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以“若有来生,我绝不入宫,誓不为后”为题,写一篇微小说?(如若有来生杨大语)

凄冷的秋院,女人穿着一件麻布长衫,头发凌乱,脖子间带着千斤铁环

男人穿着雪白的狐裘,靠在一边的椅子上,也不知在想什么?

“你想关我多久,我的夫君?”她嘴角嘲讽,即便这般田地眼里也没丝毫示弱和妥协

她的声音仿佛天边而来,微微看向她“告诉朕,你是怎么对她的?是这样困住她,挑断了她的手筋么?”

她一派安然嘴角勾笑“她是我的婢子,是我买下了她,她的命是我的,我自然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刚说完她的脖子间就卡上了一只手,狠狠地遏制她的呼吸,她依旧望着她,眼圈因为缺氧而红了,他的力气好大,大到她吐不出一个字了!慢慢的她眼神变的伤情,伤情的望着那个男人...

他松了手,背过身长叹了口气“水柔,朕也不想这么对你!”

她悲戚的望着他,痛苦的闭眼“凌桀我用我的似水柔情却依旧还不回你的心...”

他转过身“水柔,我早就说过,你不该,逼我娶你!我爱的是她!一个人只有一颗心,朕也不例外...我的心在遗落在她那里了,你找不回了!从你背叛我的那刻起,我们就晚了...”

她眼角滑下眼泪,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哭,他走过去,皱着眉,用手轻轻的抹掉她的眼泪,她哭的更厉害了 ,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凌桀...可我的心在你那里,你得到了一切,天下,王位,那不都是你想要的么?”

凌桀顿了顿 ,认真的看着水柔定定的说“可我更想要她!只要她!把她还给朕!朕就放了你,好么?”

他的声音好温柔,甚至好带着祈求,他是厌倦了吧!厌倦他们三人之间的纠葛了!

她的唇颤抖着,她爱这个男人,很爱这个男人,“我...我...其实...”

“皇上,云烟姑娘回来了!”内侍奸细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激动和惊喜...而水柔却愣了,她回来了,不可能,从尚书府被灭之后,云烟成了尚书府唯一的希望,她明明把她安排给了最信任的人!她不该在尚书府还没被赦免之前就回了宫!除非……她不敢往下想,沉痛的闭上了眼睛!

凌桀奔了出去,那是水柔看到他最开心的一个背影!

后来没人来看过她,直到有一日,忽然一阵锣鼓喧嚣!把她惊醒!正在她忐忑不安时,一双金线绣凤凰的锦鞋踏了进来,强烈的光线让她很不适应

往日的婢女正趾高气扬的带着金钗头凤,嘲弄的看着她

“云烟……你...”

她张开双臂展示着万凤之凰的图案“不敢相信么,小姐!以前我给你为奴为婢,现在...哈哈!”

她走过来,挑起水柔的下巴“皇后?娘娘?看吧,皇上终于还是我的,这后位也是我的!你算什么东西...你曾和他相敬如宾又如何?他终是不信你的!你看看你爱的多可怜啊!”

“云烟,是你陷害我的,是你把那纸造反书放进父亲的大帐,是你?”她蹙着眉,心灰意冷!

“当然,就算你待我恩重如山!就算你事事为人着想,就算你是人人称颂的千古贤后,现在也不过草莽糟糠!”

“水柔啊,我早劝过你,爱啊,大爱啊,那些不是男人重要的!关键是手握重权!你冰雪聪明却天真的认为人性本善?我就是你最好的证明!你明明看到我勾引皇上,却大度的只是说教,你明明知道或许是我陷害了尚书府,却选择相信!皇上遇伏我故意说是南山,结果你就真到了敌方,而我却和皇上有了鱼水之欢!看吧,在他最脆弱的时候是我义无反顾的安慰他?而你!通敌卖国!”

“你是皇后,你时刻以一国之母的姿态对待天下,其实你不痛么?看着自己的夫君离你渐行渐远,可你是皇后你要以国家为重,以国体为重,以尚书府和满朝忠良为重!其实自己都是为了凌桀!!”

“讽刺吧,最后得到一切的是我!他甚至为了我想罢了后宫!!这些本来该是你的!但我了解你,你不会告诉他,因为你知道我手里有兵权,我可以把它送给任何一个番王!!”

水柔冷笑“你太小看凌桀了!”

“是,我太小看皇上了,忘了是你见证了他的一生光荣...可是水柔你忍心看皇上伤心么?他现在那么全心全意的爱我!在让他接受他被爱人抛弃的事实,你说他会不会如以前一般发疯?你舍得?”

她不舍!!

………………

一月之后,他光临了她的院落,还是淡淡的看着她,走过去,看着她被铁圈勒红的脖子,他眼眸深深“在这儿已经三个月了吧!”

她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水柔,我放你了,只要你指认自己的父亲通敌卖国!还我一个安宁的江山,我便放了你,你依旧是皇后!我可以许诺你下一个尚书府,那里依旧有着滔天权势!如何?”

水柔别过眼“凌桀,你爱天下,你不想如那些暴君一样,用百姓的血洗净风尘,你选择这样的方式!告诉我……你知道的是么?”

凌桀抚摸她苍白的脸颊,深深的看着她 “柔儿,你又何尝不爱天下...为了它你牺牲了全部!还有我!!”

她哭了,眼眶红了,他也哭了,只有一滴眼泪,伸出戴着玉扳指的手温柔的为她逝泪,他忽然又笑了“没那么难!你是皇后啊!一国之母!你能做到的!我还是和以前一样爱你!或许那会很痛,但是从此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城楼上,她凤袍加身,坐在他的身边,他握住她的手,笑看天下,不经意间,她看到了云烟妒恨的眼神,她只是淡淡的!在那个男人面前所有的人都是那么的愚蠢!包括她自己!

乌云密布,他的父亲本是一腔热血,忠君不二,此刻却受尽天下奚落,而她的女儿他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将是刺向他的最后的一把刀!

他的手摩挲着她的手心,温暖着她早已凉透的手,他也知道她的难受吧!

“请皇后,出面指证!”

水柔的父亲望着自己女儿,她颤颤巍巍的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邢台上的父亲,她闭上眼睛,哽咽的开口“我的,父亲...我的父亲……

她紧紧的攥着手心,指甲早已嵌进肉里,鲜血一滴一滴的滴下,她的另一只手则被那个男人紧握着,谁也不知道他握的有多紧!

她猛的睁开眼睛,刚想往前,手却被狠狠的攥着,她回头看着阴沉着脸色的凌桀,她微笑,狠狠的剥开了他的手,他终于还是没抓到她!水柔奔到城楼边对着下面的百姓呐喊“不——”

随着她的动作周围埋伏的弓箭手有了动作……

“我的父亲本贫民出生,志向是做一个好官,谢先王赏识,才有我水家这世荣光!可我是个不孝的女儿...”她眼里泛起泪花,掀开凤袍跪在了地上“此刻我终于明白,何为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的道理!爹,女儿对不起你!”她向地上的老人叩了三个响头!

她凄然的望着天下,鼻尖红了,眼神却那么明亮,她忽然大吼,震的雪花都抖擞了“我在此证明,我的父亲,没有通敌卖国!我的父亲是被冤枉的!”

凌桀笑了,死扣扶手的手,终于松了,下一秒无数羽箭凌空而来,她万箭穿心!

血滑下她的嘴角,下面的百姓跪了一地,她笑了...那么安详!

他抱起她的身子,擦着她的血“天下就是这样,你逼我得到了它,就要接受它的安然和暴虐!如果没有血腥的洗礼,怎么能洗净它的荣华?”他哭了...无神的望着怀里的女子!

水柔抬手,逝去他脸上的泪“我懂,百姓需要一个答案,我懂,尚书府已经到了必须要做牺牲的时候,我知道你选择留下我!我知道你很喜欢我...”

他握住她的手吻了吻眼泪无声的滑落“你默许了云烟来刺激我,你想让我妒忌她而由衷的活着,你是那么的了解我...我也是那么的了解你!”

他轻笑“你不了解我...我不信任你么?你一手为我策划天下,你努力的做着国母,你把我推上王座!而你终是失去了我……”

她凄然一笑“对!若有来生,我绝不入宫,誓不为后!”

她笑了,他也笑了,其实两人都是大义之人...

她望着天外流霞,别人说什么她早已听不见了,她仿佛看到了那段闲云野鹤的日子“你我...生生相惜……却...步步相错!”

他抱她入怀同她一起看着那流霞“其实不信任人的,一直是你!水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