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人,在未知的成长中都会努力体验长大的感觉。原因总是很简单,我们不清楚我们即将度过的新的一天会发生些什么。也许只是重复着前一天的生活,也许,会发生一些完全无法想象的事情。会哭,会笑,或许,还会受伤……太多种的可能让我们总是忘记最简单的。无论什么人,人们无不渴望得到幸福,安稳的生活。可幸福到底是什么呢?这个复杂的社会,总是让一切事情都麻烦起来。

球场里的比赛逐渐的接近了尾声。毫无意外的,孙明刚的球队领先,球场里的气氛也到达了高潮,有人欢呼着,有人叫骂着。

球场上的队员们无不大汗淋漓,每个人的表情都很紧张,就这最后的几分钟了,所有人都在做着最后的努力,领先的球队想稳定胜局,落后的球队还想努力把比分追过来。这几分钟,似乎无比漫长起来。

娘的!老子这回输惨了!

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传到林婉诗的耳朵里,林婉诗回头去看,却找不到这声音的来源。再回过头去看赛场,比赛已经进入倒计时。

最后的二十四秒,是孙明刚在带球。他想做一个组织,把这二十四秒耗尽。可对方球员却总是来抢球,他努力的四处周旋,寻找着一个破绽,看看适合传给谁。

当他把球传给队友时,时间已经耗去了十秒钟,只剩下十四秒了,挺过这十四秒比赛就结束了,当然,他们也就把胜局握在了手里。

林婉诗的心情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她看着球场,又不时的看看计时器。计时器不慌不忙的,一秒一秒的变化着显示的数字。

眼看就要结束了,对方的一个球员居然气急败坏的用手打了一下与他对位的球员。那位球员也急了,两个人很快扭打在一起。与此同时,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

这情况发生的是在太过突然,两个球队的队员迅速的全都扭打在了一起,坐席的观众走了一部分,更多的人则是留下来看热闹起哄。

没有人上去劝架,这场比赛似乎彻底变成了一次打架。

林婉诗吓得呆住,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不是篮球比赛么?怎么会打起架来?甚至还有人在起哄,这要怎么办?要报警么?还是怎么样才能阻止呢?她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样的阵势,只觉得很可怕。这就是孙明刚的生活么?她突然想起芳菲说的,他不像一个好人,他与你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现场的情况越发的混乱,直到一方出现了明显的败势,才开始有人向球馆外跑去。胜利的一方也没有去追。虽然胜利了,也难免看起来有些鼻青脸肿,几个人互相碰了一下拳头,然后都向休息室走去。

孙明刚没有忘记林婉诗还在现场,他走到坐席这,示意林婉诗跟着他们进去。看到林婉诗吓得苍白的小脸,难免有些歉意。

林婉诗吓得有些不敢动,她突然感觉自己好怕孙明刚,这就是传说中的不良少年吧。看到孙明刚让她跟进去,她没有动,只是坐在座椅上。

孙明刚也不再勉强,不跟进去也好,不然也只是坐在那里等,估计,今天林婉诗是真的吓坏了。

……

虽然比赛变成了打架,可这并不影响比赛成绩。胜利的一方还是胜利了。一样赚到了钱。队员们似乎忘记了伤痛,换衣服时无不欢喜着讨论晚上要去哪里庆祝,并说好一定要不醉不归。

孙明刚迅速的冲凉,换好了衣服就往外面跑,他的队友问他去哪里,他只说你们先去我随后赶到,然后就跑的没了影。

林婉诗还是一样的姿势坐在那里,脸色惨白,一动也没动,她把自己抱得紧紧地,刚才打架的一幕幕仿佛还在她眼前。孙明刚一下子抱住了她。

不怕,没事的,这只是一个意外。他的声音轻轻地,那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林婉诗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紧绷着的神经似乎放松了下来,似乎瘫软在了孙明刚的怀抱里。略微的一下颤抖,却并不是哭泣,只是害怕。

孙明刚轻抚着林婉诗的背,希望这样可以让她安心些,减少一些恐惧感。林婉诗的脸埋在孙明刚的胸膛,双手已经不知何时紧紧地环住了他的腰。

我送你回家吧。

也许,只有回家才能让她真正安心下来。

……

回家的路上,林婉诗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孙明刚把车子开得很慢,晚上的天气特别冷,如果开快了会感觉风像小刀一样割在脸上。林婉诗一直紧紧地抱着孙明刚的背,脸就埋在里面,她仍然会偶尔害怕的颤抖,也可能是冷的缘故。

不要怕了,快到家了,很快,就会温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