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亦含,你很好,是这个世界不好

如何评价林奕含的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壹点伍亿上书房 2017-05-16 10:222017-05-16

如何评价林奕含的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台湾26岁女作家林亦含自杀了。她只出版了一本自传性的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如何评价林奕含的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本书写的是「有一个老师,长年用他老师的职权,在诱奸、强暴、性 虐待女学生」。

但林奕含解读认为:这是一个关于「女孩子爱上了诱奸犯」的故事,爱贯彻全文。

思琪她注定会终将走向毁灭且不可回头,是因为她心中充满了柔情,她有欲望,有爱,甚至到最后她心中还有性,这并不是一本愤怒的书,一本控诉的书。

林亦含曾说,当你阅读时感觉到痛苦,这其实是真实的。当你阅读时感觉到美,这也是真实的。这本书折磨、摧毁了我的一生。

她无意助人、也无意唤起社会的良知,更无力去改变社会现状。她只是想拷问:“艺术是不是巧言令色?”,“或者说,巧言令色是不是就是艺术的本质?”

林奕含接受采访时反复地拷问,其实就是那些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利用职业的光环、小女孩的崇拜、对长辈的信任、甚至还有文学的痴迷与信仰,摧毁了她。导致了她的纠结与痛苦:「她恍然觉得不是学文学的人,而是文学辜负了她们。」

「都是你的错,你太美了」,「当然要藉口,不藉口,我和你这些,就活不下去了,不是吗」,「你现在是曹衣带水,我就是吴带当风」,「我在爱情,是怀才不遇」。

——如果上面这些话不是出自犯罪者口中,那该多美。

在林奕含被性侵之后,曾小心翼翼地问过母亲,假如学校里有同学被性侵,母亲是什么看法?

母亲给出的答案是:“一定是那个女生很骚”,这让她打消了对母亲诉说的念头。而当她试探性追问妈妈,“我们家教里好像没有性教育”时,母亲是这样回答她的,“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

这让她无法坦陈被伤害的过程,母亲的态度让她失望。她本想寻求自己以外别人安慰、认同的声音,以为被倾诉者会和她一起同仇敌忾,为她讨回公道,但结果事与愿违。这个女孩在被性强暴之后,感受到的只有来自亲人的冷漠和敌视。

于是她在书中写道: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最终让李国华决心走这一步的是房思琪的自尊心。一个如此精缴的小孩是不会说出去的,因为这太脏了。自尊心往往是一根伤人伤己的针, 但是在这里,自尊心会缝起她的嘴。

这个世界对女性充斥着满满的恶意。

我们从小被教导要自尊自爱,为什么没人教导施暴者不要伤害?

曾经被人当面问过:你是处女吗?曾经被人猥琐过;曾经坐地铁公交被性骚扰;曾经……这些并不是个例,许多人都有过同样的遭遇,但是不敢跟任何人说,只能默默埋在心里。不说并不代表没有事情发生。

受害者为什么不能像被偷、被抢一样理直气壮?因为丢人。因为有色眼镜。因为人、言、可、畏!

我们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要被鄙夷,被谩骂?做错事的人却得意洋洋的炫耀,若无其事地寻找、狩猎下一个目标。

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罪恶感是古老而血统纯正的牧羊犬。一个个小女生是在学会走稳之前就被逼着跑起来的犊羊。那他是什么?他是最受欢迎的悬崖。

少年时期的孩子如果被侵犯,会产生羞愧和害怕,对异性有深深的恐惧。

不敢相信任何人,与他人疏远隔离。没有正确的恋爱观,婚姻观,更无法正常地去接触异性。总是觉得自己脏,有自残倾向。

人渣带给了她们恶心和难以摆脱的噩梦,不自主地涌现与创伤有关的情境或内容,也可出现严重的触景生情反应,甚至感觉创伤性事件好像再次发生一样。

梦一次就复习一次。没有救赎,无能为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沼泽里挣扎。严重的甚至精神分裂。

只因为她们过早地接触到了人性的黑暗,对这个世界失望。没有经历过的人大概是无法感同身受这份痛楚。

医学上统称为: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她没有办法说出口:其实是我配不上你们。我是馊掉的橙子汁和浓汤,我是爬满虫卵的玫瑰 和百合,我是一个灯火流丽的都市里明明存在却 没有人看得到也没有人需要的北极星。那些男生天真而蛮勇的喜欢是世界上最珍贵的感情。

其实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女中学生被诱奸的情况。如果仅仅被性侵,可能还不会那么让她感觉痛苦,可糟糕的是,她爱上了性侵者。最后,她总结似的说:

我原谅他(这位老师),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你们不能原谅他,是为了让更多的女孩活下去。

可是,她原谅了老师,却终究没原谅自己。她形容她的书写,「是屈辱的书写」,她说「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于是她在4月27日那一天,孤零零的死在了自己家里。如果没有遭遇过这种事情的话,她明明,会有更好的人生啊!

多想抱抱她,对她说,奕含,你很好,是这个世界不好;你没错,错的是这个畸形又丑陋的社会。

你可以假装世界上没有人以强暴小女孩为乐,假装从没有小女孩被强暴,假装思琪从不存在,你可以过一个和平安逸的日子,假装世界上没有精神上的癌,你也可以变成思琪,然后,替她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

你要替思琪上大学,念研宄所,谈恋爱,结婚,生小孩,也许会被退学,也许会离婚,也许会死胎,但是,思琪连那种最庸俗、呆钝、刻板的人生都没有办法经历。

性侵这种事一再一再的发生,是因为犯罪成本太低,是因为亲近的人不相信,是因为父母谈“性”色变,是因为周围人的有色眼镜,是因为社会对受害者的不包容。

所以大多数人选择忍气吞声,导致施暴者更加肆无忌惮。

所以林奕含死了,因为——活着实在太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