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汉时期,疆土统一,国势强大,封建经济和文化得到充分的发展。其中辞赋作为一

种新兴文体,既像诗歌,讲求压韵和形式整齐,又像散文,没有格律的严格限制,状物叙事,

抒情说理,兼具诗歌和散文的表现功能,得到繁荣发展;两汉文学中最有价值的是乐府诗,

乐府民歌以“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的现实主义精神,从抒情出发,深刻反映了两汉社会

生活的各个方面,体现了当时劳动人民的心态、愿望和要求;在汉乐府民歌的直接哺育下,

汉代文人五言诗也开始酝酿,并逐渐发展成熟,东汉末年产生的《古诗十九首》,成为文人

五言诗成熟的标志;两汉文学的另一种重要成就就是散文创作,汉初代表作家先有贾谊和晁

错,后有司马迁和班固。

佛教对于中国文学有哪些影响?

  

东汉以来,由于佛典的不断翻译,引发中国文学的革命,从诗文的意境 到文体的演变,在魏晋南北朝的时代,就已有了新的气象。

六朝时代,由于梵文的拼音——华严字母的翻译,启悟了中国文字的反切, 由反切产生四声,由四声而把五言与七言诗改进为律诗和绝句。
  

《文心雕龙》是中国文学史上文体及文法——文学批评论的不朽名著,但其著者刘勰(法名慧地),却是在佛教寺院中成长的,晚年也出了家,他的作品, 颇受佛教文学的影响。

数千卷由梵文翻译过来的经典,本身就是伟大、富丽的文学作品。其中如 《维摩诘经》、《妙法莲华经》、《楞严经》的文采,特别为历代文人们所喜爱。
  

为普及佛法而盛行于古代的一种特殊的文学——变文,就是把佛经内容演 为便于讲唱的通俗文词。敦煌石窟发现的各种变文,都是文词酣畅、想象力非 常丰富的大众化的文艺作品。从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后来的平话、小说、戏 曲等中国俗文学的渊源所自。

近乎白话的唐宋诗,如白居易及苏东坡等的诗,是因禅宗的“颂古”以及 僧人寒山、拾得所作深入浅出的新诗而来。
  梁启超先生说:中国古诗中的第一 长诗《孔雀东南飞》,是受了马鸣大师所作《佛所行赞》的影响。

唐代的禅宗诸大师,创用白话的语录体阐明佛法的要义,因此而有宋明理 学家的语录出现,完全是仿效禅宗的笔法。

明清小说是由平话及拟平话而来,小说中“有诗为证”的风格,散文之后 以韵文作结的形式,以及弹词里的说白与唱文夹杂并用,毫无疑问是受佛经中 “长行”与“偈颂”并用形式的深刻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