悸花乐读,海量百合GL小说任你看。今日推荐:《星星长明》

作品:星星长明

悸花乐读,海量百合GL小说任你看。今日推荐:《星星长明》

作者:是阳阳不是羊羊

第一章

2002年,晚自习下课后,玉诺中学,主校楼下。

“哇,真的要跳吗?”

“怎么还不跳啊?”

“我看啊,她根本就不敢跳。”

“喂!俞雅明!你有本事你就跳啊?”

站在楼顶上的人默不作声,一脸冷漠地看着楼下的人。

“真是恶心啊。”她想到。

“俞雅明同学!请你立刻下来!不要站在上面,那里很危险!”一名男老师对着楼上的俞雅明喊到。

俞雅明冷笑了一下,她终于是发出了声音,她的嗓音很好听,却透着冷漠,和绝望。

“若是我死了,我定化为厉鬼,叫你们所有人,都不得好死!”

说完,她终身一跃。

白色的校服在空中,犹如一个白色的鬼魂,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砰——”

血花四溅。

“啊!!!!!”一名女同学尖声叫道,因为俞雅明刚好摔在了她的面前,脑浆和血溅了她一身,一只眼珠子也骨碌碌地滚到了她的脚边。

女同学惊声尖叫,往后一退,“吧唧——”。

她踩爆了那只眼珠子,而俞雅明的另一只眼睛,却像死死地盯住了她一般,眼神中充满着怨恨。

女同学终究是没挺过去,两眼一翻,便晕死了过去。

俞雅明跳楼自杀了,原因是因为她遭到了校园暴力。

这件事情登上了第二天的头版头条,成为了当时A市最火的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我们再来说说另一边。

就在俞雅明摔下去的那一刻,C市的一处乱坟岗中,传来了一声声婴儿的啼哭,在这个静谧的地方,一声声的啼哭显得十分诡异。

“谁家的小孩子?在乱葬岗里哭?”一个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过来,他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这里是乱葬岗,似乎也不觉得有诡异之处,只是顺着哭声走了过去。

在深处,一个女子怀里抱着一个女婴,女子显然已经咽了气,但是孩子还是在哇哇地哭着,丝毫没有任何的事情。

“生在乱葬岗,你可真会生啊。”男子叹气,似是想转身离去,却又突然顿住了脚步。

“啊?你还想让我救她?今天是极阴之日,此地又是极阴之地,多少冤魂,我救了她不是给我自己添麻烦吗?我不干。”男子赶忙摇头,“今儿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救。”

他好像在跟谁说话,可是他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风呼呼刮着的声音,如果仔细听,似乎还可以听见,有一群人在窃窃私语。

“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点啊,让我瞅瞅。”说罢,他就俯下身,抱起女婴,用手在女婴的头上按了一会,随即,他“啊!”的一声,把女婴给扔出去了。

“哎哎哎你别打我!你别动!她是个啥玩意?这玩意煲汤喝,准大补啊!阿不是,我没想吃小孩的意思。哎哎啊都说了没想吃你家小孩!你看,她这不没事么!”男子委屈地指了指地上还在哭泣的女婴,“就她这样的,摔十下都摔不死,更别说就那么轻轻一下了。”

“哎好好好,看在她的体质这么特殊的份上,我就把她抱回去吧,你放心地去投胎吧,我会安葬好你的遗体的。哎那边那群老头儿,我说你们能不能声音小点?大半夜的小心我告你们扰民啊!”男子骂骂咧咧地抱起了女婴,好像是嫌弃襁褓太脏了,随手扯掉了襁褓,揪起女婴的寥寥无几的几根头发就往屋里走,还边走边说,“不是我家的!路上捡的!”

“哎不是,我答应人家妈了,不能吃!你也不能吃!你咋天天就想着吃小孩?你一顿能吃几个小孩?”

“我又不是瞎,我当然知道她大补。”

“你们别跟着了,该去打麻将的去打麻将,你,李老头儿,你带着那个女子去奈何桥,她估计找不到路。”

“我警告你们啊,别打她的主意,现在起我就是她的再生爸爸!来乖儿子,叫爸爸。”

女婴似是能听懂他说话,伸出小手,然后轻轻地……

打在了他的手上。

“哎,这玩意儿咋还会打人?”

A市,在一个医院里,躺在病床上的女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她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是医院,但是却静得有些可怕。

她有些害怕,却还是拔掉了手上的针管,扶着墙往外走去,“有….有人吗?”

四周空空荡荡,只有忽明忽亮的闪烁的灯光回答着她,更远处,是更深的黑暗。

她返身回到病床上,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三点十分。

她更加的好奇,她开始努力地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叫李丽丽,是玉诺中学的一名高三的学生,她很爱美,她很喜欢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好让自己成为男生眼中的焦点,这种众心捧月的感觉让她能获得很多快感。

所以当她第一眼看见那个新的转校生—俞雅明的时候,她发现,俞雅明素颜,也比化了妆的她美上不少。

俞雅明身材高挑,大概有一米七左右,腿也是修长修长笔直笔直的,一头黑发更加自然地衬托出了她的美。她的五官比例很是协调,生的一双桃花眼,看似多情,眼神里泛着春波。可是当人望进眼底,却是犹如深不见底的寒冰,明明是这暖阳时节,看得让人觉得遍体发凉。明明只是普通的红白相间的校服,穿在她的身上就有了一种高岭之花的感觉,让人可望不可及。

这种冷美人的到来自然而然地让本来是被众人追在身后的李丽丽被人遗忘在了脑后,甚至班里还有人说,当李丽丽和俞雅明站在一起的时候,让人觉得一个是劣质的盗版物品和一个上帝精心制作的工艺品。

过大的反差让李丽丽很是恼火,嫉妒,不甘,委屈占据了她的内心,让她的内心生出了一个阴暗而又恐怖的想法——如果,如果俞雅明死了就好了。

因为明明,这一切,这些男生的目光,女生的追随,老师的偏爱,都是属于她李丽丽的!

为什么,为什么被一个新来的转校生抢走了!

于是,校园暴力就这样发生了……

她回忆到这里,就停止了回忆,因为剩下她做过的事情,让她自己都无法直视。

可是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从这个处处透露着诡异的医院里出去才对。

医院里没有一个人,甚至一个医生,一个护士,一个病人都没有,只有空荡荡的黑暗和恐惧逐渐包裹住了李丽丽。

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医院里,恐惧在阴暗处发酵。而恶鬼们,最喜欢馋食的,便是人类这从心而生的恐惧。

李丽丽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一点点摸索着往前面走去,一边走一边问,“有人吗?您好?请问这里有人吗?”

“滴答——滴答——”回答她的,只有一声声的水滴声。

“妈的,该死,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我该怎么出去啊?”

“滴答——滴答——”

“这要是让我知道,这是谁搞的恶作剧,我一定弄死她。”李丽丽借着咒骂声来给自己壮胆子,因为她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那个水滴的声音,好像离她越来越近了。

“该不会是沾上了什么脏东西吧?都怪俞雅明那个晦气的玩意儿,死了还溅我一身血,真他妈晦气,早死早投胎吧她。”

“滴答——”

一滴水滴,滴到了李丽丽的脸上。

李丽丽顿时脸色煞白,伸出手一摸,是白色的,还混合着一些红色的,豆腐脑一般的东西,滴到了她的脸上。

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她颤颤巍巍地抬头望去,就在屋顶上,有一个头已经被摔得粉碎的,脑浆和血都一滴滴地往下滴,眼珠子也掉了一颗,身子也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双手和双脚就像磁铁一般,吸到了天花板上,而她的头,却是面对着李丽丽的!身上穿着的,不是红白相间的玉诺中学的校服,又是什么?而这个怪物,正是遭到了李丽丽的校园暴力然后跳楼身亡的俞雅明!

“啊!!!!!!”李丽丽尖声叫道,随后转身就开跑!

李丽丽在前面跑,怪物就在后面追。

突然,李丽丽看见远处的一扇门是开着的,她仿佛看见了希望,飞快地冲了进去并锁上了门。

李丽丽有些虚脱地靠着门滑坐了下来,但是眼前的一幕又让她感到了害怕。

出现在李丽丽面前的,是她已经看了两三年的教室,里面的人都在安安静静地上着自习。

李丽丽又不是猪,她自然知道这里肯定不是她所认识的那间教室。

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她本着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跑得比他还快的原则,就这么僵硬地站在门口旁边。

突然一个同学好像注意到了她,“俞雅明?你怎么还站在那里呀?还不快点坐过来?”

“俞雅明?他在叫我?”李丽丽想着,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走到了那唯一一个空位上,却迟迟不肯坐。

“俞雅明,你为什么不坐呀?”那个男同学还在问道。

李丽丽咽了咽口水,“没事,我不累,我站一会就好了。”

“俞雅明,你昨天真的去接客了吗?可是有同学说,看见昨天一个男的进到你家了,然后半夜又出来了,还整理着裤子。”

突然,李丽丽好似被别人操控着,因为她说出来的话,和当年的俞雅明说的一模一样!

“这种假话,也只有猪说,猪才会信。”

“俞雅明,你他妈怎么说话的?”那个男同学猛地站起来,似乎想打俞雅明。

坐在远处的李丽丽说话了,“楚明!雅明还是新生,你别吓唬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雅明不愿意跟我们说就算了,万一那个男人不是找雅明的呢?你们别欺负人!”

那个叫楚明的男生,又用特别大声的声音说道,“呦,那难不成,是俞雅明她妈做妓?”

“你闭嘴。”俞雅明的声音特别冷,显然有些动怒了。

“有什么样的家长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俞雅明,三百你跟我睡一晚上,也算得上是女承母业了,怎么样?”

“你,再说我妈一句试试。”

“呦,怎么样?你还能打我不成?”

而此刻,李丽丽的意识越来越溃散,她越来越将自己当成了俞雅明,当年受“李丽丽”的故意冤枉的“俞雅明”。

可是很快,嫉妒就使她清醒了过来,远处传来一声冷笑。

“俞雅明!本来就是你抢走了我的一切,你难道还不知道你自己错在了哪里吗?”

“他们眼里的女神,他们的目光,都应该聚在我的身上!凭什么你一来就把我比下去了!就连我一直喜欢的学长,也对你刮目相看,可是凭什么啊?”

“贱人!你装什么清高!”楚明一巴掌抽到了俞雅明的脸上,李丽丽的脸也跟着被抽到了一边,身体就像有别人操控着一般,心底一下子涌上许多委屈,愤怒和不甘。

俞雅明突然搬起凳子,一个凳子砸到了楚明的头上!

而那个凳子,被同学们扎入了许许多多的细小的针,这也是为什么俞雅明不坐的原因。

楚明头破血流,俞雅明的脸也高高肿起,随后她丢下了一句话,“叫120.”

同一个屋子里,场景一转,俞雅明站在教导主任的面前,教导主任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他伸手将俞雅明往他身边拉了拉,“雅明呀,你看,如果你服个软,这件事情就过去了,我也不说你什么的。大家都年少轻狂过嘛。”

说着,他的手就开始往俞雅明的裙底探去。

那只手很真实地在李丽丽的腿上乱摸着,那种触感让李丽丽不得不觉得,此刻被摸的,就是自己,而不是俞雅明。

突然,俞雅明后退了一步,那只手也随之消失,“主任,是他们先将针放在我的凳子上的。”

“俞雅明!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俞雅明冷笑一声,“难道这就是一个主任应该干的事情?包庇学生,骚扰女同学?”

“你……你……好你个俞雅明!”

俞雅明转身离去,“主任,你好自为之吧。”

场景再次一转,洗手间里,以楚梦荷带头,四五个女生将俞雅明逼到了一个小角角里,俞雅明浑身湿透,却抱着胳膊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俞雅明,你不是牛逼吗?顶着这张脸不是贱吗?勾引我哥勾引不到,就把我哥打进医院了?”

“我没有。”

“你没有?好清高啊,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上过呢!你在装什么清高啊!”

楚梦荷一巴掌抽到了俞雅明的脸上,随之而来的是众人的拳打脚踢。

李丽丽痛苦地喊着,“别打了,别打了,真的好痛!”

可是李丽丽的喊,她们又怎么会听得见呢?

等她们打够了,楚梦荷冷笑一声,“长得这么好看,那就把她衣服都扒了吧,挂到网上,让别人都看看这个女的是多么贱!”

李丽丽心底充满了绝望,是那种只有当事人才会感觉到的绝望,绝望就像台阶一般,一点点地铺好了去往地狱的路,而俞雅明就这样一步步的走着,她从地狱里回来,她要报复所有人。

“你们,谁也躲不掉。”李丽丽想着,却无意间看见了,躲在一旁偷偷拍照的“李丽丽”。

看见了吗,人类就是这样的。

自相残杀,虚荣心强,攀比心强。

你比她们漂亮,就要受到来自于她们的怒火。

他们追不到你,就要受到来自于他们自尊心受损的伤害。

得不到的就要毁掉,这就是人性。

不会允许有比人类更厉害的物种出现,也不会允许有人忤逆人类。

若是说他们冷血,那为何还会有人给路边的乞丐一个两个包子?

若是说他们热情好处,那为何还会有这样的暴力发生?都是同为女生,凭什么我就要受到这些苦难?而你们却安然无恙心安理得地在旁边观看?

“那,既然如此,”俞雅明阴冷的声音在李丽丽的耳边响起,“我们大家一起,下地狱吧。”

未完待续........

小说简介:

“人鬼殊途能如何?天道不允又能如何?我即在此,我便是天,我便是道!” 无法再忍受校园暴力的俞雅明选择了跳楼,结束了她这悲惨的一生。 与此同时,一女婴在乱坟岗里呱呱坠地。 十年后,她们首次相遇。 “头都歪了,疼吗?” “嗬嗬.....” “我给你揉揉吧。” “疼.....” 人鬼虐恋,你说什么是天道?我即是天,我即是道。

想看更多精彩百合好文,前往悸花乐读APP或点击下方“了解更多”查看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