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的话,必须要读原汁原味的史书,这样才有味道,这自然是文言文。

读史是看文言的好还是看白话文的好?

但由于古汉语水平程度的不同,有些史书看起来会有一定的困难。如果不能完全理解,那也就无趣味了。因此,需要文白对照,这样就好多了。

读史是看文言的好还是看白话文的好?

刚刚买了一套《三国志》,今天到货。粗略地翻阅了一下,文白对照,感觉还不错。

读史是看文言的好还是看白话文的好?

如果不看原著,只看白话文的版本,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作为一般的史学爱好者,如果没有足够的古语言文学功底,不仅许多地方看不懂,而且还可能产生误解,那就事与愿违啦。

秦汉以后的典籍还好一些,先秦文学及典籍就更难读懂,因而必须文白对照。

一般来说,作为普通的爱好者,把意思看懂了,也就差不多了。至于读法之类的事,也就不必去追求了,那是专家级别的层次,不是一般阅读者追求的境界。

豹眼曾经专门查阅过,有一些很著名的专家级别的人,所作的古诗词视频,都是按照现在的读音,去朗诵古诗词,这是很不准确的。

为了凑趣,把以前老师教过的一首《诗经·氓》的读法,大体整理了一下,可能不全,与大家分享一下。

《诗经·氓》: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 匪来贸丝,来即我谋(mi二声)。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qi二声)。 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将(qiang一声)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jian一声)。

不见复关,泣涕涟涟。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

尔卜尔筮,体无咎言。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lu四声),其叶沃若。 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chen二声)。

士之耽兮,犹可说(tuo一声)也;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 自我徂尔,三岁食贫。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di四声)。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 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

淇则有岸(nian四声),隰则有泮。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这么读起来,是不是感觉很不一样哦,这恐怕颠覆许多人的理念吧。

因此,无论是典籍,还是古诗词,在读法上跟现在是很不一样的。不要说读法,就是看懂也很不容易。能够文白对照,看个明白就很不错了。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不去阅读一些古典书籍,实在是遗憾的事。

希望有共同爱好的友友,一起交流、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