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延续 1 之一家三口小记

枕上书番外 幸福延续 1-5 合集(枕上书番外幸福延续简书)

凤九醒来后,滚滚在碧海苍灵着实过了一段非常不错的日子。

原来有爹的感觉是这样,白滚滚按照凡间小伙伴说的那样,央着父君给自己做了小陀螺还有风筝,帝君的手工极好,一一满足了滚滚的愿望,耐着性子陪着滚滚玩耍。

“娘亲娘亲,你看父君给滚滚做的小狐狸风筝,好看吗?”风筝刚刚糊好,白滚滚便迫不及待像献宝一样将风筝捧到凤九面前。

“真好看,滚滚累不累?”抬手给雀跃的儿子擦了擦头上的汗珠,凤九笑的温柔,当初她一个人带着滚滚在凡间,滚滚每每问起她爹爹的事情时,她都搪塞过去,虽然滚滚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并不会追问,可是她总是觉得有几分愧对。

眼下滚滚回到帝君身边,看着父子俩凑在一起的逗趣,再看着帝君对滚滚的宠爱,这让凤九的心头着实宽慰,连带之前对滚滚的愧疚,也渐渐消散。

“小白,我累了。”随后踏步而上的帝君径直坐在床边,拉过凤九的手盖在自己的额头上,又补充了句,“你看我也出汗了。”

凤九对滚滚的关注,这些日子着实让东华帝君喝足了醋,但这个吃醋的对象是自己亲生的儿子,是以他也只能喝喝闷醋,在小白对着滚滚的时候,想办法将那人儿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

凤九看看捂嘴偷笑的滚滚,又看了看嘟着嘴,明显醋劲上头的帝君,眼底满是不可置信,因着滚滚在身边她不好说什么,只能瞪圆了眼睛,用劲在帝君脸上胡乱揉了几把泄愤。

包裹住凤九的手指放在唇边,帝君落下缠绵的细吻。

“你……”

还来不及惊呼出口,凤九便被东华帝君一个打横抱起,“滚滚,父君带你们去游船。”

“哇,太好了,滚滚喜欢游船。”滚滚拍手跟上,他这几日跟在父君后面看着父君打造了一艘极为漂亮精致的小船,父君说这是送给娘亲的礼物,等做好便可以去湖上泛舟。

碧海苍灵处处花海,鸟语花香,那平静无波的湖面在碧蓝天空的映照下,连鱼儿的嬉戏也一览无余,那盏金色的小船静静立在岸边,精致又特别,尤其是船头上的那盏小宫灯着实吸睛。

“送你的,喜欢吗?”微微抬起下巴,此时的帝君就像是一个讨要表扬的孩子,那一副快夸我的傲娇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凤九先是看了一眼滚滚,而后趁着滚滚转过头,飞速在帝君颊边亲了一口,道,“好了,别闹了。”

心满意足的帝君抱着凤九上了小船,滚滚看准了凤九的怀抱,就要倚过去,可是还未如愿,便被帝君揪住了后领,而后落在帝君的腿上,耳边是父君低沉的声音,“你太重了,娘亲会受不住。”

再说,凤九是他一个人的,只有他能抱,亲儿子也不能抢。

“娘亲……”白滚滚伸手就要抱抱,他就是想要亲近娘亲,从娘亲醒来到现在,父君总说娘亲身体不好不让他叨扰,可是——

“滚滚,你看风筝飞起来了,快去船头拉着线。”帝君手指微动,一阵风将船头的小狐狸吹上了天际,他出声提醒着滚滚。

滚滚的注意力马上被飞扬起的小狐狸吸引而去,转身便将求抱抱的事情落在脑后,手脚并用向船头爬去。

看着儿子小小的身影,帝君不动声色挑了挑眉,眼底透出几分得逞的笑意,而后转头看着身边笑容恬淡的女子,眼底沁满柔情。

幸福延续 2 之争宠

滚滚虽是小孩子,不过区区百余岁,但因为有帝君强大的基因在,自然聪慧无敌,而儿子太过聪明滑头,着实让帝君很伤脑筋。

“娘亲,滚滚这次功课得了满分,娘亲给滚滚奖励好不好?”

趁着连宋叔叔来找父君议事,白滚滚终于得空霸着娘亲,他脱了小鞋子,掀开凤九的被角,小胳膊将凤九紧紧抱住,摇晃着娘亲撒娇。

滚滚一向沉稳,这般孩子气的模样很是少见,爱子心切的凤九自然千依百顺,她拍着滚滚的背脊,语气温柔,“那滚滚想要娘亲给你什么奖励呢?栗子糕?糖狐狸?”

“滚滚不要吃的,”将脸埋在凤九怀里的滚滚声音闷闷的,显然是想到之前吃食被父君诓走的不愉快,“滚滚想要娘亲一起睡,自从凡间回来,滚滚就再也没有和娘亲一起睡过了,滚滚想娘亲。”

委屈巴巴的语气,滚滚抬起头,用着巴巴大眼可怜兮兮地瞧着凤九,好似下一秒若是听到了拒绝,便会撇嘴大哭起来。

“好好好,娘亲允了。”点了点滚滚的小鼻子,凤九低头亲了亲儿子,没看见小家伙捂着嘴,那一脸得逞的鸡贼模样。

“为何他会在这里?”帝君和连宋议事到深夜,回到屋内,凤九正在看书等他,来不及同她温存,便瞧见塌上的内侧躺了一个小东西,弯腰,帝君正欲将滚滚抱起送回房内。

“别,我答应了滚滚,他功课考了满分,奖励他同我睡。”止住东华的动作,凤九压低了声音,看着滚滚的眼神十分柔软,“我今日反省了一下,自从凡间回来,确实疏忽了滚滚很多,往日里滚滚都是与我同榻同食的,他还这么小,需要我这个娘亲多多陪伴着。”

将凤九揽进怀里,帝君在他最爱的凤尾花上落下一吻,先是轻轻“哦”了一声,而后委屈道,“那我呢?”

“你?”凤九仰起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不禁有些好笑,“我日日陪着你,还不够吗?”

“不够……我……”

“娘亲,”许是被两人的动静吵醒,滚滚揉着眼睛,“滚滚做噩梦了,要娘亲抱。”

奶声奶气的小团子伸出双臂,凤九哪里抵挡得住,推开帝君,凤九将滚滚抱了个满怀,母爱被激起,自然顾不上被冷落在一旁的男人。

帝君眯着眼睛瞧着窝在凤九怀中,唇角上扬的白滚滚,心头琢磨着该找个什么由头将滚滚送出去,是送去昆仑虚学艺呢,还是送上九重天给阿离作伴,他要好生想想,尽快提上议程。

幸福延续 3 之 滚滚的反抗

要说滚滚之前还没有意识到父君对自己的“嫌弃”,那么前两日和娘亲同睡之后,这个嫌弃便来的越发明显起来——

“滚滚,作为男孩子大丈夫,要有顶天立地的气概,父君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一个人住在这碧海苍灵,但你瞧瞧你,这么大年纪,居然为了和娘亲睡而哭鼻子,”东华帝君摇了摇头,似乎十分恨铁不成钢。

滚滚抱着小被子,脸上还挂着方才自己故意挤下来的泪珠,整个人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但是他面前坐着的不是容易心软的娘亲,看着硬邦邦的父君,滚滚小声道,“我要见娘亲,我要同娘亲说话。”

“你娘亲已经睡了,”看着滚滚这般不依不饶像极了他们夫妻俩的样子,东华只得暗暗扶额,他将不好打发的儿子拉到身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滚滚,你也知道你娘亲自重伤之后,便一直在调养,你这时去打扰,会扰了她的清静,娘亲身子不好,是滚滚希望看到的吗?”

“父君骗人,我昨夜还看到父君和娘亲偷偷在厨房里做糖狐狸,昨夜比今夜晚多了,父君你又诓滚滚。”

“就是因为昨夜娘亲太累了,所以今日早早歇下,怎么,滚滚连父君的话也不听了?”剑眉上挑,东华看着眼巴巴瞅着自己的儿子,若不是自己的骨血,若不是他怕动静太大惹得小白不快,东华深呼吸一口气,走到矮柜旁取出一个琉璃瓦罐,拿出一只糖狐狸递到滚滚面前。

“父君这是在收买我吗?”接过糖狐狸,极有眼力见的滚滚瞧见父君明显绷紧的嘴角,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歪头道,“那我明日再来寻娘亲。”

凤九在屋内看书,自然没有听见父子俩的一番对话,见东华推门而入,她问道,“滚滚的功课辅导好了?”

“嗯,”东华点点头,脱了外衣,抬腿上了床榻将凤九揽进怀里,“在看什么书?”

“东华,这些日子你既要照顾我,又要管滚滚的课业,辛苦你了。”支起身子,凤九抬头看着面容越发柔和的男人,向前凑了凑,吻上帝君的下巴。

“小白,你能在我身边,就是极好,不过,”勾起凤九的下巴,东华语气呢喃,“滚滚一个人着实孤单,我们得早些为滚滚再添一弟妹才好。”

再生一个孩子丢给滚滚管,那么夫妻二人就再没人可以打扰,东华这几日思来想去,觉得眼下这个办法最是稳妥,以小白对滚滚的重视程度,贸然提出送出去,怕是会让她不高兴。

“什么?”

凤九的惊呼被帝君封在吻中,东华抬手将房内的烛灯熄灭。

幸福延续 4 之 九重天聚会

阿离生辰,夜华和白浅虽不准备大办,但却是个自家人和朋友相聚的好日子,于是邀请的帖子从九重天递出,十里桃林,昆仑虚,青丘,碧海苍灵,甚至是魔族的小燕壮士,都送了请帖。

自从缈落那一场大战后,凤九便随帝君住在碧海苍灵,与其说是让凤九好好疗养,倒不如说正好给了帝君一个正大光明将凤九拘在身边的借口。

除开凤九初醒他们其他人等还有机会去瞧上一瞧,越到后面,他们便越发觉得帝君这待客之道,着实不甚厚道,更过分的是,东华在苏陌叶叶青缇等人来探病之后,直接关上了碧海苍灵的入口,谢绝一切人等入内,就连重霖想要递个帖子,都递了好几趟才递进去。

“帝君,你放我下来,那边那么多人呢。”从出门便被帝君抱在怀里的凤九在进了南天门后便开始挣扎,在碧海苍灵调理了那么久,她早就痊愈了,是帝君太过小题大做。

“叫声夫君,我就放你下来。”用额头抵上凤九的,帝君踏着步子,并没有半点想要将人放下的自觉。

“夫君。”凤九低低唤了一声,长久的相守让她越来越了解面前男人的恶趣味,每每她越是害羞越是挣扎,他便闹得厉害,倒不如心一横豁出去,反倒少些窘迫。

“真乖。”在凤九额头轻轻落下一吻,帝君的步子迈的越发轻快。

“滚滚,帝君你慢些,等等滚滚,”凤九看着滚滚喘着粗气,迈着小短腿小跑着,身上斜挎着书包,手里还捧着给阿离准备的生辰礼,着实有些心疼,“滚滚,要不然你把东西给娘亲拿着,你累不累啊?”

“男孩子不要娇养,都是些不重的物什,要是连这些都拿不了,以后还如何顶天立地?”东华凉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但也是放慢了步子,让滚滚跟上。

“娘亲,滚滚力气可大了,拿得动,以后等滚滚长大了,父君老了抱不动娘亲,滚滚可以抱着娘亲走。”

明显感觉到抱着自己的双手一震,凤九趴在帝君的肩膀上偷笑,而后对着滚滚竖了一个大拇指,这些日子,饶是她再迟钝也感受出来了,这一大一小,正较着劲呢,虽然也不知道为何,就突然不对付了,凤九琢磨着,等到再回碧海苍灵,她定要想想办法缓和缓和这父子俩的矛盾。

阿离生辰,白浅特地给阿离穿上一套喜气洋洋的红衣,打扮的如同凡间年画娃娃那边可爱娇俏,远远瞧见帝君凤九的身影,阿离便嚷嚷开了,“凤九姐姐,凤九姐姐!”

“阿离,”从帝君的怀抱里跳下来,凤九弯下腰将小阿离抱了个满怀,捏了捏那肉嘟嘟的脸蛋,嗯,比滚滚好捏些。

“姐夫帝君,”阿离有模有样地作揖,而后看见跟在后面的滚滚,眼睛一亮,“滚滚弟弟,哦不,滚滚外甥。”

“阿离舅舅,生辰快乐。”滚滚上前,将手中的礼物递过去,然后面无表情站在凤九身边,握着凤九的手,小小年纪,一派老成。

“你们倒是来得早,不过宴会晚上才开始,你们先坐下来歇歇,用点点心。”白浅看着凤九被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护在中间忍不住笑出声,这滚滚小小年纪,怕也是受他父君影响,对凤九霸道的紧,“阿离,还不带着滚滚一起去玩?”

“滚滚,我们去玩吧,我近来寻到一个特别好玩的宝贝,我们一起去看看好不好?”拉着滚滚的小手,阿离十分热情,对于滚滚的出现自己终于不再是九重天上最小的那个,阿离很开心。

“时间早,我就正好带着小白去上清境的温泉泡泡,滚滚就先托付给你们了。”话音落,便将凤九打横抱起,向外走去。

夜华走到白浅的身边揽着她往里走,看着两个孩子在不远处的小亭子里玩着,突然眼睛一亮,“浅浅,你说有滚滚作伴,阿离是不是就愿意去昆仑虚学艺了?”

幸福延续 5 之 九重天八卦小组

司命到的时候,连宋正在给阿离还有滚滚炫耀着自己最新打造的法器,只是看着重霖一副心有戚戚,随时准备出手挡在滚滚面前的模样,着实好笑的紧。

“司命星君!”阿离本就对法器不甚感兴趣,看到司命自然眼睛一亮,蹦蹦跳跳跑到司命面前扯着司命的袖子,“成玉说你最近又写了好些个有趣的话本,给我看看呗。”

滚滚倒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连宋手中的法器,只是他不明白,为何重霖总是要用一只袖子挡在他的眼前,他扒拉着重霖的手,想再凑近一点也不行。

连宋见到司命,自然收了法器,他弯下腰,摸了摸全程捧场的滚滚的小脑袋,“等下次我再改造改造,带这法器去碧海苍灵找你。”

待连宋转身,重霖蹲在滚滚面前,神色十分郑重,“小帝君,你可万万记住了,下次三殿下若在你面前秀法器,一定要让帝君陪在身边。”

“为什么呀?”滚滚挠了挠头发,语带不解,“我也瞧过父君锻造法器,比方才连宋叔叔的要复杂多了,若是让父君在旁边,他嘲笑连宋叔叔该怎么办呀?”

“滚滚,你还在那边干啥呢,司命要给我们讲故事啦,你不是想听你父君的故事吗,快来快来!”阿离是个故事迷,这司命星君讲故事又十分生动有趣,是以便拍着桌子,有些迫不及待。

“司命星君。”白滚滚迈开腿小跑过去,对着司命恭恭敬敬做了揖。

“小帝君。”司命站起身回礼,“方才天孙殿下说小帝君对东华帝君的往事很感兴趣,不知道小帝君想听哪一段?”

“他们都说我父君很厉害,打架更是尤为厉害,是真的吗?”

“小帝君你可真是问对人了,”司命扇子一开,立刻口若悬河起来,将上古史中帝君征战的雄姿伟略添油加醋,好好渲染了一番,听得阿离捧着下巴,径直入迷了去,而滚滚却皱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司命正说到东华帝君如何用苍何神剑挑开妖邪的天灵盖骨,一场大战后踏着万人的头骨浴血而出的模样,却听见滚滚微不可闻地一声叹息。

“怎么了?”司命讲故事的功力九重天有目共睹,不接受反驳,小帝君也不行。

“那如果我想要打赢父君,那岂不是……”娘亲以前同他说过,若是你看一个人不爽,最好办法便是同他打上一架,若是一战成名,自然就能扬眉吐气,可眼下听司命说父君这般厉害,滚滚摸了摸自己的头盖骨,更惆怅了。

“哈哈哈,”这些日子因为和成玉吵架,无处刷存在感的连宋总算找到了自己的用处,他凑到滚滚耳边,用着大家都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赢你父君,这关键啊,在你娘亲身上。”

滚滚看着连宋,眼底满是好奇,“连宋叔叔,这是我和父君的事,为何会干系到娘亲?”

余光看到东华帝君和凤九相携而来的身影,连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而后压低声音,“明日你来寻我,我再同你细说。”

“嗯!”滚滚答应的很干脆,让守在一旁来不及阻止的重霖连连叹气,看着不怀好意的连宋,他琢磨着要不要告诉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