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描写类作文的重点是要把人物描写的栩栩如生、抒发你对人物的真挚感情。

《我的一个好朋友》的作文怎么写?

首先作文开头可以写个关于朋友的楔子,例如引用名人名言“最好的朋友是那种不喜欢多说,能与你默默相对而又息息相通的人。——高尔基”。或者总起一个对你好朋友的印象,你对朋友的感情,方便后文展开续写。

其次,正文部分可以运用外貌描写、神态描写简单的介绍下你的好朋友,接着下来就可以通过事例描写,展开叙述你与你的好朋友之间的故事(可运用正叙、倒叙、插叙的手法)。

结尾部分可以运用抒情的语句表达下对好朋友的喜爱之情,也可以歌颂下对友谊在人生中的作用,升华全文。

最为出名的人物描写片段莫过于朱自清的《背影》,运用了语言、动作描写,表现了浓浓的亲情羁绊,笔者邀请大家一同欣赏:

他望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

郁雨君,我可以抱你吗宝贝,全文?

内容简介 什么是星星的孩子?他们是一群患了自闭症的孩子,好像被隔绝在遥远冰冷的星球,不会说不会看,会感到痛但不会哭。

本书站在被领养的女孩王家点点的视角,讲述了她那拥有强大而固执母爱的妈妈,为了家中那个“星星的孩子”王家保保,越过无数伤心绝望、痛苦曲折,最终以无比的耐心和真爱,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得到了保保一个最轻最轻也是最重最重的抱抱。1 小兔子小妖怪 那一天,早上的天空很蓝很透明,一小朵一小朵洁白的云彩匀匀地撒在上面。我站在院子里,小小的手攥着一大团院里阿姨给我买的棉花糖,眯缝着眼睛看天空,嘴巴里甜丝丝的。那一天,又是福利院领养小孩的日子。所有小孩都穿得尽量好看,脸上挂着甜甜的、乖乖的笑容,变成橱窗里的漂亮洋娃娃,等待幸运降落一一降落一个妈妈,一个爸爸,或者一个奶奶,一个爷爷。然后抓着这降落伞,嗖嗖嗖,一个个飞得远远的,再也不回来啦。“点点,裙子给我穿。”早上起来,跟我住一个房间的妞妞,一把拎过我那条粉红色的花布裙就往身上套。不要啊不要啊,这条裙子是院长奶奶给我的呀!我嘴唇在动,偏偏好像水笼头被拧紧,一句话也流不出来。妞妞是个小胖妞,皮肤也白,脸上有一对酒窝,一个深一个浅。如果说酒窝可以用来盛汤的话,妞妞左边脸上的酒窝就是一个浅浅的小盘子,右边的酒窝就是一个深深的小汤碗了。妞妞好像根本没看见我嘴唇在动啊动,她两只胳膊往袖管里一伸,脑袋往领口里一钻,两只脚一跳,我的粉红花布裙就自动落下来,乖乖套在她身上啦。妞妞歪着脑袋一笑,当然是把那个汤碗大酒窝放在上面,看起来粉粉甜甜的。这样的妞妞看起来比可爱更可爱。啊!我看呆了,这条花裙子穿在我身上怎么完全不是这样的啊? 那是去年的某一天,全院的小姑娘突然都眼巴巴望着院长奶奶。她一路走过来的时候,小姑娘们的眼睛都粘在了她手里的一条花裙子上。大片大片的粉色上,开满绿的、篮的、橙的、紫的小花。院长奶奶左手和右手各捏着花裙子领子的一边,脚步迈得急急的,快快的,裙子上的花朵呼啦啦呼啦啦都跳起舞来了。院长奶奶走过一个又一个小姑娘身边,最后在我面前停下来,笑眯眯地说:“点点,今天你五岁啦,应该有第一条裙子啦。生日快乐!” 我揉揉被裙子闪花的眼睛,在院长奶奶的帮助下,伸开胳膊,一跳一跳。当我脑袋从领口里怯生生地冒出来时,耳朵里一下灌满了奇怪的笑声。小姑娘们互相咬耳朵的声音,小虫子般钻进耳朵: “像面粉口袋呀!” “她穿粉红好丑。” “那么多花,土头土脑的!” 裙子是有点大,对一个干巴巴的小姑娘来说,不管是倾斜的肩膀那里,还是瘪瘪的屁股那里,都远远不够把裙子撑起来。裙子是太粉太花了,套在我这样一个小黑妞加小破孩身上,更显得土里土气滑里滑稽的。我抬不起头来,两只手在耳朵旁边扇呀扇,像是要用翅膀赶走那些难听的话。可惜,我没有翅膀。两只厚厚的大大的手捉住了我拍动的小手掌。是院长奶奶。她的眼睛朝着四周嘲笑的人群扫视了一圈,用很响亮的声音说:“你们说,点点哪里不好看啦?” 其他小姑娘们的嘴巴扭啊扭,好像在异口同声地问:“嘿嘿,我们怎么看不出哪里好看啊?” 院长奶奶蹲下来,抚摸着我,从头到脚,一样一样夸下来:“我们点点眼珠多黑多亮呀,像不像水葡萄?我们点点鼻子长得多小巧呀,像不像小山坡?我们点点的手指甲多秀气,一颗一颗的,像不像春天新采下来的蚕豆?我们点点的脚丫丫才真叫好看呢,像不像两朵小梅花?” 院长奶奶的话很有效果,小姑娘们都悄悄闭上了嘴。我开心啦。原来我身上还有那么多好看的地方呀!我拉着裙角转啊转,一脚高一脚低地转啊转。我好像坐在旋转木马上,被幸福的花朵包围啦。可是,可是,院长奶奶怎么哭了?我摇摇摆摆、疑疑惑惑地停下来。她揉揉眼睛说:“奶奶觉得点点太好看了!” 奶奶又背过身去,使劲抹着鼻子。“院长奶奶,”我仰起头,很认真地问,“人哭的时候为什么同时要流鼻涕?” 院长奶奶吸吸鼻子,笑了:“嗯,我想因为它们是孪生姐妹吧。” 我笑了。我知道,奶奶说的话全是为了安慰我。因为,那些是我身上除了缺点之外的全部优点。我的眼珠黑亮,可它们老喜欢一个劲朝一个方向看,怎么扳都扳不回来。我鼻子小巧,可鼻子下面的上嘴唇像一个八字,朝两边豁开着。我一笑,小朋友们都要笑着叫:“小兔子,小妖怪!” 我的指甲秀气,可手指弯弯的,吃饭时,筷子会从宽宽的指缝里掉下来。我脚丫好看,可走路时,两只脚丫要一颠一颠的,比小鸭子还难看。为此,我还有了一个外号叫颠颠,被小朋友们叫顺口了,怎么也改不了。院长奶奶后来想了个办法,在上拼音课教到声调的时候,指着我对大家说:“我们以后叫她的时候,换个声调,由第一声的‘颠颠’,改成第三声的‘点点’。好不好?” 小朋友们学声调正学得起劲,所以一起大声地叫:“好,点点,点点……” 这样,我总算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点点呀,你是在一个飘着雪花的季节,被送到福利院门口来的。”每个小朋友生日的时候,院长奶奶都要讲一遍《你从哪里来》的故事。“那天,小雪粒一点点掉下来,弩整掉了一个晚上,在院门口的台阶上堆得老高老高,然后你就被雪送来啦。你睡在一个透明的袋子里,小雪粒盖在你身上,像一床小棉被。而且呀,那些小雪粒像讲好的一样,只往你的身上盖,没有一粒盖在你的脸上。所以,你睡得 很香很香。不像别的小朋友,会哇啦哇啦大哭大叫着,告诉门里面的奶奶啊阿姨啊,我来啦,快点开门,快点开门……” 2 装在马夹袋里的小姑娘 福利院里的其他阿姨不像院长奶奶那样会讲故事,她们告诉我说,要不是院长奶奶半夜起来给孩子盖被子,要不是她耳朵太尖了,在呼呼的风声里听到像针一样细的小孩哭声,我早就冻成一根雪糕了。院长奶奶发现我以后,搓啊暖啊一个晚上我才缓过来,可以喝点牛奶了。我的嘴唇长成那样,喂奶只能一点点往里面挤。别的孩子是一口一口喝奶,我是一滴一滴喝奶。院长奶奶和几个阿姨轮流接力,到天亮,才往我嘴里滴完了一瓶牛奶。过节的时候,总会有人送来花花绿绿的玩具,装在盒子里,漂亮极了。可有时候送过来的一堆玩具中,也有一两个断手断脚,它们就被装在马夹袋里。我就是一个被装在马甲袋里的小姑娘。阿姨们告诉我,被送来的孩子中,有的装在摇篮里,有的裹在暖和的小棉被里,甚至还有一个是装在名牌的大手袋里。只有我,是装在一个大大的超市马夹袋里,像丢到垃圾堆里一样,随手丢在福利院门口。后来大了以后,我学到了很多语文知识。我知道了院长奶奶和那些阿姨的不同。同样一件事情,院长奶奶嘴巴里说出来是童话,别的阿姨们说出来就是报告文学。五岁生日那天,我第一次穿上了粉色花布裙子。虽然院子里其他的小姑娘都不如我穿得那么崭新那么好看,可是那天来了很多大人。他们一个个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会说:“哎呀,这个孩子好可怜啊!”然后把手伸向站在我旁边那些漂亮的妹妹或者弟弟们,又说一句,“哎呀,这个孩子好可爱呀。” 我记得大人们最多看我一眼,就不会看第二眼。斜视、兔唇,左脚还比右脚短一两厘米,谁会要这样一个破破的小女孩做他们的孩子? 在福利院生活了几年,我就伤心了几年。住在我房间里的姐姐妹妹们,很快一个接一个地走了。蕾蕾,我最喜欢的小妹妹,她走的时候,抱着我哭得哇啦哇啦的。她说:“点点,我会回来找你玩的,给你带布娃娃。” 蕾蕾坐上小汽车一溜烟跑远了,但布娃娃我一直没有看到。我知道,蕾蕾肯定把我给忘了。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好玩,是个大大的游乐场,有高高的摩天轮和云霄飞车。她玩啊玩啊,玩得太开心啦,就把那个破破的、丑丑的点点忘记了。我也想去游乐场,不过我明白,我是没有机会的。后来大了以后,我接触到数学这个科目。我很快联想到小时候在福利院里的感觉,那一次次被大人们挑剩下来的记忆太深刻了。怎么说呢,落选一次,就加上一个伤心,减去一个开心。再落选一次,就乘以一个自卑,除以一个自信。再再落选一次,就平方一个绝望,开根号一个希望…… 那一天,又是一个被大人们挑选的日子。妞妞抢走了我的粉红花裙子穿在身上。我呆了一会,也就放弃了向她抢回我的裙子的想法。因为同样一条花裙子,穿在我身上,只会让我比难看更难看;穿在妞妞身上,就会比好看更好看。她会碰见说她是可爱孩子然后把她带回家的大人吗甲应该会吧。比起我来,妞妞至少是健康又可爱的小胖妞。那一天,院长奶奶生病了,其他阿姨打发我去没人去的后院。她们说:“点点,我们玩躲猫猫好吗?你去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们一会来找你噢。” 有个对我很好的叫燕子的阿姨,悄悄抹了抹眼睛。她哭了吗?为什么玩躲猫猫要哭呀? 其实我想说,我一直呆在福利院也可以的呀。奶奶对我很好,阿姨们也对我不错。虽然身边的小朋友总是换来换去,我也是很开心的呀。那天,我像一个小小的零蛋,在空空荡荡的院子里转来转去。不知道是不是吃糖让人有幸福的错觉,我的眼前突然飘过一大片蓝和无数白色的点子,真清爽真好看啊!我噙着棉花糖,傻傻地跟在后面。突然,那些点子一起朝我扑过来。有个阿姨转过身来,就像我在童话里看到的漂亮温柔的仙女。蓝底白点的连衣裙,袖管蓬蓬松松的,裙摆大得像院子里的遮阳伞。她俯下身,嘴唇是好看的草莓一样的甜甜的颜色。“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紧接着,我听见一个天使一样的嗓音。“点点。”我盯着她,细细的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阿姨让我在这里躲猫猫,不要被人找到。” “呵呵,”她笑起来,眼角细细的皱纹一漾一漾,泛起好温柔的涟漪, “这下你不要再躲猫猫了。来吧,妈妈可找到你啦!” 这个漂亮得像仙女一样的人,要做我的妈妈? 我跳了起来,把棉花糖递给她:“妈妈,给你吃。” 云朵一样的棉花糖被我咬得缺了一个大角,可她张开嘴,啊呜一口吞了下去。我粘着棉花糖的手紧接着牢牢粘在妈妈漂亮的裙摆上。风一吹,裙摆上所有的白点点就噼里啪啦跳起舞来了。我小小的心也跟着扑通扑通欢跳起来。我傻呵呵又晕乎乎地笑着,一路上看到一个人,就告诉一个人,像喜鹊叽叽喳喳欢叫着:“妈妈找到我啦!妈妈找到我啦!妈妈找到我啦……” 所有的人眼睛都粘在妈妈的身上。阿姨们用大跌眼镜的眼神看着我,其他小朋友们也揉起了眼睛。连院长奶奶听到我一路的欢叫声,也从床上跳起来,病一下子好啦! 走过妞妞身边的时候,我转过头对她说:“我的裙子送给你啦!” 穿粉红花裙子的妞妞脑袋向右歪着。她歪错了方向,现在只有左边的小酒窝露在上面,像浅浅的小盘子。3 第一次睡在妈妈臂弯里 “这就是你干挑万选的孩子么?”爸爸第一眼看到我,又好气又好笑。“她叫点点。”妈妈十万分肯定地点头,“是我迷路时找到的孩子。” “点点?”爸爸再看看我,有点迟疑地说,“喔,有一点点不太漂亮啊……” 谁都喜欢漂亮的小姑娘啊!可是,我和漂亮连一点点边都沾不上。我不敢再看爸爸,低下头,闭起眼睛,抿起嘴巴。可是,就算嘴巴抿紧了又有什么用呢,上面还是漏出一道宽宽的缝。妈妈马上不服气了,一把把我搂在怀里,轻轻抬起我下巴,要我大大方方看着爸爸。妈妈一样一样指过去: “你看,我们点点的一双眼珠多黑多亮呀!” “你看,我们点点的鼻子多小巧多玲珑呀!” “你看,我们点点的指甲盖小月亮一样,多亮泽多美丽呀!” “你看,我们点点的小脚丫多秀气多好看呀!” 不可思议呀!妈妈怎么像院长奶奶,一眼就看出我身上所有的好? 最后,妈妈信心满满地说:“你看着吧,我们点点一定会变成一个漂亮小姑娘的!” 第一天到新家,我像踩在棉花堆里一样,每走一步,都害怕自己是在做梦。我乖得像个小木偶,爸爸妈妈说什么,我才敢跟着动一动。爸爸说:“点点,你坐在那里看电视吧。” 我一动也不动,坐在软绵绵的沙发里,背挺得直直的,眼睛没有离开电视机,连东张西望的想法都没有。我对自己说,点点,你一定要好好表现,你不能被退货,不能被丢回福利院去。“咦,点点,你怎么看新闻呢,要不要调频道?”妈妈走了过来。“好的。”我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下,是足球赛。一堆叔叔围着一个球踢来踢去,我一点也看不懂。可是我还是睁大眼睛,眼珠跟着那个咕噜噜转来飞去的球,转过来又飞过去,装作看得很起劲。“点点,你要不要吃西瓜?”妈妈捧着一盘西瓜走了过来。“谢谢妈妈。”我伸出手,拿了一块西瓜。真甜啊,而且冰了以后就更甜了。“好吃吗宁”妈妈又把另一块西瓜塞到我手里。“好吃。”我拼命点头, “以前我在福利院里也有西瓜吃,每个小朋友可以分到两块。第一块我吃得很快,第二块我会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吃,因为吃光了就没有了。妈妈,这一块我可以放着明天吃吗?” “傻点点,放久了就不新鲜了。明天妈妈再给你买,明天我们吃哈密瓜。”妈妈抚摸着我的头发,把热热的脸颊贴近我的脸。我刚刚被冰凉的西瓜汁水经过的身体,马上又热了起来。在家里,我有一个小房间,就在爸爸妈妈房间的隔壁。门是半圆形的,刷成了淡淡的绿色。门上贴着很多紫色的小圆点,看上去就像个蘑菇。房间很漂亮,铺了粉色床单的米奇老鼠小床正正好好摆在中间。左边是一个粉红色的床头柜,上面摆着一盏小熊台灯。床的右边是一排书柜,里头放着很多图画,《白雪公主》、《小红帽子》、《灰姑娘》…… 我在房间门口探头探脑,不敢走进去,怕自己把地毯踩坏了,怕自己把粉红色的小床睡脏了。妈妈把我带到床边坐下,软软的床垫一下子让我陷了进去。我有点局促不安,两条腿在床边荡来荡去。妈姆搂着我的肩,一下子把我拥进怀里。“点点,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房间啦。” (太多啦,额。就只有一部分!没有完全帮到你哦!你可以去当当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