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这个问题其背后的根源,在于当下中国书法教育的问题。随着我国经济的繁荣和发展,传统文化的复兴,国学热的浪潮,席卷了整个华夏大地,各级书法协会的成立和发展,各级书法展览对书法的普及和推进,形成了较为完善的书法环境,书法行业出现了空前的繁荣。随着中国教育制度的改革,各大学的院校纷纷开设了“书法专业”,面向全国招收书法专业的大学生,毕业后授予相应的学士、硕士、博士学位。针对这一现象谈谈个人的看法。

启功说:书法专业就不应该有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你是怎么看?

一:唐朝官方培养书法人才唐太宗李世民对书法有极其深厚的情感,对书圣王羲之书法的推崇,达到了书法史上的最高潮。由此其成立弘文馆,网络书法名家,传授书艺培养书法俊才,其一国之君以身作则,由顶级书法大家如褚遂良、欧阳询、虞世南等言传身教,可谓是顶级超豪华阵容。学员亦是当世才俊,精挑细选。然书法历史上唯留“弘文馆”之名,和此事件之始末,遗憾的是未见培养出一位在书学和书理上稍有建树的书法者。

启功说:书法专业就不应该有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你是怎么看?

二:传统书法学习和传承的方式书法作为一个特殊而又有些“尴尬”的行业,行业的独立性,在历史的长河中时隐时现,一直以来都是依附于对书法本身有追求的“文人”,在完成工整、整齐、清晰、必要的文字写外,用书法承载其更深的寄托和追求。是比“文人”更“文人”的文化活动。书法行业也是在这样的缝隙中衍生、成长的,基本没有独立存在过。由于书法的特殊性,因此其深厚的内涵变得异常神秘,甚至被神话,其传承的法度亦如“神功秘籍”,秘不可宣。更有甚者由于思想的保守会将这一切带入自己的坟墓。东汉钟繇为借得韦诞手中蔡邕的《笔论》一阅,但屡次不得如愿,钟繇气得捶胸呕血,幸亏曹操用五灵丹救了他一命,等到韦诞过世后,钟繇便派人从坟墓中挖出《笔论》,反覆研读,终于了解用笔的奥妙,由此可见书法的传授和学习是多么的神圣和不易,非亲人和有机缘之人不得传授,张彦远《法书要录·笔法传授人名》载:蔡邕受于神人,而传与崔瑗及女文姬,文姬传之钟繇,钟繇传之卫夫人,卫夫人传之王羲之,王羲之传之王献之.....。这样就给书法的传授增添了更深的神秘感和仪式感。传授者和被传授者对彼此的天资、才学、品行等都需要慎重的相互考量,相互斟酌,被传授者也会倍加珍惜,不断研习开拓,亦宗成一代大家。先贤们对书法的传承和延续有一种特有的情节。对被传承者的教授没有功利、没有交易、宁缺毋滥、唯求精一。

启功说:书法专业就不应该有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你是怎么看?

三:大学中设立书法专业的意义和弊端设立书法专业,可使当代书坛出现空前的繁荣,对书法的普及和推广有积极的作用,为当下书法需求的行业输送较基础的书法人才,为文化的复兴有一定的推动作用;由于书法专业的教学体系相对不是太成熟,书法人才供大于求,出现了书法人才的冗集和浪费,精尖卓绝者寥寥,实为一憾。硕、博学位的设立也只能是掩耳盗铃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