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纪事《白洋淀纪事》是谁的代表作?

编辑:admin /

孙犁的作品以小说、散文集《白洋淀纪事》为其秀雅、隽永的创作风格的代表作,其中《荷花淀》、《嘱咐》等短篇作为现代文学史上负有盛名的篇章。被文艺界视之为“荷花淀派”的主要代表作。

《白洋淀纪事》一书是由名作家康濯编选的,包括孙犁自1939年到l950年所写的短篇小说、散文、特写。这些作品先后编在《荷花淀》、《芦花荡》、《采蒲台》、《农村速写》等集中和中篇小说《村歌》中。康濯在编后记中说:“书名《白洋淀纪事》是因为作者的家乡就在河北平原上的白洋淀附近。战争年代,作者在那一带参加斗争的时间也比较长,书中反映那一带人民生活的作品也比较多,作者为人熟知的短篇《荷花淀》等也曾以《白洋淀纪事》为副题,所以就沿用了这个名字。”

全国解放后,孙犁除发表一批短篇小说外,又陆续发表了长篇小说《风云初记》,而他的中篇小说《铁木前传》更成为他的传世之作。

这以后,中国文坛上形成的“荷花淀派”正是以孙犁的创作风格为代表的文学流派。它形成于50年代。孙犁的影响是“荷花淀派”形成的主要原因,而“荷花淀派’’的骨干作家,如刘绍棠、丛维熙、韩映山、房树民等,也都是孙犁亲手培养和扶植起来的。

求一篇《白洋淀纪事》的摘抄

  书名:《白洋淀纪事》                                           文章《第一章》
女保管——平分杂记    
大官亭贫农团有两位女保管,专管衣服布匹被褥,其中有一位叫刘花。
  大官亭地主很多,势派又大,她原是一个女短工,专给地主家拆洗获服,侍候坐月子什么的。土改以后,人们叫她刘国花同志听那口气儿,实际上还有点轻视她的意思。    她有五十岁年纪,穿的还是很破烂,头发多半白了,身材瘦小,走起路来脚步细碎。她腰里带着保管股一堆钥匙,犹匙上又系若一个小铜铃,老远过来,人们就听见皇皂的声音。
  她一路走着,脸上总是挂趋芡,笑跳跃在每一条皱纹里,挑动着眼角和眉尖。    她工作很负责任,从家里搬来破铺盖,就睡在保管股的西屋里,每天回家吃饭,和另一个女保管轮换着。    另一个女保管叫陈春玉,也有五十几岁了,长的高大胖壮,头发全黑,穿的也整齐,态度也严肃。
  事变前,她是地主的女管家,就是她常常把刘国花叫去给太太小姐们做活的。    现在,白天两个人坐在院里,做看借取收藏的工作,却老是闹不团结,顶咀抬扛。陈春玉好坐在那张翊身石粜旁边,抽着烟,和夺大帐的侯先生说闲话,侯先生过去是这家地主的帐房。他们好说过去这院里拾掇得多讲究,多蚵气,哪个人什么脾气,过年过节吃什么东西,婚丧録娶有什么排场。
  刘国花正收拾院里扔着的烂棉花,用一个竹筛子筛着,拣棉花里的柴草挹,拣完了就顺手倒在屋里。她不茇听这个,她说:不叫他们排场大,还不斗他们哩!    谣言和挑拨,偷盗和破坏,消极和怪话在村庄里暗流起来,保启股实际上成了村庄政治的焦点。    李同志兢兢业业的工作着,大有澄清天下的志向。
      每天召集会议,下午是新农会的委员会,晚上是新农会全体大会,这是一迮串激动的热情的日子,繁乱沉重的日子,每天开完会回来,总是巳经鸡叫的时候了。    给他开门的是刘国花:她坐在院里等他。这些口子,夜里她很少睡觉,总是坐在院里静听着,张望着,前后院巡逻看,露水打湿了头发和衣裳,她对李同志说:人家给我们扔桟洋火,就毁了我们!我是穷人的看财奴!    李同志很严厉很负责。
  从评开始,他整天坐在衣裳包袱上,看着评价,贴条,打包,计件。这是很费时间和周折的工作,弄了快一个月,才有了头绪。地里的麦子黄梢了,委员们安不下心去,左搭配的时候,又下起雨来,院里不好工作,只好挤到屋里。    李同志鼓励若人们,他说我们要在麦收以前,把东西分下去,再过一个优天,东西要受很火损失,万一迂见意外,我们就前功尽弃。
      大家听着,积极工作着,过行的很快。小学生送来报纸,李同志念了几段,都是关于处理浮财的办法,有的是别处的经验,打中有那么一段,听起来,好象说是耽误生产很多的干部,在分果实的时候,应该照顾一点。    这时正赶上搭配新农会付主席普二孚的包袱,陈春玉笑着说:按说就该多分点。
      曹二孚说:俺不多分,做二作是应当的。不过俺娘老是叨叨,愿意分件送老的衣裳,我看这一件大祆正合她的身置,我就要了这一件,钱数上反正是一柞的!    他提蒋那件衣裳叫人们岙了看,人们说:包上吧:蒈二孚扔过去,望了望李同志,李同志点了点头,包包袱的就给他包上了。
      接着陈春玉扔岀一件小孩的花袍,说:给我包上这一件!回头给了俺家小外甥!    侯先生也从大堆上挑出一顶土耳其皮帽,放在身边,等搭配他的包袱时,也扔过去,包上了。    很快的,屋子的工作情形就变了,每个人都记起了老婆孩子的瞩咐,挑选着合适的果实,包括衣服的颜色、没量、价钱。
  打算子的不断出锆,讨件数的数了又数,衣裳堆也乱了,踏在脚下,氐在屁股底下,工作的速度大大减低。李同志皱了皱眉,就站了起来,一转眼看见刘国花站在门口。她刚从家钮吃饭回来,头发和衣服上滴着水,把一只拖泥带水的大脚雒在门限上擦来擦去!    你这个人,这么大雨也不打个伞,可就淋成个水淌鸡儿,保管股里那么多的伞!陈春玉说,她疋和侯先生争夺一件直贸呢袍子。
      我是个傻子!刘国花说着转向李同志,我说老李呀!你这样信着他们的意,县里也决调你受训去了!    说着就登登的回到西屋里去,好象天上并没下雨,地下并没姮水一样。李同志跟了过去,刘国花正从怀里掏山一把饭喂她的猫,她从家祖带来一只猫,前两天又下了三个小花猫。
  她说:我从家里给它们带来一把饭,沾光了公众的东西,叫群众说长道短,跳在赀河里也洗不淸!    李同志巳羟明白一个点头,造成了怎样的过错,他冋到南屋里,纠正了这场混乱!    一个疏忽,几乎坏了大事,等到包袱全部搭配好了,召集全体大会,宣布要分的时候,有个荣军举着拐杖说:不能分,要重新搭妃李同志说:不能冯耽误了,万一我们要受了损失……    哪忙他损失完了哩:有几个人跟着喊,也不能叫少数干部多分点。
      李同志耐心解释,好说歹说才把果实分下去了。以后还出了很多麻烦事情。    李同志做过的实际工作很少,他把这件事当做一个经验教训记在本子上:当你做领导群众的工作时,不要随便摇头或是点头,口气也不要含胡不清。要深思熟虑,原则分明!要学习刘四花同志!    1950年1月初稿    5月改写    在天津中西女令讲的少年革命故事    我希望能有一部作品,完整的表现我们的看护同志,表现他们在战争中艰苦的献身的工作。
      一九四三年冬季,日寇在晋察冀扫荡了三个月,在晋察冀的部队和人民来说,这是一段极端艰难的时间。那一二年里,我们接连迂到了灾荒。反扫荡的转移,喿在九一八下午开始的,我们刚刚开完纪念会,就在会场上整理好队伍,并且发下了冬天的服装和鞋秣。我们背上这呰东西,在沙滩上行军,不断的挝水过河。
  情况一开始就很紧张,来不及穿鞋,就手里提着。接连过了几条小河,队伍渐浙也就拉散了,我因为动作迟缓,拉在了后面。回头一看,只有一个女孩子,一只衔登在河边一块石头上,眼睛望着前边的队伍,匆忙的穿上鞋,就很快的跟上去了。    这女孩子有十六七岁,长的很瘦弱,背若和我一样多的东西,外加一个鼓鼓的药包,跑起路来;上枒不断的摇摆,活象山头邵棵风吹的小树。
  我猜她准足分配到我队上来的女看护。    快跑,小鬼!我追在后面笑着喊。    反正叫你拉不下!她回头笑了一下,这笑和她的年岁很不相称。她幼小的生活里一定受过什么压抑。我注意她的脚步,这孩子缠过脚,我明白了为什么过河以后,她总是    要穿上鞋。
      前面的队伍正趟过一条大河,爬到对面高山上去。头上是宽广的蓝天。忽然听到飞机的叫声,立时就开始了扫射。我看见女孩子总忙脱了鞋,卷高裤腿,跑进水坦去,河水搭到她的腰那里,褂子全湿了,却用两只手高高举起了药包。她顺着水流歪歪斜斜的前进,走到河心,就叫水冲例,我赶紧跑上去,拉起她来,走过河去。
      我们刚登上岸,我觉得脚上一热,就钶了下来,血在沙滩上。    敌人的飞机一宜低飞着,扫射着河滩和岩石,扫伤了我的左脚。近处一个寸庄起火了,跑出很多人,妇女们来不及脱去鞋袜,抱着孩子跳进河里去。她们居住在这样偏僻的地方,从没见过飞机,更没听过这样刺耳的声音,敌人竟找到这里破环和威胁了她们的生活。
  她们嚷嚷着,招唤着家里的人,权我们快快上山。她们说,飞机在她们村庄下旦的时候那样低,在一棵老槐树下面钴了过去,一个人姑娘来不及闪躲,就叫飞机上的鬼子从窗口打死了。女孩子告诉她们不要乱,让她们先走;又低着头,取出一个卫生包,替我果伤。在我们身边跑过的男人们也嚷嚷骂着,说等他们爬到山顶,飞机再低着身子飞,他们就抱大石头砸下它来!    她小心的把饭做熟,早早的把大门上好,就爬到洞口去拉暗铃。
  在这样的夜晚,敌人正在附近村庄放火,在田野、村庄、树林、草垛里搜补杀害莴中的人民……   
 1950年1年19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