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死后不久,贾家突然迎来了“大内总管”夏守忠,带来口信让贾政速速进宫,传完口信也不吃茶就走了。随后贾政进宫,从贾母开始,贾家上下表现得惶惶不安。按正理贾政每日上朝,也会陛见皇帝,为什么贾家要紧张?皆因这里有几个不合常理的地方太不寻常,让贾家感到了紧张。

元春封妃前,贾政被传进宫,贾府人为何惶惶不安?

元春封妃前,贾政被传进宫,贾府人为何惶惶不安?

元春封妃前,贾政被传进宫,贾府人为何惶惶不安?

一日正是贾政的生辰,宁、荣二处人丁都齐集庆贺,闹热非常。忽有门吏忙忙进来,至席前报说:有六宫都太监夏老爷来降旨。唬得贾赦、贾政等一干人不知是何消息,忙止了戏文,撤去酒席,摆了香案,启中门跪接。早见六宫都太监夏守忠乘马而至,前后左右又有许多内监跟从。那夏守忠也并不曾负诏捧敕,至檐前下马,满面笑容,走至厅上,南面而立,口内说:特旨:立刻宣贾政入朝,在临敬殿陛见。说毕,也不及吃茶,便乘马去了。贾政等不知是何兆头,只得急忙更衣入朝。贾母等合家人等心中皆惶惶不定,不住地使人飞马来往报信。【一】

夏太监就是七十二回派小太监到荣国府找贾琏王熙凤死要钱的太监。任职六宫都太监,相当于“大内总管”。与秦可卿葬礼上到来的大明宫掌宫内相戴权不同。夏守忠明显是皇帝的人,而戴权却是太上皇的人。

夏守忠从名字也能看出与忠顺亲王一样是皇帝身边红人。而他们的忠,对应的恰恰是贾家的“不忠”,他一出场带着满满的“恶意”,与忠顺亲王上门讨蒋玉菡一样“不怀好意”!

【二】

贾政过生日,举家团圆宴饮,结果皇帝派大内总管来传旨,将贾家上下唬的不知所措,说明贾家已经很久没有接到皇帝旨意了。

贾家从荣宁二公开始传了三代,皇帝大体也传了三代。荣宁二公都是副国级高官,贾代善、贾代化也位高权重。那时候的贾家怎么可能被皇帝突然下旨就唬的不知所措。太上皇在位还给了贾政一个入部学习的恩典。到了新皇帝继位,基本断了和贾家的联系。贾家没有一个实权人物不说,连圣旨都让他们紧张,可知早年权力中心的贾家彻底远离了权力中心。

【三】

夏守忠一来,一句寒暄没说,也没有圣旨,只说皇帝口信宣贾政入宫。这太不正常。按理这次夏守忠代表皇帝传旨,就是元春晋升贤德妃之事。夏守忠作为大内总管,一早知道元春要升贵妃。他一个奴才于情于理要卖贵妃一个面子,提前透露口风别让贾家紧张。

夏守忠不对贾家透露一丝口风正是贾母等不安的根由。夏守忠是皇帝亲信,代表皇帝的意思。如果皇帝宠爱贾元春升她为贵妃,一定会提前拟好圣旨,直接让夏守忠过来宣旨以示恩典,而且留下圣旨让贾家可以供在家里,光耀门楣!带个口信来,又不说原因,第一表明这事皇帝做的不情愿,不愿给贾家荣耀。另一方面也表明皇帝借吓唬贾家给他们提醒。他们的荣耀富贵来自皇帝,应该对皇帝效忠!

【四】

夏守忠说了口信,也不等皇帝的“准老丈人”贾政,茶也不喝,扬长而去。看似笑容满面,实则背后拒人千里之外。贾元春晋升如此好事,却被夏守忠这样离皇帝最近的身边人如此排斥,可知皇帝对贾家的观感有多差,以及元春晋升背后的隐患重重!

贾元春在秦可卿葬礼后晋升贤德妃,某著名老师的说法是贾元春告密秦可卿后获得奖赏,只能说老师不懂政治。伴君如伴虎,贾元春怎么敢向皇帝举报自己家的违法事,还能得到贵妃的赏赐,除非皇帝失心疯了。

其实,贾元春晋升一点不复杂。北静王没有皇帝圣旨公然违法参加秦可卿葬礼,表示贾家他罩着,期间各种不把皇帝放在眼里,连皇帝主动示好赐给他的鹡鸰香念珠都随手给了贾宝玉。贾家与北静王结盟,北静王表现出不轨不敬,让登基不久皇位不稳(太上皇在后宫),各路势力各怀鬼胎,老臣们又保持距离不轻易效忠,危机重重的皇帝不得不晋升贾元春安抚拉拢贾家这一派老臣子,可私心里,皇帝对贾家以及北静王已经恨之入骨。

曹雪芹的厉害是不放过一丝一毫信息,通过夏守忠传旨,将贾元春无宠晋升,皇帝的不甘不愿表达清楚。贾家若感恩惶恐就悬崖勒马,与北静王划清界限,借皇帝抛来的橄榄枝向皇帝效忠,贾家最后绝不会被抄家!可惜,贾家好了伤疤忘了疼,听闻元春晋升的消息,就忘了夏守忠传旨时的异常表现,令他们感受到惶惶不安的惊惧。曹雪芹对此一针见血,用了一句话,将贾家的不轨和小人得志写得清楚:

贾母等听了方心神安定,不免又都洋洋喜气盈腮……于是宁、荣两处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言笑鼎沸不绝。

“得意之状”,贾家这样的不忠不臣的臣子,被抄家不冤枉!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红楼故事!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80回本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 ;【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