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秽西门府,纯洁《金瓶梅》(潘金莲电影片电影大片)

污秽西门府,纯洁《金瓶梅》(潘金莲电影片电影大片)

今天整理书房,看到一套香港太平书局1992年出版的《金瓶梅词话》,共六册,记得当时在新华书店花了420块钱买的。它是繁体、竖排的影印本,读起来很费劲,尽管如此,还是把它读完了。总体感觉,西门大宅院乱象丛生,《金瓶梅》天下第一奇书。

《金瓶梅》是中国文学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几乎在其出现同时,即被明末著名文学家冯梦龙连同《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一起称为“四大奇书”。

《金瓶梅》的书名是书中三个主要人物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的缩写。是一部接地气,一目了然的叙事作品。

我收藏的《金瓶梅词话》版本,是从“景阳岗武松打虎”作为开篇,描写了西门庆一家从繁荣到衰落的过程。小说塑造了西门庆这个典型人物,在中国小说人物画廊中,是一个空前的崭新的形象,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长河,流过了将近二千个春秋,到了明代中后期,已经是矛盾突显。把这样一个社会形象地描绘出来,是文学艺术创作者的历史责任。《金瓶梅》是第一个实践这一历史使命的长篇小说。这种“因一人写及全县”,由“一家”而及“天下国家”(张竹坡《金瓶梅读法》)的写作方法,被鲁迅称为“著此一家,即骂尽诸色”(《中国小说史略》)。

《金瓶梅》通过西门府的兴衰变化,暴露出当时“天下失政,奸臣当道,谗佞盈朝,……卖官鬻爵,贿赂公行,以致风俗颓败,赃官污吏,遍满天下”(第三十回“蔡太师覃恩锡爵,西门庆生子加官”)的政治制度的腐朽,和妻妾相妒、主仆相争的家庭婚姻制度、奴婢制度的社会现象,展示了那个特定时代的社会风貌。因此,西门庆骄奢淫逸,放荡不羁的腐朽生活,我把他概括为“污秽西门府,纯洁《金瓶梅》”。

《金瓶梅》是一本讽刺小说,而且是非常高级的讽刺小说,能让人笑出声的同时内心充满了自省和恐惧。

《金瓶梅》是《红楼梦》的祖宗,号称天下第一奇书,当之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