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节、凄苦的夜警察走了,揽星塔的大妈和摊主们帮助吴燕清理东西,酸辣粉、凉粉、小笼包变成了一堆堆稀泥,破碎的蒸笼和锅盆碗盏撒满一地。大家都静静的做事,不愿意打扰孤零零的坐在板房边抱着孩子的吴燕。下午,照母山上的清洁工推着小车来了,把这些垃圾装上袋子,全部都运走了。收摊的时候,吴燕没有走,她仍然坐在长木板上,面前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了,摊桌,餐具,煤气罐,红色的遮阳伞,那一串串叮叮当当的风铃,都没有了。吴燕抱着女儿,一个人在那里发呆。她脑海里不停的翻滚着警察给看的监控画面。“是张超做的吗?他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对我这样?”吴燕不停的想,她想不明白。天色渐渐暗了,一阵山风吹来,吹打着吴燕单薄的衣衫,她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路灯亮了,黄色的灯光印照在湿漉漉的石板路上,发出幽黄的反光。女儿在吴燕的怀里睡着了,她今天受到很大的惊吓,不停的喊妈妈,后来一直在小声的抽泣,现在应该是哭累了吧。可怜的女儿,吴燕把头贴在海女的脸上。此时,吴燕的内心像死了一样,有一种麻木,这种麻木逐渐的浸透全身,让她有一种深深的无助。

活着就是这样吗?起风了,吴燕呆呆的听着山风在耳边呼啸,呜——呜,她觉得害怕,是一种未知世界的声音吗?吴燕的眼睛木讷的盯着地面上泛起黄光的水渍,山风吹动黑色的树影,在黄光的水泥地面里摇曳。吴燕紧紧的搂抱着女儿,女儿,是我唯一的寄托啊。我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女儿,可是,我这样活着,对女儿有意义吗?吴燕把头深深的埋在女儿身上,她不敢再想。女儿,你是来错了地方啊,你怎么到妈妈这里来了?你受到多大的委屈啊。小小年纪,你不应该这样被对待的啊,是妈妈的错,是妈妈让你受罪了,你没有了爸爸,没有了外婆,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啊。是妈妈的不对,妈妈错了,妈妈错要了你,委屈了你,你要是换个地方出生,应该会是很美好的啊。女儿,我的女儿,妈妈一直想给你一个幸福的生活,可是妈妈没有做到,你怨恨妈妈吗?夜深了,吴燕就这样坐着,照母山上今夜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揽星塔顶上的灯光也关闭了,四周围黑黑的,像死了一样。望着眼前空空的一切,吴燕想到了一个地方,她喃喃的对女儿说,“我们什么都没有了,妈妈想把你抱到海扶医院去,放在大门外边,好吗?”“女儿,那样会有人看见你,你愿意去吗?”“女儿,妈妈舍不得离开你啊,你出生才六个多月,你今后将怎样生活啊?”路边的树林变成了一团团狰狞的黑影,山风发出呜呜的狼嚎般的声音,吴燕已经麻木了,她全然没有任何感觉,只是一个劲的在对女儿说着话。“女儿,你愿意跟妈妈走吗?我们下山吧,我们不去医院,我们去人和湖,那里有清清的水,那水是非常干净的,湖里有荷花,有野鸭,有好多好多的鱼,多漂亮啊,我们去那里玩吧,你愿意跟妈妈一块儿去吗?”“女儿,你愿意吗?不是妈妈狠心,是妈妈舍不得你呀,和你一起去,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女儿,你才出生几个月 ,你不应该跟妈妈一起去的,妈妈是有罪的,你没有罪,你凭什么要去呢?你还有外婆,你就在这里呆着,我写个字条,外婆在海城,我叫外婆来接你回去,好吗?”“可是妈妈还是舍不得你,妈妈一辈子不能离开你,女儿,你就跟妈妈一起走吧。"

“女儿,你听见了吗?女儿,你说话啊。女儿,你不愿意理妈妈了吗?女儿,你睁开眼睛吧,你怎么不睁开眼睛呢? 是妈妈害了你,你厌烦了妈妈了吗?”恍恍惚惚中,吴燕听见远处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吴燕!吴燕!”

那声音在山风里飘移,由远而近。昏黄的路灯光下,吴燕看见一个颤巍巍的老人,拄着拐杖,不正是苏婆婆吗?她怎么到这里来了?吴燕感觉到一阵晕眩,头在急速的旋转。“吴燕!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夜半三更的了,你怎么还不回去啊,天气多冷啊,快回去吧,不要感冒了。”苏婆婆看见吴燕在板房门边坐着,走到吴燕跟前,怎么说话吴燕也不回答,她的头斜靠在木板上,只穿了一件衬衣,眼睛紧紧地闭着,双手抱着娃娃。“吴燕!吴燕!”苏婆婆大声的叫喊,发现吴燕没有任何反应。苏婆婆摸了摸吴燕的额头,好烫!她赶紧抱起孩子,发现孩子浑身发烫,脸上额头上像火一样的发烫。苏婆婆对着揽星塔方向大声的喊,“有人吗?来人啊!快来人啊!”揽星塔上已经是一片灰暗,但底楼亮有灯光。照母山公园的值班人员来了,苏婆婆使劲的推着吴燕的肩膀,“吴燕!吴燕!你醒醒,我是苏婆婆啊!娃儿病得很厉害,我们赶紧去医院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