜啊。妈妈肯定已经知道我是同性恋了。

那天晚上夜聊时妈妈问:“儿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妈妈。”

内心OS:嗯???果然被发现了。但是说不定这只是妈妈的一种试探。我才不会主动出柜呢。

“妈,我说了我没有女朋友啊。我现在还要好好读书。”我故作镇定。

“真没有吗?你的秘密妈已经知道了。”

“那你说说看。”我心跳突然加速,已经做好被出柜的准备了。

“你看,有秘密瞒着我吧?快跟妈妈说说。”

突然意识到自己掉进了妈妈的陷阱。“呃...妈,这样吧,等我高考完,我告诉你。”

四时光依然不做停留,很快到了高考后的暑假。

那天妈妈在车上又谈到了女朋友的问题。我草草应付过去了。

回到家,我借了妈妈的手机查资料。手机没有锁屏,一打开却发现是相册。相册干干净净,一共只有两张照片,一张是风景照,另一张,却让我吓得丢了魂。

那是妈妈和另一个阿姨的亲密合照,她们依偎在一起,明显是一对情侣。我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一切蛛丝马迹都指向同一个结果——我的妈妈是一个同性恋。这张照片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时机已经成熟。晚上的夜聊,我做好了袒露秘密的准备。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失声了,心脏剧烈跳动。尽管我知道妈妈也是同性恋,是可以理解我的,但是向亲人出柜这件事还是让我倍感压力。

“妈,去年我说的那个秘密,我现在想告诉你了。”

“嗯,说吧。”妈妈出奇地平静,让我怀疑她是不是早已知道了一切。

十秒过去了。二十秒。一分钟。时间像静止了一般。

“妈,我是同性恋!”我几乎是吼出来的。

“唉...我早就猜到了,你从小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别的孩子吵吵闹闹,你就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画画,看书,像个小女生一样。”

妈妈听起来波澜不惊,一点也不意外。这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测。我于是顺水推舟:“妈,你是不是也是?”

“诶?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小心看到了你的相册。还有这么多年以来,和妈妈一样,我也在悄悄怀疑了。”谁也想不到两年前的那个脑洞居然成了现实。

“但是儿子,妈妈不希望你这样,妈妈希望你能强迫自己改掉这点,以后要成家立业生子。妈妈不希望你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你走不下去的。妈妈会担心的。以后妈妈走了你被欺负了,妈妈就帮不到你了...”

妈妈突然哽咽了。与其说妈妈在给我忠告,不如说妈妈在回忆自己的经历,舔舐自己的伤口。无论妈妈有多“开明”,无论妈妈自己是不是同性恋,能不能接受她儿子是同性恋,妈妈身上还是有传统女性的影子。她还停留在“同性恋只能生活在阴影里”的观念,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她还停留在“同性恋可以靠外力转变成异性恋”的认知,不难想象,这么多年,她为了压抑自己的性取向受了多少内心折磨。

我把我的经历,还有我们这代人发生的变化一点一点告诉妈妈,希望能改变她的想法。没想到她哭得越来越伤心,不知又勾起了怎样痛苦的回忆。我紧抱住妈妈:“妈,别哭了。都会过去的。我们都会找到幸福的。”

五“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句高中地理老师常说的话,居然有一天被我自己亲身印证。还没有见过很大世面的我竟然有点窃喜,自己“传奇”的经历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互相出柜的那刻又像一团乱麻中突然出现的线头,强迫我一点点向前推进,把迷解开。

我不得不重新思考父母离婚的原因。

回想和妈妈在一起的一幕幕,总会出现一个陌生的阿姨。可能是一起吃饭,抑或是电话聊天。难道妈妈真的是被迫和异性恋结婚的同性恋吗?难道爸爸真的是“同夫”?

和妈妈出柜后的几个月,妈妈对我的态度一直有些冷淡,对同性恋相关的话题闭口不提。我知道妈妈还在责备自己。妈妈把我的性取向全都归咎在自己身上,找了无数资料来印证自己就是“罪魁祸首”,我如何安慰也没用,也没有机会问妈妈真相到底是什么。

去年四月的一天,妈妈打电话给我,哭得很凶,不停地自责悔过。妈妈终于坚持不住了,把她所有的委屈都倾泻了出来,我静静地聆听。

我这才知道,妈妈和爸爸结婚时是有爱情的,或者说那时候妈妈还是异性恋,离婚另有他因。

我这才知道这些年妈妈一个人颠沛奔波的生活看似让人牵挂不安,实则洋溢着小幸福,也不免遭遇感情的挫折,和一位普通单身妈妈的生活没什么区别。

有被迫和男人二婚的无力,有因财产纠纷又离婚的看破红尘。

有为解异地恋相思之愁,从浙江赶到北京与“初恋”相聚的快乐。也有因水土不服,家人阻挠不得不返回家乡的失落。

还有分分合合,已经记忆模糊的一段段破碎而短暂的感情。

我们互相敞开心扉,聊到了很晚。

艰难的岁月已经过去,尽管妈妈还没有找到稳定的伴侣,但是起码,她已经接受了自己,笑着迎接未来,还有未来另一半。

真相也已经找到,但是已经无关爱与恨。

我们不是奇葩,我们只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过普通的生活。一对普通的母与子,终将找到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