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翻译关于文学翻译以及一些好译本

编辑:admin /

1

关于文学翻译以及一些好译本

一本好书即使被译得再烂,也还是好书。糟糕的翻译虽然破坏了语言,但原著的意思还是在的。

关于文学翻译以及一些好译本

关于文学翻译以及一些好译本

2

我喜欢的一些译本:王道乾译杜拉斯的《情人》,可谓二次创作,那语感,韵律,简直是诗歌;刘炳善翻译的兰姆《伊利亚随笔》,文字典雅、醇厚,又轻灵活泼;周作人译的《枕草子》,像他自己的散文,冲淡得很有意思;叶君健的《安徒生童话》,语言很是清新、优美,充满音乐性,真正译出了安徒生的诗味。此外,盛澄华译的《地粮》,李健吾译的《包法利夫人》,李时译的《金蔷薇》,仲济昆译的《泪与笑》,还有赵少侯翻译的莫泊桑小说,也都很好。

3

沈志明译萨特的《文字生涯》,译得很是精巧可喜,但翻译赛利纳的《茫茫黑夜漫游》,味道就有点不对了,太过文雅,远不及徐和瑾译本(《长夜行》)。后者译得更口语化,也更有语感和力度。但翻译普鲁斯特,徐和瑾好像不如周克希合适,徐译行文语感偏硬,周译就有那种温、柔的感觉。所以说,能不能翻译好一部小说,除了译者的文字功力,有时也要看译者的气质与小说匹不匹配。

4

有人说中文译本的村上春树的腔调其实是译者林少华的腔调,我不以为然,读过一些林少华先生自己的文字,和他所译的村上春树的文字差别还是很大的。老实说,不如村上君的那些中译本有趣,也没有那种又特别又可爱的村上春树式的味道。再对比一下施小韦和赖明珠的译本,可以发现三种译本的文字感觉虽然有些不同(林少华先生的译笔无论语感韵味都比后二人好许多),但其中村上春树的内核和味道却是一样的。可见,所谓林少华译的村上春树文字中的腔调其实是林少华本人的腔调,这种说法是不成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