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来确认一下是不是你而已,我的房间就在隔壁,有什么事你可以叫我。”

  越擎看着封叶那双桃花眼里的红血丝,便明了,人家小丫头或许都已经睡下了,自己这样贸然地打扰到人家,人家有小脾气也是正常的,便释然了,旋即摇了下自己手里的门卡笑着说道。

  这丫头怎么每次见面都这么冷呀?

  难道是自己自身的魅力值下降了?

  对女人来说没有吸引力了?

  可也不对啊,刚刚那前台看到自己还一脸花痴样的,怎么到她这里就不行了呢?

  “哦,知道了,很晚了,没什么我要休息了,慢走,不送!”

  封叶面无表情地听完越擎的话摆了摆手,用那透着寒意的嗓音毫不客气的说道。

  哼!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狗男人,扰人清梦!

  越擎就这样被人毫不留情地给嫌弃了,还差点被猛然关上的房门给碰着鼻子,他有些无奈地摸了摸鼻子,走到隔壁自己房门前刷卡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直到后半夜封叶被一声尖叫给惊醒了,她立即起身向外走去,想去看个究竟,毕竟自己自从进了这个镇就觉得异样阴冷,这里地处平原,按理说此时正值初夏时节,不说热得人汗流浃背的话至少了不至于冷得像初冬时期才对。

  还有这个镇里的一切处处透着诡异,仿佛是一张巨大的网等着鱼儿越来越多时坐等收网即可。

  而她一直觉得暗处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那感觉自己像是个透明人一样毫无隐私可言。所以她一直觉得这镇子不简单,记得她曾经在一本书看到过,如果一个风水师的修行达到一定的程度就能制造一个自己想要的空间,而那个空间里的所有人便是那风水师潜意识里想要其出现的人。

  以她的修行想要达到那种境界显然是不可能的,而自己身处在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透着诡异,所以封叶便认为这里一个道行高深的风水师制造的空间。

  可眼下那一声凄厉的尖叫是什么情况?

  当封叶寻声找到事发地点时她远远地便看到越擎正站在不远处观察着周围的人,那双深邃幽深的眼眸好似带着电,封叶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浑身都在颤抖,封叶怕自己沉溺其中便立即转头看向打开着房门的事发现场,只见那女人几乎半果着身子挂在床头,头朝下,而身下全是血,血腥味浓郁,围观的人很多都受不了已经吐了。

  而封叶推开众人边走边说道。

  “大家让让,我是医生,请让我先给这位小姐看看。”

  封叶的话像是在表面平静的湖面激起了千层浪一样,众人纷纷看向她那纤细又惹眼的身影。

  “这位小姑娘,你还是别插手了,这店家已经报警了,看样子应该也快到了,你年纪那么小,别到时候被这姑娘的家人看到你说不清。这年头好人难当哦。”

  看着封叶一步步地走向床上的女人,一个年逾半百的老者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老人家,我既然要管自然有办法自证清白,不过还是要多谢老人家提醒。”

  封叶走到床边伸手探了探女人的鼻息,俨然已经断气了,她又翻了翻女人的眼睛,仔细看了女人的指甲及全身上下,由于封叶是半蹲着给女人检查身体的,几乎是遮挡住了女人整个身躯,当她检查完了之后起身时随手拉着扔在一边的床单给女人遮盖了起来。

  “姑娘,这,这是人没了?”

  刚刚的老者看着封叶把床单给女人盖上以后才不可思议的问道。

  其实看着床上流了那么多血众人早就猜测那女人已经去了,只是没人会去确认,更加没有人会去关心一个陌生人的死活,这就是现实也是社会常态。

  封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而越擎则是看着封叶离去的背景有些不解地跟了上去。

  “你知道那个女人的死法并不简单是吗?”

  越擎跟着封叶离开旅馆走在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回头看了一眼越来越远的旅馆他便开口问道。

  这小丫头自从看了那个女人以后神情就很不对劲,总觉得她知道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可目前自己与她的关系并没有达到那种可以诉说心事的地步,所以他便挑自己以为她会回答的问题来问。

  希望她不会让自己失望。

  “你不是知道吗?”

  封叶并没有打算回答越擎的问题,听到越擎的问道她只是淡漠地反问他,然后自顾自地继续向前走着。

  明知道不简单还来问自己不是明知故问吗?

  没话找话聊?

  这男人不睡觉跟着自己做什么?

  “我只知道她死得不简单,却不知道她的死因,再说了,我是男人,总不能像你一样去检查一番吧?”

  越擎料到封叶不会这么轻易告诉自己答案了,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反问自己。

  聪明的小丫头还真是让人难以招架呢。

  “你若是敢跟我去一个地方我就告诉你那个女人的真正死因,否则就免谈。”

  封叶本来不想跟越擎继续聊下去的,转念一想,这天还没有亮,自己要去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有个男人在身边作伴总是好的,便改变主意笑得颇有深意的说道。

  哼!就怕你不敢去!

  “好,你前面带路。”

  本来也只是想找话说的越擎却被封叶那一抹意味深长地笑给勾起了兴致,他毫不犹豫地答应道。

  小丫头,你能去的地方难道我还会怕了不成?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封叶带着越擎走进一间破庙,她轻轻地推开那扇几乎一碰就散架的木门走了进去,她一眼便看到了放置在殿内供桌上的一尊佛像,佛像前摆着供品却全是肉类,而随她一起前来的越擎也注意到了便奇怪的问道。

  “小丫头,佛的供品能这样摆吗?我怎么感觉不对劲?是我的错觉吗?”

  佛家不是吃素的吗?

  太奇怪了!

  “嗯,这佛家讲究的是清心寡欲,上供的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封叶倒不觉得奇怪,因为眼前的一切都印证了她之前的猜想。

  这里就是道行高深的人制造的幻境,也是就似真似假的空间。

  可自己是怎么走进来的呢?

  “道家才不忌讳这些,所以这上供的人供的未必就是佛本身,而是栖身在这座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