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他要永远在一起,因而双双负剑弃国,修成剑仙,不老不死。然而时光以百年计地流过,那样忘却一切的清修中,他们都慢慢淡漠了一切,忘却自己、最终相互遗忘。她终于离开了他,离开了蜀山,她来到万里之外的西域古城,遇到了另一个世界吹来的清新的风。飞天绝舞,几世轮回,只等匆匆今生的相会。却不过是缘来缘散,缘如水。

那个曾一舞惊动边塞二十城,被誉为“天舞妙音”的她,是酒泉郡方圆数百里最出色的舞姬。起舞时,身体轻盈宛如御风,浑不受力。如果一名力士捧起金盘,她就能在三尺金盘上临风起舞,全身关节灵活如蛇,动作飘曳如梦。

青一紫两柄剑,映着黯淡的夕照焕发出空蒙的光彩。上面蝌蚪形的文字连珠而贯,迦香怔怔看了半天,也无法认出来。直到灵修回来,俯身指给她看,修长的手指比划着写出 “青霜”和“紫电”。青紫双剑,是梦华峰绝顶上汲取日月精华千年炼成的宝物——蜀山千重,无数的剑仙里面,也没有比这两把剑更厉害的。

光渐渐微弱,破碎的洞窟里的光再度黯淡下去,仿佛一幕古老泛黄的戏剧终于到了落幕的时候——一切都宛如昨日发生,回顾之间,百年的时光竟然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吱嘎作响的摇椅蓦然顿住,舞姬迦香的手指用力握住了扶手,凝定了身形。

在他怀中,迦香的身体慢慢冰冷下去——以后千万年,她将以这样死去的躯体、冰冷的血和呼吸,永生在黑夜里,和老鼠、蝙蝠、死亡为伴。“罗莱士,原来我逃不过……这个试炼,我输了。”紫衣女子看着满地跌碎的酒杯和狼藉的鲜血,慢慢微笑起来,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不过我不后悔,就算在阳光照进来的刹那,我都不会后悔。”

终于认出了上面的铭文,姜子安笑了起来:原来是支结发簪,难怪如今已经是燮王宠妃的馥雅公主,还那样郑重地保留着。那些莺歌海边羽人族的小国中,似乎一直以来都有结发的风俗——在新婚时,丈夫亲手解开妻子的发辫,用自制的发簪挽起她的秀发。所以在那一带,要分辨已婚的女子和未婚的少女,只要看她们的发式即可。

你想吐槽《飞天》这本小说什么?

虽然说只看了5分之一,但还是感觉到内容苍白!个人观点,不喜匆喷!

 1.弟弟妹妹,情侣,家里谁谁谁,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只否只是那怕用眼睛偷偷瞄了眼!不行,吃亏了,得灭你 《全家》,你嫂子的弟弟的老婆的外甥也灭了

 2.除了主角,其他青年才俊注定是被 主灭! 

3. 除了主角, 其他女性,只要年满15,哪怕活了10万年,只要貌美,不能看上其他男性角色 后 宫,逆天神功,幸运星,奇遇,越级挑战,神级老师,闪瞎眼装备,装 B, 这些个都能接受!唯独不能接受猪一样的对手,真心希望能有大唐双龙传中的石之轩那般有血有肉有情有恶有自我的对手!

在看到主角放弃战如意的那一刻!我觉得这本书没必要读下去了。 我们来看书是为了让自己高兴,不是来寻愁的。作者把这一情节写成这样子,试问有什么男人能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