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大师》诙谐幽默,妙语连珠,大量对白推动故事发展,都市年轻人的情感冲突跃然纸上。这是著名作家叶兆言对小说家李樯最新长篇小说《恋爱大师》的阅读直感。韩东给出的点评更高,认为《恋爱大师》读之令人惊叹,可谓当代最佳言情警世之小说。

红星书评|李樯《恋爱大师》:辛辣幽默,反复给读者揪心一击

《恋爱大师》究竟写了一个怎样的爱情故事?一句话或者一段话很难说准确。用小说家、影视编剧李祯的话来说,《恋爱大师》不像小说,更像用一段段文字谱写而成的电影,作者摒弃了那些已经用惯了的烂俗伎俩,真实呈现了世间男女恋爱的荒唐,但是整部小说又不是还原现实里的爱情,而是用一些略显荒诞的手段去讲述故事。比如,沈鱼水已经结婚,却不得不瞒着众人潜入隐婚生活。比如,沈鱼水准备和女朋友去敦煌度蜜月,女朋友没有来,他却跟另外一女子被困沙漠,他不但要自救,还要找到被困沙漠的女友。整本书里这种荒诞好玩的情节比比皆是,为读者制造了不少笑料。另一方面,作者对每一个人物刻画极尽逼真,就像是我们身边的朋友突然穿越到了荧幕之上。

红星书评|李樯《恋爱大师》:辛辣幽默,反复给读者揪心一击

周末读什么好书?今日,红星新闻特别推荐李樯和他的新书《恋爱大师》。

红星书评|李樯《恋爱大师》:辛辣幽默,反复给读者揪心一击

【新书简介】

红星书评|李樯《恋爱大师》:辛辣幽默,反复给读者揪心一击

《恋爱大师》

作者:李樯

出版:上海文化出版社2020年8月版

简介:《恋爱大师》是一部剧情类小说,共分三部:《亲爱联盟》《卫视恋曲》与《我只爱你》。小说通过一档新锐电视相亲节目《非爱不可》的上马、发展,到大红大紫,最后到衰败、转型的过程,戏剧化再现了男主持人马丰和女制片人王小迅职场合作及情感演变的浪漫故事,以及他们的家人、好友、同事等一干制作人、嘉宾台前幕后的职场斗法与喜怒哀乐,喜剧式地展现了他们的生活、爱情从错位到复位的过程。“爱情的错位到复位”是本剧展开的人文场所,“娱乐他人、疗伤自己”是推动故事人物不断演进的情节基础。小说主要靠人物对白推动情节,展示人物个性,细微处多有让人啼笑皆非的幽默感。

【作家简介】

李樯,生于1974年,江苏徐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96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任校文学社社长,与友人创办民刊《中间》、“他们文学网”,现任《青春》杂志总编辑。在《钟山》《芙蓉》《中国作家》《人民文学》《上海文学》《雨花》等发表大量小说、诗歌,代表作有《爬行游戏》《长安行》《七频道》等。

【红星书评】

仿佛不是在读一本书,而是在看一部喜剧电影

——谈谈李樯《恋爱大师》的情感逻辑

◎朱庆和

李樯是一位严肃的小说家,创作的《七频道》《星期五晚上干什么》《爬行游戏》《长安行》等小说凸显了其卓越的叙事才华和先锋探索精神。而这本《恋爱大师》,将敏锐的眼光投射到都市男女的复杂情感,叙事手法匠心独运,故事情节引人入胜,语言诙谐幽默,在亦笑亦泪中,对踟蹰于都市街头漂泊无依的心灵进行逼视与拷问。以往的都市言情小说,要么语言不过关,要么情节生硬粗陋,这部《恋爱大师》改变了我对此类小说不信任的看法,如韩东所言,真正抵达了雅俗共赏的自由之境。

林语堂先生说过:读书使人得到一种优雅和风味,这就是读书的整个目的。读书的目的并不是要“改进心智”,因为当他想要改进心智的时候,一切读书的乐趣便丧失净尽了。

如果你也像毛姆那样“为乐趣而读书”,那么,《恋爱大师》就是这样一本能给你带来轻松、愉悦的阅读体验的都市爱情小说。

本书以幽默风趣、通俗流行的笔调,围绕着深都卫视即将开播的电视相亲节目“非爱不可”展开。伴随着节目制片人王小迅与书商“丈夫”沈鱼水规划中的畸形婚姻、节目主持人马丰与王小迅的若即若离的莫名情感、以及沈鱼水与节目嘉宾肖真真看似不期而遇实则无法躲避的爱情故事等一系列情节的展开,真实地呈现了我们这个时代青年们的爱情观、事业观及金钱观。

本书简洁又富有层次的排版很有意思:全书分为三部曲,分别是《亲爱联盟》《卫视恋曲》《我只爱你》,每部十几个章节,每一章节又被分成7-11个小节,每一小节就像电影中的一个分镜头,分别在讲述着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场景所发生的事情。这样的结构布局让故事的讲述更加生动有趣,阅读更轻松,加上很有画面感的文字,让你在阅读的同时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呈现出一幅幅活动着的影像,仿佛你不是在阅读一本书,而是在观看一部电影!而且是一部喜剧电影!

在《恋爱大师》所讲述的故事中,女性人物的刻画给人印象深刻。

剧中的女主角、“非爱不可”节目组的制片人王小迅就是一个试图用理性规划爱情和生活的职业女性,“大学毕业后用五年时间,到二十八岁领结婚证;二十八岁到三十三岁用五年时间争取事业有成;三十三岁以后正式结婚生孩子”。作为她第一个五年计划的“牺牲品”,与她相恋已经八年的沈鱼水被按计划地授予了“结婚证书”。但为了事业,王小迅却给不了沈鱼水渴望的柔情与家的感觉。

王小迅的职场对手,“非爱不可”的另一个编导何珺也是一位事业女性,但与王小迅的勤奋、实干不同,何珺更希望借助人脉、挖空心思打压对手来上位。为了事业和财富,她可以在心智不全、智商余额更是严重不足的富二代冯大吉面前与小保姆争宠。

谁说用轻松、诙谐甚至带点荒谬的文字就讲不出让人思考的问题呢?

读完《恋爱大师》,仍有许多问题得不到解决。如果说事业可以规划,生活可以安排,那爱情可以用理智设计好的轨迹平顺运行吗?事业与爱情永远是职业女性无法解决的难题吗?一群自己都不曾拥有完整的、纯粹的爱情的编导,能成功地在“非爱不可”的舞台上导演出真正的爱情吗?

据介绍,本书的创作动机即源于此:如果爱情错了位,再怎么折腾也要纠正它。真爱至上,非爱不可。

对婚姻和爱情,我们如之奈何?

——读李樯《恋爱大师》有感

◎单宝霖

成功商人沈鱼水和恋人王小迅领证隐婚。婚后,沈鱼水发现,一纸结婚证并没有改变二人的恋人本质,依然男卑女尊,也依然情感饥饿。这让早已大龄青年的沈鱼水很是郁闷。

眼见着婚妻和她前任恋人马丰整日厮磨共事,迫于无奈,沈鱼水搬出马丰前妻于静,并在其背后出谋划策,以助“马于”复婚。可事与愿违,一系列策动只让马丰和王小迅之间距离越来越近。

婚姻幸福,必然要讲求夫妻情感心理关系的平等。王小迅是个独立的、有很强事业心的女人。沈鱼水一味降低姿态迎合对方,最终变得越来越被动。随着想撮合马丰婚姻举动的又一次失败,沈鱼水终于发现,他对王小迅的热情已力不从心。长期得不到对等回馈,他对王小迅的爱已堕落成为一种顺从。

王小迅的独立和优秀让她成为典型的事业女性。这样的女人渴望更多的是在精神心理上能和她平等相待,甚或对她的事业有所助益的男人。长期的经商经历,虽没有除尽沈鱼水的正直善良,但也消磨掉了他身上应有的、对男人来说很重要的品性——对待生活的淡定和洒脱。在近乎磨难的隐婚历程中,讲求现实的沈鱼水终于将最后的热情与耐性消磨干净。即便失去,沈鱼水仍不肯放弃这段感情。王小迅内心认定的理想伴侣是马丰,而马丰却又早早进入婚姻围城,这让王小迅失去了爱情方向。她选择与沈鱼水隐婚,也是基于职业身份的需要,只是对沈鱼水来说,实在又太残酷。

马丰是作者偏爱的人物。他正直仗义、淡定自制又才华横溢。姑且不论他对王小迅的放弃是否是因为好朋友沈鱼水的关系,单从朋友立场看,他是坚决维护沈、王二人的爱情关系的。对婚姻,他一旦发现于静情感心理的不成熟,发现她不是自己的理想伴侣时,就异常坚决地离婚。面对于静为复婚所做的包括种种撒娇放嗲的努力,他毫不动摇。一个男人,面对情感如此执著、坚定,很不容易。他并非无情,他是孝子,并正努力做好父亲。之所以冷待前妻,实因“根本的矛盾从未解决”。于静与他,从情感心理状态来说,更像是一场青年人与中年人婚恋。于静与沈鱼水一样,渴盼从配偶那里寻得足够对应的热情,马丰这里,给不了她。

作为一个有为、有志青年,马丰只在电视台里主持一档半死不活的节目,这与他淡泊自守、正直重情息息相关。即便离婚,他也是应前妻要求,把房子和孩子都留给了对方。

和沈鱼水一样,于静是婚姻中的弱势方。然而婚姻多年,她连想要复合的想法都无勇气和前夫沟通,倒是对沈鱼水的建议言听计从,这种无主见、不成熟、不自信的做派,与马丰所看重、所需要的独立果敢的女性实有距离。

婚姻关系中,要完全对等是不可能的,也没有必要。婚内爱情的本质就是当事者在责任性的牺牲中调整并进而完善自我。很多时候,男人为家庭牺牲梦想,女人为男人牺牲时间与成长,夫妻为孩子牺牲精力空间……从这个角度说,王小迅即便和马丰走到一起,也需要面对新的重重考验。爱与伪爱,要经受生活的风浪方得检验,得省醒。婚恋失守,无人能全身而退。然而爱情的可贵,正在于它能在脆弱多变的人的感情中持守与蜕进。我们之所以信任爱情,不正因为真爱可以在改变当事人的同时创造出更新层面的奇迹么!

倒是沈鱼水和肖真真,一个务实老练不乏善良,一个独立热情外加单纯,如二人走到一起,作为少年夫妻,应算美满。

作为一部结构谨严的爱情小说,沈鱼水、王小迅的婚而隐,马丰、于静的离欲合,由王小迅、马丰欲说还休的情感心理所带来的巨大矛盾,是本书潜伏的核心矛盾。矛盾的是爱情,更是人性。

《恋爱大师》这部书的情感矛盾可能会被误读。作者李樯先生对生活的观察极深刻细腻,小说对媒体职业人准确丰富的把握,对复杂社会生活中有趣现象的用力捕捉,加上幽默诙谐的语言表现,使人沉浸在书中人物琐碎而激情的生活状态中少有自拔。另外,小说以“非爱不可”电视节目的开播到停播作为结构线索,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结构,也容易使读者跟随作家精心(有意)设计的情节,只顾着看现场的热闹去,而对人物情感内心缺少更深入把握。

到底马丰和于静的婚姻如何产生,矛盾又以怎样的方式爆发,马丰、王小迅的爱会如何收尾,沈鱼水如何再一次虏获肖真真的芳心,二人婚后怎样,赵苹果为阻挠老赵和朱凤群的爱情又将整出怎样的幺蛾子?我们侧目以待。

【延展阅读】

《恋爱大师》(节选)

◎李樯

01

纯色T恤配牛仔短裙,一头秀亮长发,王小迅看上去还像个女大学生,和一身名牌西装的沈鱼水走在一起,多少有些不搭,唯一相称的是她肩上的名牌包包。包包是去年沈鱼水到法国参加国际书展时为她买的生日礼物,说是为纪念二人恋爱七周年。

“七周年?纪念?” 当时王小迅就不无警觉地问沈鱼水,“七年之痒啊!那你这到底是生日礼物,还是纪念品?”

沈鱼水尬笑:“一样,一样,都是我对你的一片深情!”

此刻,王小迅挎着小包在前,沈鱼水紧随其后,两人双双走下民政局大楼的台阶。沈鱼水手里捧着新领的结婚证,喜不自禁,翻开,合上,合上,翻开。王小迅白了他一眼,扯了扯他的衣袖:“赶紧收起来,别人看你那样儿,还以为要饭的捡到金元宝了呢!”

“人逢喜事精神爽啊!”沈鱼水并不不在乎王小迅的揶揄,大嗓门笑道,“这可比金元宝值钱!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沈鱼水我今天领证了!哈哈哈……”

王小迅四下望望,低声说:“有病啊你,大街上这么大喊大叫的。”

沈鱼也向四周张望了下说:“小迅,哦不,老婆,今后我得改口……”

王小迅停下,转身指着沈鱼水道:“不许改口,以前怎么叫,今后还怎么叫。跟你说多少遍了,怎么就不长记性呢你!”

沈鱼水讪笑:“老婆,哦不,小迅,我、我这不太兴奋、太幸福了嘛!你也是的,这前两年吧,鱼水哭着喊着求你把证领了,你就是不答应。今儿个把我拖出来,也不打个预防针,说领就领了,你说这,这洪水猛兽般的幸福,谁扛得住啊!”

“切,不就领个证嘛。领证是领证,结婚是结婚,早告诉过你,我再强调一遍,我的计划是……”

“得得得,又是你的三五规划。”沈鱼水丧气地耷拉下脑袋。

王小迅的“三五规划”就像一根粗大的鱼骨,始终鲠在沈鱼水的喉咙里。他不明白,为什么王小迅就那么一根筋——大学毕业后用五年时间为事业打基础,到28岁领结婚证,28岁到33岁争取事业有成,33岁以后相夫教子。

这什么破规划,想是这么想的,沈鱼水从来不敢说出口。

王小迅看出沈鱼水的郁闷,安慰道:“鱼水,到我33岁,咱们就举办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然后我便退隐江湖,相夫教子。”

“小迅,这,这战线拉得是不是太长了点?”

“有什么问题吗?有问题你去找个愿意跟你短线作战的,我没意见。”

“别介,鱼水这颗深爱你的小心脏,哪经得起这冰火两重天的折腾。”

“算你识相。我再强调一遍哈,结婚证虽然领了,但咱俩的婚姻关系不公开,这叫隐婚,你不准告诉任何人,包括你那个狗腿子哥们儿马丰。我也不告诉于静。”

沈鱼水瞪眼:“小迅,这就你的不对了。马丰和我什么关系?十几年的铁杆儿,亲如兄弟,这么大事怎么可以不告诉他?还有于静,和你更是二十多年的闺蜜。别人不知道可以,他们俩总得告知一声吧?不行不行,我受不了啦,这就给他们打电话。”

沈鱼水掏出手机。王小迅冷冷地看着他,也不吱声,沈鱼水见状,只好放下手机。两人走了几步,沈鱼水摇了摇头。

“我还是觉得不得劲儿,老婆,哦不小迅,你能不能满足一下我这颗幸福又兴奋的小心脏,我想请马丰、于静一起聚聚,让于静把超超也带来,大家一起Happy Happy,你放心,鱼水绝口不提结婚证的事,这总行了吧?”

王小迅白了一眼沈鱼水说:“我看你是没事找抽。要请可以,但是得马丰、于静分开请。他们离了婚,于静一个人带超超,本来就一肚子怨气,把他俩弄一块儿,真难为你想得出来!”

02

沈鱼水约马丰在夜南国酒楼吃饭,他和王小迅提前赶到,马丰迟迟未来,沈鱼水正嘀咕着,这小子,请他吃饭还端架子,就不能提前点过来,马丰到了。沈鱼水起身,咋咋呼呼地嚷道:“来来来,深都卫视一哥,大主持,大知识分子,快坐快坐!”

这马丰何许人?他当然不是沈鱼水嘴里的深都卫视一哥,充其量只能算个破落户儿,主持一档半死不活的读书节目。这年头,虽说读书渐成潮流,光深都一个城市,读书会就有七八百家,可对于电视节目,在流量时代到底还是非主流的,市面上那些热门时尚类、鸡汤类书籍,又入不了马丰的眼。

这哥们好读书,对经史子集、天文地理、文学艺术、民间传说,甚至神魔鬼怪都不放过。读归读,可你要说他是知识分子,他还真跟你急,用他自己的话说,“咱就一俗人,没那能耐充知识分子。”所以沈鱼水一喊他知识分子,他就不乐意了。

“怎么又拿知识这么没知识的知识糟践人呢,哥们儿顶多也就一知识虫子,哪像你老沈,大儒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小日子过得如鱼得水。”

马丰边说边将目光转向王小迅:“小迅,好久不见,今天格外漂亮嘛!”

王小迅一撇嘴:“行了吧你们,一个天马行空,一个鱼翔浅底,就互相吹吧!”

沈鱼水哈哈一笑:“哥们儿,你就是我心目中的一哥嘛,也是我们家小迅心目中……啊我们家小迅在光灿传媒,一直没担当过像样的节目,不定哪天得寻求你的帮助,到时你可不准推三阻四。小迅,你去招呼服务员上菜。”

王小迅起身,到了门边又转身说:“鱼水,你说话把点门儿,别什么事都瞎掰。”

两人闲聊几句,马丰看了看沈鱼水:“你们搞什么名堂?神神叨叨的。”

“也没什么事,就是叫你聚聚。本来我想把于静、超超都喊来的,可小迅不让,说你们……唉!我到现在都还没整明白,你们当初好好的,大胖儿子都上幼儿园了,怎么说离就离了呢?搞得跟地震似的,一点征兆都没有。你看我跟小迅多好,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一直相安无事,今儿个不就悄无声息地……”

王小迅推门而入:“悄无声息地过了五年,不也挺好的嘛,老沈你说是不是?”

见王小迅进来,沈鱼水慌忙改口:“是是是,一晃毕业五年,一晃还需要五年。”

王小迅瞪了沈鱼水一眼,他装作没看见,却也不敢再说什么。三人开吃,沈鱼水和马丰推杯换盏,很快桌上杯盘狼藉,两人面前都摆了好几个空啤酒瓶,有了些酒意。

沈鱼水端起杯子,对马丰道:“来,我再敬你一杯,我要感谢兄弟大学期间的不杀之恩。”

马丰放下酒杯:“这话从何说起?搞得咱俩有深仇大恨似的。”

“要说没有,那的确是没有,但要说有,你马丰对鱼水,的确可以有深仇大恨啊。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大学时你也喜欢小迅是不是?就冲这一点,你就完全可以往鱼水的茶杯里投点那啥!所以我得谢你,谢兄弟的不杀之恩。”

“姓沈的,看来你对我一直都耿耿于怀,还是放心不下啊!那你小子当初干脆把我结果了不就得了?”马丰哈哈大笑,“老沈啊,你小子快跟小迅把婚结了吧,也好彻底让我断了念想。”说着,马丰把酒杯往沈鱼水的酒杯上一碰,仰头喝干。沈鱼水看了看马丰,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马丰拎起酒瓶要给沈鱼水倒酒,被王小迅一把夺过去。

“别瞎掰了,我看你哥儿俩喝得也差不多了,行了行了,该散了。”

马丰从王小迅手里抢回酒瓶:“我,我没事,反正回去也是独守空房……”

沈鱼水笑了:“别扯淡了,你会独守空房?谁信?不过告你一好消息,从今往后,哥儿们我终于不用独守空房了,咱,咱今天跟小迅……”

王小迅再次从马丰手里夺过酒瓶,往桌上一顿,瞪着沈鱼水:“沈鱼水,你喝多了吧?你跟我怎么了?咱俩咋的了?”

沈鱼水咽了口唾沫:“没,没怎么,我,我这不就是想告诉马丰咱俩……”

“咱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就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走吧!”说完,王小迅挎起小包,拉起沈鱼水就往外走。马丰在后边喊起来:“哎哎哎,怎么说走就走,今儿到底谁请客?”

编辑 李学莉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