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象征形文学是一种侧重以暗示的方式寄寓审美意蕴的文学形态。它的基本特征是:暗示性和朦胧性暗示(suggestion),词语寄寓某种超出本义的内涵;暗示是象征型文学寄寓意蕴的方式。

朦胧(ambiguity),词语含有多层不确定的意义。

由于主观变形的寓意性形象而产生了其表现对象的丰富多义。尤其在诗歌中多见,例如李商隐的《无题》中对蜡烛的描摹既可以反映自己的思念之情也可以在当今社会中表现对恩师的赞美。

文学意蕴也包涵三个层面 1.历史内容层;2.哲学意味层;3.审美意蕴层;其中可以形成系统的文学架构形态例如对于之前的例子的历史流变过程也可以看做是一个完成和发展的哲学表意变化。

名词解释 熟悉的陌生人(文学理论,古代文学考研)

出自于别林斯基,它认为:每一个典型对于读者都是熟悉的陌生人。

“熟悉”是因为它来自生活,概括了读者曾经感受和意识到的现实关系中的某些现象和规律,使读者能从这一典型形象联想到某些类似的人物来。

如好多读者在读《阿Q 正传》时就感觉鲁迅在骂自己。

“陌生”是因为有这样个性特征的人似乎从来没有过,是新对象,新生命,寄托着作家启人深思、引人向往的审美理想,因而给人以新的美感满足。这个陌生是指文学典型具有鲜明、独特、丰富的个性,具有独特的心理活动、行为方式、语言特色等。

如阿Q 这个形象,读者在生活中不可能见到,因为是鲁迅用典型化手法创造出来的,是新鲜的独特的,是古今惟一的独创的“这个”。

文学典型的艺术魅力在于文学典型来自生活又高于生活,既有个性,又有共性,是一个“读者熟悉的陌生人”。因而文学典型具有在一般社会功能基础上更为明显和重要的审美提升功能。