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陆太太很甜海州,华灯初上。

与陆靳城再遇时,她才知道,这个男人给她的荣宠够她做一辈子公主

酒店宴会厅,灯光辉煌,觥筹交错间,衣香鬓影,言笑晏晏。

与陆靳城再遇时,她才知道,这个男人给她的荣宠够她做一辈子公主

今天是海州名企苏氏成立十周年纪念日,也是当家人苏淮生52岁生日。

与陆靳城再遇时,她才知道,这个男人给她的荣宠够她做一辈子公主

苏氏在海州商界会有今天的成就,全依仗苏家千金苏怡嫁了现如今的州长姜文骥。

姜珂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单手托腮,无聊的刷着微博动态。

“在看什么?切蛋糕了,你怎么不过去啊?”

姜珂瞥了一眼好友夏沅。

再收回目光,继续刷微博。

“我又不是今晚的主角,瞎凑什么热闹?”

见姜珂兴致不高,夏沅端着香槟坐下陪她。

“你回国有一周了吧?还没适应啊?”

“没有啊,就饮食上还差一些。”

见微博也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新闻,姜珂放下手机。

看了会儿台上的盛况,她无聊的移开目光。

二十二岁的姜珂,无疑是天之骄女,生活在显赫的家庭里,样貌出众,气质出挑,再冠上州长千金的头衔,可谓海州上流社会最炙手可热的名门佳媛。

这种于她而言千篇一律的庆生方式,丝毫提不起兴致。

“对了,你看到我哥了么?”

“律少啊?他应该在陪客人。”

姜珂晶亮的猫眼向人群看去,瞧见姜律擎着红酒杯陪客,她起身,提着裙摆走了过去。

“哥,把你车钥匙给我。”

姜律最近新买了一辆科尼塞克跑车,还没有开几回,姜珂跃跃欲试,早就想上手了。

回头看自己明眸善睐的妹妹,姜律拧眉。

“你才拿到驾照不久,而且国内使左舵,你消停待着吧!”

姜珂不依。

“使左舵怎么了?你就说你借不借你的车给我吧!你要是不借,回头,我让爸再给我买一辆就是了。”

“小珂,你别任性!”

“那你把车钥匙给我啊!”

姜律还在耐着心思劝姜珂,姜珂却不听,后来干脆用手去翻他的衣兜。

把车钥匙拿在手里把玩,姜珂笑,狡黠又乖戾。

“早给我好不好,非得让旁人看笑话!”

说话时,她看向一旁的青年,眉眼弯弯,嘴角带着笑。

“打扰了,你们继续!”

话闭,她转身,扬长而去。

“她是你妹妹?”

和姜律在一起的青年叫萧莫宇,是副州长萧东升的爱子。

“嗯。”

姜律点头,然后颇为苦恼的说:“之前一直在国外,前几天才回国,被家里人宠坏了,任性着呢!”

萧莫宇没有答话,目光却落在那道离开的黑色身影上。

待收回视线,眼底噙出一抹诡黠的笑……

——姜小姐嫁到分割线——

姜珂坐进驾驶舱,便脱下十公分高的高跟鞋,扔进副驾驶座。

姜律买的这辆车,她早就相中了,不过她不喜欢和别人用同样的车,也没有夺人所爱的嗜好,就没有和自己父亲吵着嚷着买车!

葱段般的指抚过方向盘中间的车标,姜珂心情大好。

把车开出酒店,驶入车水马龙的街道。

回国一周了,她还没能好好欣赏海州的夜景,今天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处在悠然状态,思绪不集中,绿灯换成黄灯时,姜珂还在伸手调音乐。

当一辆银色轿车转弯驶来,她才反应过来。

慌忙之下,原本想踩刹车的脚,不小心踩在了油门上……

“砰”的一声,两辆车不可避免的撞到一起。

安全气囊弹开,护住姜珂倒向方向盘的头。

抬起昏晕的头,姜珂觉得头炸了一样的疼。

反应过来自己发生车祸,她本能性推开车门要下车。

只是发现自己光着脚,她又把迈出去的腿收了回来。

姜珂庆幸自己是光脚开车,脚心踩在油门上,不至于增大受力面积,不然她难以想象自己将油门一踩到底,会发生怎样惨绝人寰的事情!

将高跟鞋穿上,她趔趄下车。

站在两辆车中间,仔细检查破损情况。

见自己的跑车仅撞坏一个右车灯,姜珂暗松了一口气。

不过再去看和自己撞到一起的宝马车,她忍不住心疼对方车主。

宝马X7系列的车再怎么抗撞,也撞不过市值2000万的科尼塞克啊!

回车里拿了钱包,姜珂再走过去时,屈指敲车玻璃。

车窗降下来,看到有血顺着对方脸廓往下淌,姜珂皱眉。

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不过略显模糊的五官,很是稚嫩,应该是个年龄不大的少年。

从包里拎了一张卡出来。

“就别通知交通队了,这件事私了吧!我还有事儿,卡给你,自己去医院!”

少年忍着疼,扶额抬起头,见跟前的女人朝自己伸手,指间还捏着一张卡,当即来火。

“我艹你妈的,我不私了,你他妈有钱了不起啊!”

——姜小姐嫁到分割线——

衡杨路派出所。

原本一起交通事故,演变成闹剧,最后闹进了警局。

少年扶着还在冒血的额,坚决不去医院,还嚷嚷自己小叔是海州州长,一会儿就会来替自己主持公道!

姜珂不动声色看少年在那儿折腾,嘴角勾着笑。

这小子的小叔是海州州长,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平白无故多了个堂弟?

“你怎么不说你爸是州长,这样或许还能和我攀个亲……”

“小叔!”

姜珂冷讥的话还未说完,便听到少年急切切地叫了一声,跟着跑了过去。

姜珂转头,看到的是个穿着深色衬衫和黑西裤的男人。

男人身型高大挺拔,领口敞开,开口适中,卷起的袖口下,戴着钢表,内敛的气场,给人一种稳重的考究感。

明晃晃的灯光打在男人脸廓上,每一处线条,清晰可辨,坚毅而深刻。

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围绕在姜珂身边的男人不胜枚举,但她所遇到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没有这种只看一眼,就足以让她记住的强烈感。

当男人的目光看过来时,气氛变得诡异。

男人的眼神很平静,然而这份平静,却有一种让你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沉。

被男人的目光看得莫名心虚,姜珂对视他内双的眼,竟没了之前的底气和气势。

这世上有一种人,不吭声,仅仅是看着你,就足以让你吃瘪好一阵,说的就是这种男人!

气氛越发微妙,当一阵骚/动由远及近传来,僵硬的氛围被打破。

执勤的民警见所长过来,意识到事情的严峻性。

果然,在刘所长战战兢兢声音中,听到他唤了一句“陆副州长!”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