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把被打的事情告诉穆棱,因为真的不想打破自己心中的美丽。不过也想好了怎么去得到结果,因为这对于当时的自己简直就是一个魔咒,在脑子里一直盘旋。她真的不仅仅是爱着我?

浅爱·穆棱姑娘(八)草率的第一次男欢女爱,她是一个纯洁的姑娘(男欢女爱电影完整版)

她从来没有拒绝我,也不记得她有过什么异议,我说什么她就怎么做。这也算是深深负罪感的原因,我辜负了她的信任,也葬送了她对美好的憧憬。

“我想你了,想单独和你在一块”

“干什么,不是天天看的见吗”

“不一样,就想更近的看下”我笑了笑

“你,没见过啊”她瞪了我一下

“没仔细看,想仔细看看”

“真没出息,有什么可看的啊,女孩不都一样”她的眼睛依旧水汪汪的,根本不像有欺骗的人。

“行不行”我笑着捅了捅她

“你说呢”她深情的看着我

我们在楼里的房子约会,晚上她按时来到教室,为了保险,我让同学在门外锁上。

青春燃烧的岁月,甜蜜而又美好,让人沉醉。不管是经历多少你都无法找到能和青春相比的恋爱。有些人可能恩爱到老,但他们未必有青春的热情,有些人可能有相伴到老的执着,但未必有对青春的迷恋。有一种欲望叫做每一次都是新鲜,让人沉醉让人着迷让人回味无穷。还有一种欲望是满足后感觉世界都是空白的,得到后的失落,相信大部分人都深有体会。两种欲望两种境界,前者是后者永远无法达到的。这就是岁月无情,物是人非,绝无如果可回首。

“我想问你个问题”

“什么事”她小声问我

“我问了你别生气,咱先说好”

“什么啊,还这么严重,你问吧”

我搂过她,拉着她的手,其实我不想面对这样的问题,但有股力量推着我去问。

“你在我以前是不是有过男朋友?”

她愣了一下,虽然是黑夜,这个短暂的无声还是让我膈应了一下。

“谁告诉你的,没有”

“别人传的,但我不相信”

“没有,就是些普通朋友”

“哦”我没再问其他的,她并没完全解除我的疑惑,但我真的也不想打碎自己心中的美丽。

亲吻是解决距离很好的手段,我们相拥而坐。我拿了些东西垫在地上,顺势推了下她,她没有拒绝,压在了她的身上。我曾经以为是年轻,是热情,是激情甚至是欲望。其实后来我才明白,信赖和情感才是当时她不拒绝的原因,因为她应该是深深的爱着当时那个她心目中的我。

当我要褪去她下衣时,她没让,这是她第一次阻挡我。

“不要这样,等以后,等以后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有些紧张。

“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现在和以后不都一样”

“你,我还没准备好”

“是不是有什么原因,什么秘密”我笑着说,其实难掩自己的小心思。这是最好验证的方式。

人性都是自私的,我并没考虑如果万一谣言是真的,我会怎么办?我还会不会和她在一起,又要把她放在什么位置。

她没再那么强烈的反对,我是第一次感受到她内心的复杂。第一次我接触到了她的所有。

情感在燃烧,她虽然有些排斥,但还是顺从了我。就在忘了的时候,她忽然“啊”了一声。

“怎么了”我忽然惊慌失色,她没有出声。这个声音把护楼的人招来了,他在找钥匙开门,一时间我们两个不知所措,紧张的坐在一起,就好像感觉在被审判。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护楼员没有打开,搞了一会就离开了。

“都怪你,要是被查到,丢死人了”她捶了我一下

“都怪你,啊一声,吓我一跳,怎么了?”我去摸了摸她。

“你,笨死了,什么也不懂,都是你干的好事”她依旧是那样假生气。

“好,我的错,我就抱着你还不行吗”我得到了自己的答案,心里美滋滋的。

“都是你”她摇摆了下身子,那种熟悉的融化的感觉。

不知道怎么评判当时的自己,我对她的在乎要高于欲望,这算是自己对得起她的地方吧。或许我还并未完全理解男女关系的意义,但对于当时的自己,这个结果比得到她的人更让人激动,这是多么深的偏激执念。

当时并不理解这对于她有多重要,她为我而付出了多大的情感,这会给她造成多大的伤害。她深深的爱着她觉得可以今世相伴的人,而我没能做到,深深的负罪感。

最珍贵的时刻连最起码的珍惜都没有,再回首,即便是明白,又有什么意义呢?当一个人真心对待你,信赖你,我们真的要善待每一次珍贵的瞬间,给她完美的空间,完美的过程,完美的故事,完美的结局。而我一样也没能给与。

第二天同学很准时的开了门,有时候我自己都怀疑,这是被谁安排好的吗?一点纰漏都没有。她匆匆的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有种很酸的味道,找不到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明白,来的已经太迟。

她那天穿了个大的短裤,她说都怨我,以后不能再穿了。这烙在了我心里,有时候忽然冒出,烧的特别难受。

浅爱·穆棱姑娘(一)甜涩的爱情故事大家都差不多

浅爱·穆棱姑娘(二)初识-骗人的情书,美女这么容易就到手

浅爱·穆棱姑娘(三)相恋—美好的时光

浅爱·穆棱姑娘(四)优雅的舞者-青春的美丽如清泉一样甜美

故事:《浅爱·穆棱姑娘》(五) 第一次触电—相拥到天亮

故事:浅爱·穆棱姑娘(六)都是你的功劳,为啥青春期的女孩更容易被骗

浅爱·穆棱姑娘(七)我被情敌欺辱,她的第一次给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