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可视性(塑造形象的外在特征)

可视性是图画文学塑造形象的外在特征。是运用视觉语言来讲述故事,通过谐调鲜明的色彩、创意独特的构图,富有动感的画面构成具有完整意义的故事,从而以直观的故事形象直接作用于儿童的视觉,作品的内容直接呈现为可感可视的连续的诗化画面。

二、跳跃性(文意表达方面)

图画文学作为以画面陈述故事的文学形式,在以图叙事的过程中,画面对作品意义的表达上会由于其凝固静止的绘画特征而出现跳跃。犹如电影中的蒙太奇,它是连续、动感的,然而又是跳跃的。

三、夸饰性(表现特征)

所谓夸饰,就是通过不同的艺术手段造成画面内容不同程度的夸张和变形,实现夸饰的途径便是对卡通、拟人、特写、夸张、漫画等手段的灵活运用。在图画文学中,作者常常将动植物进行人格化的艺术处理;将主人公的某一细部特征加以特写式的放大;将某些主要的或有特点的东西加以夸张;将画面整体进行漫画化表现。这种不同方式的艺术处理,拉开了画面内容与现实事物之间的距离,图画文学的夸饰性就在这种变形和夸张中产生。它们给小读者以特殊的视觉感受,产生强大的吸引力。

四、明朗性(色彩运用方面)

明朗性是图画文学在色彩运用方面的特点。色彩是图画文学对小读者尤其是低龄读者产生吸引力的重要因素。在图画文学中,作者对色彩的处理可以形成一种特殊的语言。色彩的鲜明与沉着,浓烈与清淡,都能赋予图画不同的表情和风格,关系着作品对小读者吸引力的强弱。因此,强调画面色彩的明朗性也成为图画文学作家艺术创作的一个共同追求。

五、简洁性(语言运用上)

简洁性是图画文学的语言特征和要求。图画文学以图画为主体,而这一文学样式中有的没有文字,有的有文字。其中有文字的作品,其文字并不是对图的解释、说明和补充,而是作为作品的有机组成部分存在其中。因为作为图与文相互整合的图画文学,如果文与图分离或者二者只有相互说明和补充的作用,就不可能取得最佳的表意效果。鉴于图文结合的图画文学以图为其主体,同时又有相应的文字作为故事的叙事手段,因此,在语言的运用上尤其要求简洁。图画文学拒绝冗缀的语言描述。

古代文学和现代文学的区别

一般来讲中国古典文学即指中国古代文学。其与现代文学分界大致以时间为界,不是1840年(那是历史的分界),而是1919新文学运动为分界,1919年到1949年的文学称为现代文学,1949年后文学称为当代文学。有时候现代文学与当代文学合称中国现当代文学,以区别中国古代文学。然而这里面又一个奇怪的现象,1919年后的写作的古典诗词和古文到底是不是现当代文学?从现当代文学研究者的定义来看(即以时间为定义),它们确实是现当代文学,然而所有讨论现当代文学的论著以及研究者在谈现当代文学时都不谈古典诗词和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