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李旭光

蕴涵鼓励中更是点拨和期待—就长海兄《早春二月》感言谈“成长”(对高三孩子鼓励与期望的话语)

【风 云 际 会】

蕴涵鼓励中更是点拨和期待—就长海兄《早春二月》感言谈“成长”(对高三孩子鼓励与期望的话语)

昨天上午十点,长海兄发文,就我的《早春二月》发表感言,读来不由使我感慨万端!《早春二月》,晓艳妹妹帮助我辑合的日常所思、所悟、所书、所言。也包括期间的阅读生活,和手机随拍。刚开始时,还没有那么多东西可以辑成,主要是我自己的东西。后来,网络上交流多了,频率、丰富性不断增加,附文(图)、附件也随之增多,也就不完全属于我个人。当然,需要我把推文抄送(文件用语)给妹妹。由她去编辑、命题,包括配图,配乐,再度向媒体和新媒体推送。自然是占用了妹妹许多本用于文化与休息的时间。日子久了,不惟集腋成裘,重要的,还是长海兄所说的“成长”。虽然说缓慢,尽管少有社会范畴的价值,毕竟在总体判断,还应该肯定。

蕴涵鼓励中更是点拨和期待—就长海兄《早春二月》感言谈“成长”(对高三孩子鼓励与期望的话语)

蕴涵鼓励中更是点拨和期待—就长海兄《早春二月》感言谈“成长”(对高三孩子鼓励与期望的话语)

长海兄点评,由春生万物,之于孩童,青年,到老年人三个阶段的学习,又由学以致用,归结到学以修身、学以怡情,学以入时,即触于时代。虽只是寥寥数语,所用殷殷之情,都使我久久无以平复。但回过头来,再重新审视我的《早春二月》,就不只是汗颜、羞赧。妹妹收入其中计有二十条,主要的是读典,攻书,以及散见于与战友们交流中的感言。尤其是与战友们的交流,每每给我心灵以触动,又等于是对我的考试,启发并促成为新一轮学习、研究、思考。

蕴涵鼓励中更是点拨和期待—就长海兄《早春二月》感言谈“成长”(对高三孩子鼓励与期望的话语)

参赛《中国书法报》, 书写《金刚经》,书写十二幅!李旭光在检查是要改进的地方。

蕴涵鼓励中更是点拨和期待—就长海兄《早春二月》感言谈“成长”(对高三孩子鼓励与期望的话语)

算起来到今年,我实际上退出职业生涯已经十年。十年中,时间等要素,主要分与儿孙,做岭南塞北迴旋。另一方面,则单只是为完成自己未了心愿,用于临帖、读典和辽金断代地方史学习研究上。所幸有各路好心朋友相助,或每每小有进步。其中书法、摄影、历史、写作方面导师,都是国手,且亦师亦友。所差的,只是我个人总是心有旁鹜,用功不苦,加上生性愚钝,天资欠颖,“成长”进步依然有限,不能让那些关心、帮助我的恩师、恩兄、挚友满意。

为书法作品盖章

近年来,我曾经就长海兄所说的“成长”,尤其是老年群体的成长,有过一些随笔。我有一位朋友曾对我说过,北方的葡萄树,仲秋后必须择时“去心”,即俗话说的“掐尖”。其实,许多植物人工栽培时都须“掐尖”。北方葡萄掐掉尖后,主要是将不可能在入冬前完成木质化的枝条切断。而将节省下来的养份,用于枝条变粗,根系扶壮。蒙古族诗人牛汉,曾有一首诗,感叹于西部地区一些树的根。因为总是不停地被砍伐,这些树不得已把本该用于枝叶生长的营养,转而归于根部,从而形成巨大的块根。这都有利于一个人结束职业生涯,走向生命完成。

书写书法作品

退下来的时光依然需要学习。即便是从生物界“基础代谢”角度,人们也离不开学习,但是,就我个人的经历,特别是过去的早春二月,我所发生的“成长”,既根植于网络社会,特别是战友群沃土,以及亦师、亦兄、亦友的战友。而长海兄关于“成长”的这番话,对我来说,蕴涵在鼓励中的,更是点拨和期待……。(旭光2021.3.5于广州)

李旭光入选首届“华珍阁”杯《金刚经》全国书法作品大赛并被收藏。收藏证书。

附录书画家王长海留言:

晨起,细读记录旭光一月文化生活的《早春二月》蓦然间“成长”两个字浮上心头。在人们的日常理念中:春天的草木萌发谓成长,孩童的身心发育叫成长,青年人的历练淬火称成长。而老年人似乎和成长无缘。我倒是觉得:老年人养生、健康长寿的前提是:不断地学习,文化知识的更新,观念的与时俱进。是生活的充实,精神的愉悦,身心的修为。只有这样才能跟上日新月异的时代进步,才能心境澄明,安神淡泊,以从容笃定的心态面对老年的岁月。所以老年人同样需要成长,需要把学习作为一生的任务。您觉得是这样吗?

辛丑正月二十于素素朴斋(王长海)

李旭光简介

 祖籍山东,吉林松原人,军人出身,退休前曾供职于乡、县、市(地)、省党政机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史学会辽金契丹女真史分会理事,中国楹联家协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吉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文学创作一级。

  散文《秋来查干湖》,收入2011年《中国散文精选》、刊于《光明日报》、《作家》、《大家散文》、《诗选刊》、《散文选刊》、《语文主题学习》(上海教育出版社)等书报刊,被《学优网》、《第一文库网》等语文学习网站眷顾;《查干淖尔之冬》发表于《大家散文》、《人民日报》,收入《人民日报》散文精选《风在诉说的时候》;《中华典籍引领我的生活》,获《光明日报》社、“国家古籍保护中心”有奖征文优秀奖;《百余年来洮霍两河注入查干湖以及松嫩两江与查干湖沟通的文献与图舆》,在全国辽金史年会宣读,刊于《东北史地》,收入《辽金史论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三石·九石》等几十篇札记、随笔、诗歌,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诗刊》、《人民文学》、《美文》等报刊发表。

  楷书《金刚经》入选首届华珍阁杯全国书法大赛;楷书《盂方·盂圆》获建国七十年“翰墨云桥杯”全国书画邀请赛优秀奖。

 《踏青集》、《方舟·方舟》、《查干湖畔的辽地春捺钵》等文集在作家出版社、吉林出版社出版。(2019·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