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情散文:官大门(张立丁)(癸山丁向大门方向)

作者: 张立丁

乡情散文:官大门(张立丁)(癸山丁向大门方向)

图片:来源于网络我家里的大门让我爸给拆了,这是一件非常痛惜的事儿。

乡情散文:官大门(张立丁)(癸山丁向大门方向)

家里的大门紧挨着大街,她相貌已经很丑陋了。通往我家院子的路早已经改成别的门。这个破旧门被孤零零丢弃在大街口,在邻家的钢筋混凝土的厅堂瓦舍中,我家的这座门显得很不合时宜,因为她的存在,我爸感觉在人群中有些抬不起头来。

这大门应是明清时期保留下来的遗物,族人关注得是穿衣吃饭,哪里有人关心大门的建造年代与历史。大门的造型不像北京老四合院里大门口的样子,十里八村也没有这样造型的门,我断定不是清代建造的。鲤鱼跳龙门的屋脊塌陷了一截,鲤鱼的前半身跳跃在屋顶的上空,那空灵飞舞的样子依然清晰可见。鲤鱼的头在破四旧、立四新期间被拆的只剩下破砖烂瓦块。残存的屋面上赫然露着几个大窟窿,远远地只看到一簇一簇粉白色的瓦瓦松在春风里不停地晃动着,才显得略有些生机。

族人们常说,明朝年间我们家出过一名进士,可是只流传下来这么一丁点儿信息,其他什么也没有,谁也拿不出证据来。“穷乡僻壤的大山里,离着京城十万八千里,进士先生怎么可能会出在我家祖上呢,我才不相信呢,”我寻思着。不过村里人都把我家大门叫做“官大门”。

官大门的装饰的确比邻居家的大门豪华的多,满地铺的是厚厚的细料青石,墙面磨砖对缝,光滑的很。门口摆着一对一米来高,方方正正的门当石,在阳光的反射下又精神又气派。两侧的门扇已经看不到了,青灰色的山墙下各有一条矩形的大青石,棱角增的光滑如玉。据说这就是原来的上马石,下马石,不知何时被移到了门洞里。门楣上方的雕梁画栋早已不见踪影,只剩下未拆完的边边角角,在寂寞的长空里诉说着官大门里的往事。

我是从官大门走出来的娃,从小就对我家的官大门产生好奇,便早早地种下了一颗探秘种子,官大门是什么时候建的,我们祖上到底有没有进士,他老人家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经历?多少年来我一直耿耿于怀,只想一探究竟。我在大学图书馆翻遍了有关的历史书籍;拜访过乡村老翁;在单位里请教过行业专家,然而我寻找的答案依然是杳无音讯。

事情往往如此,有时任凭你去苦思冥想,或费心劳力的去做一件事,却终究是没有成果。往往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有幸认识县文物保管所领导,据他说我县明清考中进士11人,10名进士的籍贯都找到了,唯独明代的张鹏飞不知道是哪个村的。话一出口我就惊喜万分,比中五百万彩票还要欣喜。对应上了!我家祖上在明朝出过进士,大家都不知他的名字和历史。而文保所唯独不知道明朝张鹏飞进士是哪个村的人。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我确信这个消息是我最大的收获。

经过查询得知,张鹏飞,明朝永乐十三年(1415年)乙未科殿试金榜第二甲59名进士出身。明朝永乐十三年是北京建都第一年科举考试,张鹏飞的成绩是全国62名!我真不敢相信这是我的祖上!让我更不敢相信的是,我家这座破烂不堪的大门居然已有600多年的历史了。惊喜之中,进士的历史资料又一次戛然而止,我还要在漫长的岁月里继续探密,试图打开这座官大门。

记得小时候,村子里有什么集体活动时,挂在树杈上的大喇叭总会喊道:“老乡们在官大门哪里集合”。于是老乡们便纷纷来到我家大门口等着听消息,又说又笑好不热闹。

在官大门里的童年趣事太多了,每年春天树杈上的大喇叭总会喊道:“老乡们在官大门哪里集合”。在村长的带领下,家家户户按次序“抓阄儿”获得应有的土地。在乡亲们欢呼雀跃中,热情高涨地迎来秋日的丰收景象。到了秋天,树杈上的大喇叭同样会喊道:“老乡们在官大门哪里集合”。于是家家户户在我家门口开始“抓阄儿”,分得应有的红薯和干柴,迎来寒冬和新年的朝气。

我印象最深的是:雨后,我们用小手将泥巴捏成碗状,如青花瓷那样的,俗称“盆盆凹”。在官大门里的大青石上挥动手臂奋力一甩,看谁甩的响亮,看谁的盆盆凹上面的窟窿最大,谁就获胜。为此小伙伴们常常打架呢。一不小心狗娃就在我的脸上逛上一道泥巴印。

儿时的情形历历在目,而今打架的伙伴们春节都回到老家来。再回首时,小伙伴不觉就变成老伙伴,在欢乐的节日里每每相见,那种儿时的情感却怎么也会回不去了。不怨你,也不怨我,咱们的友情都是永恒的,只是社会在变迁,生活再继续,是平日里庸庸碌碌的忙碌偷走了我们叙旧的机会。

在官大门里我扮演的只是一个小角色,但记录了我这一代人的生活。官大门里起码经历了有24个“我”。写到这里我真是感到家族的不容易,残垣断壁的官大门只有蓉蓉茂盛的瓦瓦松最清楚这一切的过往。

我作为后辈真是感到痛惜,明代进士全国第62名,您声名显赫,名噪一时,却为何在国家典籍没有您的简介,在家族里没有您的只言片语。几百年里,您的后代连您的名字也找不到,您什么也没留下。后辈的我,在残阳下的官大门里期盼您的消息,老祖宗您在哪里?

每年春节,我必去官大门,看她还在吗,您很可惜,我也很可惜,永远的官大门........

而今我再也看不见官大门了,因为我爸爸把她拆除了。

【作者简介】:张壮志,笔名张立丁。1986年11月,农民工,爱好文学,风餐露宿里忘不了心爱的文学,文章散见于各种平台。

2020年第38期(总第38期)

编辑:平常心

2020年第38期(总第3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